A.I. 传奇

引子

  20年以后,柯洁和伙伴们隐藏在群山里的简陋营地,躲避着硅基文明的清剿,他总是忍不住地回想起那个下午:为什么没有冲过去,砸碎对面那台叫做“AlphaGo”的超级电脑,也许,那是人类摧毁“天网”的最后机会……

————来自于网友评论

电影《终结者》中的终结者T800

达特茅斯的年轻人

盛产紫丁香的新罕布什尔州,位于美国东北部的新英格兰地区,自然景色优美,著名的康涅狄格河流过全境。在康涅狄格河边的汉诺佛小镇上,矗立着一所闻名遐迩的古老学府:达特茅斯学院。成立于1769年的达特茅斯学院虽然规模不大,却是美国乃至全球顶尖的私立大学。

达特茅斯学院的主楼

1956年的8月,一群天才的青年科学家,聚集在达特茅斯学院,他们热烈讨论着一个在当时看来完全不食人间烟火的主题:用机器来模仿人类学习和智能。

事情的起因在两年前,达特茅斯学院数学系四位教授同时退休,对于达特茅斯这样的小学院,数学系一下子少了四位教授,可是件大事,刚刚担任数学系主任的克门尼慌了手脚,他跑回母校普林斯顿大学求援,结果带回来四个年轻的助教,其中就有刚刚拿到博士学位的约翰·麦卡锡。

约翰·麦卡锡

美国的教授都是9个月薪水,要挣钱就得有研究项目,如果没有研究经费,就只能在暑假出去打短工挣点外快。在普林斯顿攻读博士学位的时候,麦卡锡每年暑假都会去IBM和贝尔实验室打短工,现在当了助教,自然首先考虑找项目拉研究经费。麦卡锡对逻辑和计算理论一直有着强烈的兴趣,他1948年刚到普林斯顿读研究生时,就认识了冯·诺伊曼,在老冯影响下开始在计算机上模拟智能。所以,麦卡锡准备发起一场研讨会,讨论计算机模拟智能。

在贝尔实验室打暑期短工的时候,麦卡锡结识了克劳德·香农和马文·明斯基,他决定首先拉他们入伙。

马文·明斯基也是普林斯顿的数学博士,他是纳什的师弟,就是美丽心灵的那个纳什。明斯基的博士论文做的是神经网络,他在MIT(麻省理工)一百五十周年纪念会议上回忆说是冯·诺伊曼和麦卡洛克启发他做了神经网络。对于麦卡锡模拟智能研究会议的邀请,明斯基兴趣浓厚,并且很快成了会议的另一个推动者。

马文·明斯基

克劳德·香农比其他人大十来岁,是这群人中间真正的大佬。他和麦卡锡观点其实不太一样,但麦卡锡和明斯基需要香农来撑场面。香农是MIT的数学博士,毕业后先后和数学家外尔,爱因斯坦,哥德尔等巨头共事,二战期间在贝尔实验室从事密码破译的研究,跟计算机之父图灵交情不错,俩人还一起讨论过用计算机下棋。香农当时已经是贝尔实验室的大佬级人物,有了香农的加入,会议的号召力大大增强,赫伯特·西蒙和艾伦·纽厄尔也同意参加会议。

克劳德·香农

艾伦·纽厄尔是在普林斯顿数学系完成的硕士学习,博士学位则是被赫伯特·西蒙拉去卡内基大学得到的礼物。赫伯特·西蒙当时已经是卡内基大学的工业管理系主任,实际上他算是纽厄尔的老师,可他是真的欣赏纽厄尔,每次合著论文的作者署名,他都把纽厄尔的名字放在自己的前面,这是真正的忠厚长者,两人在卡内基大学合作了一辈子,不仅在1975年分享了图灵奖,还和一起参与创立了卡内基梅隆大学的计算机系,让CMU成为计算机学科的重镇。

艾伦·纽厄尔

凑齐了会议的主要参加者,麦卡锡和明斯基着手搞定会议经费,他们的目标是洛克菲勒基金会。会议的原始预算是一万三千五百美元,麦卡锡预计会有六位学界的人出席,会议应该支付每人两个月的薪水一千两百美元,可洛克菲勒基金会最终只同意给七千五百美元,不太理想,不过总比没有强。

在写给洛克菲勒基金会的经费申请书中,麦卡锡给这个活动起了个当时看来别出心裁的名字:“人工智能夏季研讨会”(Summer Research Project o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这里出现了一个新的词组: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人工智能。一个全新领域就这样被命名了。

普遍的误解是“人工智能”这个词是麦卡锡想出来的,不过麦老晚年回忆承认,这个词最早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但记不清是谁,人老了真是没办法。

新罕布什尔州的夏天凉爽而短暂,天才们围绕AI的讨论持续了两个月,直到秋天的降临。对于人工智能的发展方向,会议没能达成普遍的共识,但是达特茅斯会议,算是正式开启了人类科学家对人工智能(AI)领域的探索。参加会议的年轻人们,后来都成为了人工智能相关领域的领路人。在之后的二十年里,明斯基,麦卡锡,香农,纽厄儿和西蒙,因为对人工智能研究的贡献,先后获得了计算机界的最高荣誉“图灵”奖,而西蒙则在1975年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值得一提的是,赫伯特·西蒙在1957年就曾预言:十年内计算机下棋就会击败人类。1968年麦卡锡和象棋大师列维打赌说:十年内下棋程序会战胜列维。结果是赔了列维两千块。乐观的预言总会给对手留下把柄,人工智能最有名的批评家,兰德公司的德雷弗斯,每年都拿此事嘲讽AI,说“计算机下下跳棋还行,下象棋连十岁的孩子都干不过。”这便宜话一直说了四十年,直到一个名叫许峰雄的台湾青年,出现在卡内基大学的计算机系。

传奇岁月的大幕,慢慢拉开了。

疯狂鸟和“深蓝”

许峰雄的绰号叫疯狂鸟:Crazy Bird,他喜欢这个绰号,总是让人叫他CB。毕业于台湾大学的许峰雄绝对是另类学霸,从小成绩优异的他,满脑子古怪想法,在卡内基梅隆大学攻读硕士博士学位时,许峰雄的博士导师是孔子的后人孔祥重博士,孔博士秉承先人“因材施教”的风范和宽容,这助长了疯狂鸟的不务正业,他迷上了计算机博弈,就是用计算机下棋。疯狂鸟不仅自己疯,还拉起了一个小团队和自己一起,研究专门下棋的机器。受到影响的人群中,就有他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博士学弟李开复。

“深蓝之父”许峰雄博士

1988年,许峰雄拿到博士学位,同一时间,他的疯狂团队开发出了第一代真正能下棋的机器:“深思—Deep Thought”。“深思”的集成电路板上配有200块芯片和两颗处理器,每秒钟能够分析70万个棋位或“想”出10步的棋着,其战力大体相当于一位级别稍低的国际象棋大师。疯狂鸟和他的古怪机器,引起了“蓝色巨人”的高度关注,经过李开复的穿针引线,IBM向疯狂鸟发出了热诚的邀请,许峰雄随即加盟了这家伟大的公司。在IBM,他将和另一位来自台湾的资深科学家,IBM超级计算机计划负责人谭崇仁博士合作,开发真正可以和顶尖棋手对抗的超级计算机。

在IBM强大的支持下,疯狂鸟展开双翅,开始飞向天际中的那一片深蓝。

超级计算机

卡斯帕罗夫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之一,自从击败他的前辈卡尔波夫,成为新的世界冠军以后,在国际象棋的世界里,卡斯帕罗夫就再也没有了对手。不仅人类无敌,卡斯帕罗夫还曾经在一次对抗中,一个人击败了35台电脑,所以,在卡斯帕罗夫看来:机器战胜人类?也许存在这种可能,但绝不可能发生在他的身上。当IBM向卡斯帕罗夫发出人机对局邀请的时候,卡斯帕罗夫在好奇的同时,也充满了不以为然。

卡斯帕罗夫

1989年10月,许峰雄的深思获得一个机会,和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进行一次交手。在第一次碰撞中,经过升级已经能够在一秒钟内分析200万个棋位的“深思”,根本招架不住“天下第一高手”的妙棋杀招,深思溃不成军。事实证明,超级计算机,在超级大脑面前,依然稚嫩得像个孩子。

第一次的大败没有让IBM停下脚步,更没有让疯狂鸟放弃疯狂。许峰雄意识到要真正击败人类,必须有更强大的硬件。这个想法立即得到了谭崇仁的全力支持,经过六年的不懈努力,许峰雄主持开发的超级计算机芯片获得了成功,IBM的第一代超级计算机问世,它被命名为“深蓝”。”深蓝”采用了项目小组设计的国际象棋专用处理器芯片,并且配备了IBM的RISC System/6000平行可扩充系统,棋力(性能)数百倍于原来的“深思”,运算速度达到每秒种一亿棋步。

IBM “深蓝”

1996年2月,”深蓝”和卡斯帕罗夫在费城进行了第二次对决,许峰雄代表”深蓝”落子,全世界开始关注“人机大战”。在这场比赛中,卡斯帕罗夫捍卫了世界第一人的荣誉,以3胜2和1负,总比分4:2击败了”深蓝”。和上一次不同的是,卡斯帕罗夫输了一盘,他开始感受到了来自冰冷机器的压力。

那一盘的胜利,让许峰雄和谭崇仁看到了一线曙光。他们立即着手改进和升级深蓝,很快,”深蓝”达到了每秒钟2亿棋步的惊人算力。为了确保比赛的胜利,谭崇仁和许峰雄邀请了四位国际象棋特级大师作为顾问,在团队的不断打磨中,”深蓝”越来越强大,终于具备了和卡斯帕罗夫一争雌雄的强大实力。许峰雄把最新版本的”深蓝”戏称为“更深的蓝”,疯狂鸟准备用更深的蓝淹没骄傲的对手。

1997年5月,IBM的超级计算机”深蓝”,和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在美国纽约进行了那场至今仍家喻户晓的人机对决。这一次,全世界的目光都注视着这块棋盘。

当时用于比赛的IBM“深蓝”,使用了30台IBM RS/6000工作站,每台工作站有一个主频120MHz的Power2 CPU加上16个VLSI国际象棋专用芯片,所以“深蓝”的计算能力是30个CPU加480个象棋芯片,理论搜索速度每秒10亿个棋局,实际最大速度大约是每秒搜索2亿个棋局。”深蓝”全套系统重达数百公斤,是真正的“重量级”选手。

许峰雄依旧代表深蓝落子,和上一次一样,他穿着深蓝色西装,配着深色领带,安静地坐在卡斯帕罗夫的对面。和第一次不同,卡斯帕罗夫在棋局开始时,感到了一丝不安,但雄居世界顶峰12年带来的自信和骄傲,让卡斯帕罗夫依然表现出极度的强硬,他顺利地拿下了第一局。转折出现在第二局的中盘,”深蓝”向世界冠军发起了令人惊叹的巧妙打击,措手不及的卡斯帕罗夫,始终无法摆脱困境,然后败下阵来。世界冠军的信心开始动摇了,胜负的天平,慢慢地向另一边倾斜。随后的对局中,”深蓝”开始了步步紧逼,和局,和局,和局,,,气氛紧张得令人窒息。

终于,双方来到了决定命运的最终局。连续高强度的对抗,让卡斯帕罗夫的体力和精神。都被顶到了极限,他终于垮了。

在最终局,”深蓝”仅仅用了19步,就迫使世界冠军停钟认输。

疯狂鸟和脱胎换骨后的“深蓝”,迎来了“人机世纪大战”的最终胜利。

事实上,卡斯帕罗夫输棋,很大原因是他错误估计了”深蓝”的实力。另外一个细节,此次比赛的总奖金是110万美元,胜方得70万美元,负方得40万美元,卡斯帕罗夫自己单独又下了30万美元的赌注,因此,他承受了除名誉以外来自金钱的巨大压力。

卡斯帕罗夫比赛现场

比赛结束后,“深蓝”计算机被一分为二,一半捐给了位于华盛顿的Smithsonian博物馆,另一半则作为资料在IBM永久保存。

在人机大战结束后,谭崇仁向媒体表示,计算机能够击败国际象棋,是依靠硬件累积的算力优势,是用暴力击败了人类,还不能算真正的人工智能。围棋,将是挡在计算机面前的一座高山,因为,那需要非常非常大量的计算,也许,在量子计算机问世以前,这种大量的计算力是无法解决的。

A.I.的目标瞄准了围棋。

AlphaGo

围棋,英文名称为“go”。根据大英百科全书的记载,围棋发源于公元前2356年的古代中国,所谓“尧造围棋,丹朱善弈”,围棋最初是用于占卜星象。围棋盘上纵横各19道线条相交形成了361个交叉点,正中心被称为“天元”,其余360个交叉点代表中国古代星象的360爻。围棋子分为黑白两色,代表阴阳太极,四个角象征四象,边上的八颗星位代表八卦,加上天元的九个星位代表九宫。阴阳太极,两仪四象,八卦九宫,小小一块棋盘,可以说浓缩了中国古代文化的菁华。

所谓君子四艺琴棋书画,其中的棋,指的就是围棋。

中日两国自古就有奕棋的传统,历史上两国的围棋天才层出不穷,上千年的研究,使得当代围棋水平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近年来,韩国围棋后来居上,形成了中日韩三足鼎立的局面。

在深蓝获得胜利的同年7月,疯狂鸟的小同乡,自幼酷爱围棋的黄士杰,考入了台湾交通大学,攻读计算机与信息科学。

2010年,哈萨比斯在伦敦创立Deepmind公司,开发人工智能,公司的重点是神经网络的研究和应用。

2012年,黄士杰通过博士论文答辩,论文题目是《应用于电脑围棋之蒙地卡罗树搜寻法的新启发式演算法》。同年11月,黄士杰受邀加入Deepmind公司,担任高级研究员。2014年1月,在一场规模不大的收购战中,Google击败Facebook,将Deepmind并入旗下,哈萨比斯的神经网络研究,得到了来自Google的强大支持,他将第一个目标锁定为古老的围棋。

2014年2月,AlphaGo项目成立,作为围棋业余六段,黄士杰成为项目组核心成员。

黄士杰博士

由于神经网络的应用快速发展,AlphaGo的算法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实力突飞猛进。没过多久,业余六段黄士杰就已经远远不是对手,黄士杰知道,Alphago不同于之前所有的软件,它彻底改变了依靠硬件算力累积,暴力提升的道路,这是第一款融合了神经网络的算法,真正具备自我学习能力的AI,它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至于到底有多高,只有一个办法,找职业棋手进行测试。而这一切,都应该保密的前提下进行。

2015年9月,刚刚蝉联欧洲围棋冠军的旅法职业棋手樊麾,在法国的家中接到了一封邮件,发件人自称是AlphaGo团队的Maddy,邮件里只有一句话:我们是一家伦敦的公司,希望邀请你来我们公司。最初樊麾以为这是一封垃圾邮件,没打算理会,可鬼使神差地,他回复了“OK”。他不会想到,这个回复会使他成为历史上最著名的职业二段。

欧洲围棋冠军樊麾

随后双方用Skype进行了在线沟通,AlphaGo的项目负责人席尔瓦也参加了对话,他告诉樊麾,Deepmind是谷歌收购的公司,他们希望邀请樊麾秘密前往伦敦。樊麾觉得这个事情充满神秘感,他很好奇,反正有人出路费,他同意前往伦敦。在伦敦,樊麾第一次见到了黄士杰,签署了保密协议之后,他被告知,Deepmind公司开发了一款围棋软件,希望和他进行一场正式比赛。听说是和软件下棋,樊麾整个人顿时放松了。“我只需要一个小时”,樊麾轻松地告诉黄士杰,对于职业棋手,当时的各类围棋软件,相当于小孩子的玩具,“分分秒秒就搞定了”。

尽管黄士杰反复提醒,这款软件非常厉害,可樊麾心里认为,那不过是业余棋手的观点。

2015年10月,樊麾按照约定第二次来到了Deepmind公司,在伦敦中央车站旁边那栋小楼里,他和AlphaGo进行了第一次正式五番棋对局,这也是Alphago第一次面对职业棋手。

在对局刚开始的时候,樊麾的心情非常的放松,但很快他就感觉到了压力,作为欧洲围棋冠军,他已经很久没有碰到如此强劲的对手。开局的放松,让樊麾的局面变得很不乐观,他开始发力追赶,以往的围棋软件,总是在职业棋手发力之后迅速落败,可这一次,AlphaGo没有露出破绽,樊麾输掉了第一局。

樊麾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他仍然坚持认为,输棋的原因,还是自己轻敌,那就再来。樊麾很快就知道自己错了,无论他采用怎样的策略,AlphaGo都可以轻松化解,并且将胜利稳稳地保持到终局。5:0,樊麾呆坐在那里,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围棋世界彻底崩塌了。

回到法国的樊麾,陷入了深深的痛苦,根据保密协议,他不能透露比赛的任何细节,因此,他只能自己消化所有的苦闷。

对樊麾的轻松胜利,让黄士杰和AlphaGo团队终于确信,公开AlphaGo的时机已经成熟,他们距离创造历史,越来越近了。

 

2016年1月27日,科学界权威的《自然》杂志,以封面论文的形式,介绍了DeepMind团队开发的AlphaGo,以及它击败了欧洲围棋冠军樊麾的消息。

席尔瓦和黄士杰,并列成为这篇论文的第一作者。

对局棋谱的公布,让樊麾承受了来自围棋界巨大压力,职业棋手们立即对五局棋谱进行了解读,大家得出了一致的观点,AlphaGo的实力一般,下出了很多违背棋理的招法,任何一个职业高手,应该都可以轻松地击败它。樊麾五连败的原因只有一个,樊麾实在是下得太臭了。那一段时间,职业围棋界充满了对樊麾的鄙视,中国棋圣聂卫平,更是直接指责他给人类棋手丢了脸。不堪重压的樊麾一度关闭了手机。

 

1月底,Google宣布AlphaGo将在3月挑战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谷歌公司将为获胜方提供100万美元奖金,如果AlphaGo获胜,奖金将全部捐给慈善机构。这个消息引起了轰动,围棋界一致认为,李世石将轻松取胜。中国年轻棋手柯洁认为,AI在顶尖棋手面前将不堪一击,谷歌完全是在给李世石送钱。

这时的柯洁,已经夺得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在随后12个月内,柯洁三次问鼎,等级分迅速上升到世界第一位。

事实很快将会证明,人类的自大有多么可怕。

人机大战

2016年3月8日,韩国首尔迎来了一波降温,连续几天的西北风让首尔夜晚的气温降到0度以下。与寒冷气候形成反差的,是韩国棋院内热烈的气氛。

AlphaGo与李世石的“人机大战”将在这里展开。提前抵达AlphaGo团队开始布设分布式服务器,现场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记者

韩国著名棋手李世石

李世石被围棋界称为“小李”,这是为了区别韩国另一位杰出棋手李昌镐。小李感觉很轻松,不仅是因为赛前一边倒的舆论,还有他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作为15次世界冠军的获得者,李世石稳稳坐在现役职业棋手的顶峰,尽管在过去三个月里,他已经五次被柯洁击败,可这并不妨碍他代表人类最强,柯洁还是个孩子,距离统治棋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能够获得这次机会,小李觉得自己非常的幸运,100万美元奖金,还有25万美元对局费,远远超过了围棋世界大赛的奖金数额,这让他收获了相当多的嫉妒,不过他不在乎,特立独行是小李的招牌,就像他的棋风,被大家称为“僵尸流”。妻子专程从美国飞回来助威,这让小李感动而满足,他知道,自己已经过了竞技最巅峰时期,以后也许不会有太多这样的机会,称为全世界的焦点,这一次,必须有完美的表现。就算是自己在围棋世界隆重的告别演出吧。

9日中午12:00,比赛正式开始,包括中国中央电视台在内的众多媒体,直播和报道了这场比赛。身穿深蓝色西装的黄士杰,端坐在棋盘对面,他将代替AlphaGo落子,这是黄士杰第一次出现在全球观众的视线里。

对弈中的黄士杰

李世石后来回忆说:“黄士杰是此次人机对弈中最辛苦受累的人,他担心我会受到影响,对弈期间,他一直面无表情,甚至连一次洗手间都没去过”。

由于本次比赛规定双方用时各为三个小时,一盘棋可能耗时近6个小时。在与李世石五局的对弈中,黄士杰只喝过一口水,甚至没有去过洗手间。这种像机器一样不知疲倦的表现,深深地印在李世石的脑海,甚至走进他的梦里。

人机大战现场

有一天酒店送来早餐,李世石的妻子唤醒他起来吃早饭。李世石竟然回答说:“嗯,我要和Aja一起吃。”Aja是黄士杰的英文名字。

第一局,李世石开局走得稍稍有些过份,局面不太好,小李随即四处出击,很快就扳回局势,棋至中盘,观棋的高手们一致认为,小李领先,小李一直领先着局面,直到102手。AlphaGo在第102手突然强硬打入了黑棋的阵地,黑棋形势急转直下,小李输掉了第一局。

 

总比分0:1。

局后复盘,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一场意外,AlphaGo能够翻盘实在太幸运了,高手们承认,AlphaGo比大家预计的还要强一些,不过也就是仅此而已了,小李如果能够迅速调整好状态,赢得最终胜利应该不在话下。

Deepmind公司CEO哈萨比斯委婉地提醒,从后台数据来看,其实全局AlphaGo一直保持着领先,,,没人想理会一个外行的评论,哈萨比斯善意的提醒,再次被忽略了。

3月10日第二局,小李执白,输了第一盘,小李变得谨慎和严肃,他明白对手比他预想的要强大,他必须全力以赴才能取得胜利。

其实昨天输棋以后,李世石十分痛苦,彻夜未眠,他反复拆解棋谱,苦苦思索着AlphaGo的行棋逻辑,寻找破解之道。

李世石不知道,在同一家酒店谷歌团队的房间里,黄士杰睡得很沉稳,可AlphaGo没有休息,也不需要休息,它进行着自我模拟对局,这一夜,它下了一百万盘棋。当第二天来临的时候,李世石并不知道,他所面对的对手,和昨天相比已经发生了变化,更加的强大。

双方的第二局,AlphaGo执黑棋,开局进行得比较胶着,全力以赴的小李,开局就摆出了针锋相对的态度,局势不明。然后就来到了黑棋的第37手,当AlphaGo这一手下出来以后,围棋界愣住了,这是什么鬼,这手棋违反了几乎所有的棋理,很多观战高手几乎笑出声来,大家心照不宣,原来真的不过如此,,,

可是李世石为什么开始长考了。好像是不太好应付,让我们再好好看看,仔细研究之后,职业棋手被震惊了,这是一手好棋,李世石陷入了困境。如果仅仅是一手好棋,不会让见多识广的围棋大师们如此失态,大家吃惊的地方在于,这手棋不是线性思维的结果,下出这手棋,显示AlphaGo似乎具备了抽象思维能力。这怎么可能呢?如果这是真的,那就意味着,之前所有人的判断都错得离谱,AlphaGo远比想象中的更加强大,强大到超出了大家的想象。

被震惊和困扰的李世石失去了斗志,再次败下阵来。

 

0:2。

第三局的进程,小李显然受到了前面两局的影响,尽管战斗态度依然顽强,可始终无法对AlphaGo形成太大的威胁,小李完败。

0:3。

事实上,到这里人机大战已经画上了句号,可由于赛前的约定,无论前三盘结果如何,双方都要下完五盘棋。在第三盘赛后的发布会上,李世石表态,尽管已经输掉了整场比赛,但他会在剩下的两局棋竭尽全力,力争一胜。

第四盘棋,是人类在本次人机大战唯一的亮点,在不利的局面下,李世石下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第79手,“神之一挖”,面对这有如天外飞来的一击,AlphaGo茫然失措,迅速地崩盘了。李世石艰难地赢得了一场胜利,当时的人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一场胜利,将是人类最后一次战胜计算机。

对于“神之一手”,围棋界在赛后进行了多方位的解读,在深入研究之后,大家发现这“神之一手”,其实并不成立,事实上,这手棋只是击中了AlphaGo程序深处存在的BUG,引发了后续一连串的错误。

“神之一手”

最终,AlphaGo 4:1击败15次世界冠军得主,韩国棋手李世石,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倔强的李世石首次含泪哽咽,为自己的失败,向全世界棋迷道歉。他同时表示,再也不想和AI下棋了。李世石终于体会到了比樊麾更深刻的痛苦。

 

全程观看了比赛的柯洁承认:AlphaGo具有顶尖棋手水平,可自己仍然有绝对信心击败它,“它能够击败李世石,但它不能击败我!”

不知道是不是对于未来有所预见,柯洁悄悄地把自己著名的网名“柯洁大棋渣”,改为了“棋士柯洁”,他知道自己应该像一个棋士,开始准备战斗了。

围棋史上最大的群殴

网络围棋平台,是一个江湖,这个江湖吸引着众多的围棋爱好者,顶尖的职业棋手乃至世界冠军们,也喜欢在闲暇时间,换上另一副马甲,在这里行走江湖,快意人生。

 

2016年12月29日的晚上,一个名为“Master”(中文为大师)的账号悄悄登陆了全球最大的网络围棋平台“弈城”。Master公开资料显示注册地为韩国,棋力为P9段。在弈城,9段没有什么了不起,这里的段位和现实世界不同,完全靠对战成绩进行升降,很多业余高手,都是弈城9段,这里真正牛逼的是职业棋手,他们的段位前面会标注一个英文字母“P”,P9段是最高级别,意味着账号主人是围棋界最高等级的职业9段。不过,几乎所有的职业高手都有弈城账号,其中有超过100位P9。弈城江湖的吃瓜群众见惯了大场面,所以新人Master的P9,没有能引来任何特殊的关注。

“Master 血洗弈城”

“新手”Master一登陆就向一个个知名高手发出对局邀请,不过,高手们并不太搭理这个“新人”。

Master不动声色,转而先挑战那些名气不是很大的棋手,在围棋界初露锋芒的谢尔豪职业四段,首先接受了Master的对局邀请,30秒一步的超快棋,还没摸清对手的路数,谢尔豪就成了第一个受害者。紧接着倒下的,是孟泰龄职业六段和世界女子第一人於之莹职业五段,Master开始引起棋友关注,围观人群越来越多,在韩一洲四段和乔智健四段落败之后,应战的棋手名气越来越大,实力也变得越来越强,Master继续低调前进,安静下棋不聊天,只是在每盘结束时打出谢谢两个字。

 

迅速地完成十连胜,将当日战绩定格为10:0,Master悄然离线,留下众多观战的吃瓜群众,兴奋而一脸懵逼。

神秘高手踢馆的消息,在弈城飞速传开,这一夜,弈城不再安静。

 

和其他的江湖一样,弈城也有弈城的江湖,有江湖就有大佬,大佬们的责任,就是维护江湖的秩序,这里面自然包括修理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踢馆者,每隔一段时间,总有些人,喜欢换个新马甲上来装逼,大佬们的责任,就是把他们打回原型。

 

30日下午,Master再次现身弈城网,和昨天不同的是,大批跃跃欲试的职业棋手已经等候多时。Msater按照惯例,不废话直接开战,迅速地击败王昊洋职业六段和严在明职业三段,Master完成了热身。

 

弈城的大佬们开始出手了,韩国围棋第一人朴廷桓九段率先登场,这是真正的重量级棋手,世界等级分排在第二位。30秒一步的超快棋,对于棋手的基本功,是个非常严峻的考验,多次获得快棋比赛冠军的朴廷桓,就是那种基本功异常扎实的高手,对于快棋,朴廷桓有理由充满信心,但是,Master马上就动摇了朴廷桓九段的自信心,韩国第一人很快就发现时间不够用,因为对方完全不按套路下棋,不断下出匪夷所思的新手,疲于应付的朴廷桓,迅速耗尽了三次读秒时间,在局面大大落后的情况下超时告负。一片哗然之后,弈城安静了下来:如此轻松地击败世界第二朴廷桓,Master是谁?

 

战斗继续,受害者也继续增加,另一位著名棋手连笑七段上阵应战,这更像是大戏中间的尿点,结果没有意外,连笑两战皆败。

 

一直安静观战的“吻别”出场了,圈内人都知道,“吻别”是柯洁在弈城网的另一个账号,这是真正的大BOSS。“吻别”和Master展开激烈的战斗,说激烈,只是形容战斗的态度,至于战斗结果,不过是让Master更快地把当日战绩再次变成10:0。

说完谢谢,Master又下线了,弈城的气氛开始变得有些诡异。而柯洁则在当晚住进了医院,当夜,医院中的柯洁在微博感言:人类研究围棋超过一千年,可现在才发现,我们可能全都错了。柯洁话里有话,李世石为什么不参加战斗?

 

31日中午,Master如约而至,新科百灵杯冠军陈耀烨九段、芈昱廷九段和唐韦星九段,高手们一个接一个出战,然后,一个接一个倒下。不甘心的朴廷桓再次披挂上阵,结果又连输两盘,Master当日总战绩又是一个10:0。

 

在弈城累计取得30连胜后,Master和大家告别:“今天累了,明天休息一天。”神秘的Master用这样轻描淡写的语调,结束了自己在弈城的连胜旋风。

 

Master离开了弈城,可故事还没有结束!

 

1月1日,2017年元旦,已经在弈城取得30场连胜的Master,现身另一个围棋平台,腾讯公司旗下的野狐网。

和弈城不同,Master这一次的P9旁边,加上了金色王冠,这是腾讯为世界冠军特制的标志。Master的出现,立即让野狐网骚动起来,面对汹涌而来的高手,大师手起刀落,很快,包括李钦诚九段,古力九段党毅飞九段在内的12位高手,被抬出了战场。

 

自现身以来,Master保持不败!围棋界被吓呆了。

 

1月2日晚,被Master击败的著名棋手古力按耐不住,发出微博称,“希望明天,有我们真正的勇士,来终结它的连胜!”同时他还宣布,第一个在野狐网上战胜Master的棋手,将获得他个人提供的10万元的奖励。

 

重赏之下,可以激励勇夫,但未必能带来胜利。

第二天,也就是1月3日,又有三位世界冠军棋手先后挑战Master,第一个出场的还是朴廷桓,面对朴廷桓构筑的大模样,Master立即打入,随即在黑阵中下出一连串妙手,无力招架的朴廷桓,再一次败下阵来。第二个上场的是韩国世界冠军元晟溱,他依然未能打破神话,中盘脆败告负。此时Master的连胜纪录已经扩大到49局。

第50局开始,与Master对阵的棋手叫作“潜伏”,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柯洁的主账号,世界第一人正式挑战,引起了空前的关注。这盘棋柯洁执黑先行,他似乎是研究了刚刚朴廷桓与Master的棋局,走出了和朴廷桓那盘类似的布局。面对大师在左上角的奇招,柯洁下得非常强硬,局部似乎获得了成功,然而Master很快扭转了战局,最终柯洁在中盘黯然投子。

从最初的无人搭理,到现在所有高手排队等着翻牌子,集结了全人类的高手,却拿Master毫无办法,围棋界面临空前的尴尬。

1月4日,中国棋圣、64岁的聂卫平也按耐不住,决定出手来碰碰运气了。在与聂卫平的对战中,Master特意把比赛用时调整为每方1分钟一手,以示对聂卫平的尊敬。最终进行至254手,执白的聂卫平以7目半的较大劣势落败。对弈结束后,Master打出一行字:谢谢聂老师。

 

截至2017年1月4日夜,Master战绩停留在59胜,已经击败了现役全部的16位世界冠军,其中包括中国、韩国、日本各自的“当今第一人”柯洁、朴廷桓和井山裕太。当然,没有李世石。

 

围棋界惨遭灭门。

 

中国围棋队主教练俞斌表示,“对中日韩顶尖高手取得这么压倒性的战绩,几乎可以排除是人类棋手。”

 

Master是谁?是它吗?不是它还能有谁?

 

谜底终于揭开了。在第59胜之后,Master在屏幕上打出了一段话:我是AlphaGo的黄博士。果然是它,AlphaGo回来了。

谷歌公布“Master”身份

下完最后一盘,锁定了60:0,黄博士和AlphaGo飘然而去,身后是鸦雀无声的围棋江湖。

终局之战

在网络群殴事件中快棋惨败,柯洁的自信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但年轻人的激情很快让他恢复了斗志,他渴求与AlphaGo进行一次真正的对决,棋士般的番棋决战。

 

2016年12月,应中国围棋队的邀请,谷歌公司的传奇创始人之一,“小飞侠”谢尔盖·布林,携谷歌CEO皮查伊,以及哈萨比斯和黄士杰博士等人来到北京,访问了中国国家围棋队,感受到了中国围棋界的热诚,谷歌公司同意AlphaGo接受中国国家围棋队的挑战。

 

2016年5月,世界围棋大会在中国乌镇举行。

柯洁将在这里,和AlphaGo进行最终的对决,几家中国企业为这场比赛提供了空前的150万美元奖金。如果说一年前的柯洁大棋渣,还不够资格代表人类出战,那么今天的柯洁棋士,已经手握四个世界冠军,连续12个月霸占世界等级分排名的榜首,足以代表人类围棋最强者,和AlphaGo进行终极之战了,棋力快速的提升,柯洁对胜利再次充满了信心。

哈萨比斯和AlphaGo团队来了,这一次他们带来的,是AlphaGo最新的版本:Zero。

14个月前和李世石比赛的AlphaGo,是第一代版本,当时使用了20个TPU,需要分布式服务器支持算力,学习过程中消化了上百万盘人类棋谱。而这一次,是一个单机版,只用了一个TPU。和之前版本不同,这个版本采用了谷歌神经网络的最新算法。Zero没有看过一张人类棋谱,只是输入了围棋比赛规则,通过程序之间自我对局,学习了七天的围棋,然后,就战胜了第一代的Alphago和第二代的Master。这是第一款真正具备了自主学习能力的AI,代表人类在人工智能领域探索了半个多世纪,所能达到的最高成就。

人类在进步,而AI,在进化!

 

同样穿着深蓝色的西装,柯洁和黄士杰相对而坐,比赛开始了。

终局之战柯洁落子

第一局,柯洁下得十分稳健,他耐心地寻找机会,局面始终混沌不明,AlphaGo似乎只有微弱优势,全世界观战的棋迷,燃起了希望,柯洁会创造奇迹吗?和围观者的看法不同,此时的柯洁心里已经十分明白,他会输四分之一子。没有和AlphaGo下过棋的人,永远无法理解,人类棋手面对它的无奈,只有那么一点点的差距,可是你就是追不回来,它会稳稳地控制着局面,差距再小,你也没有获胜的机会,这样的输法,柯洁无法接受,因为,对手至始至终牢牢地控制着局面,连战斗的机会都不给你。第一局,AlphaGo显示了完美的控制力,以四分之一子的优势获胜,柯洁输的风平浪静,作为一场对决,他渴望战斗,可他甚至都没能逼迫对手拔出刀来。

第二局,柯洁改变了策略,他知道,和电脑比稳健,他没有机会,只有战斗,混乱的战斗,殊死的搏斗,或许可以给他带来一线生机。比赛一开始,柯洁就四处煽风点火,每一个局部,都用最强的态度对抗,决不妥协。柯洁就是要逼着对手拔刀亮剑。他的策略一度成功了,战至中盘,局面似乎开始向着有利于柯洁的方向发展,柯洁只要不被杀棋,实空已经大幅度领先,观战室的队友和教练开始兴奋和紧张起来,也许柯洁真的有机会赢下这一盘。AlphaGo似乎读懂了大家的心思:你们可能高兴的太早了。寒光一闪,屠龙刀出手,AlphaGo对柯洁的大龙痛下杀手,棋局戛然而止。

0:2

 

第二局虽然落败,但柯洁的表现赢得了赞扬,哈萨比斯承认,这是AlphaGo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强挑战,后台数据统计胜率显示,局面一度前所未有的接近,柯洁的表现令人钦佩。受到鼓励的柯洁,决心在第三局创造奇迹:我承认它比我强,但我一定要赢它一盘。

第三局开始,柯洁向着AlphaGo发起了前所未有的猛烈冲击,就像赛前柯洁自己说的:我将用必胜的信念和必死的决心去战斗!

所有人都能够看出来:柯洁是在拼命了。

 

来自AI的打击,一如既往地无情落下,当黑棋落下那一手时,柯洁只觉得心里一阵冰凉,完了,他感觉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不能倒在直播现场,他赶紧起身前往洗手间,可洗手间里有人,他茫然地游走,终于找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赛场广告版的后面。确认没有人也没有监控之后,柯洁终于崩溃了,他捂住了脸,浑身颤抖,痛哭失声。

 

最初黄士杰以为柯洁是去了洗手间,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柯洁没有回来,黄士杰有些不安,因为他听到了隐约传来的哭声,现场的记者们应该也听到了,大家都没有动,尽管所有人都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场十分的安静。

痛苦的柯洁

 

担任裁判的,是国家女子围棋队的棋手,她坐不住了,起身前去寻找柯洁。已经是AlphaGo教练组成员的樊麾,也坐不住了,除了李世石,他是此时此刻最能理解柯洁心情的人,他跟着裁判找到了在广告牌后面,哭成一团的柯洁,看到柯洁的那一瞬间,樊麾也有些心酸,他赶紧拥抱住柯洁,柯洁也抱住了他,一边哭,一边重复地说:我做不到,我赢不了它,它太完美了,我真的赢不了,赢不了……

樊麾搂紧了柯洁:没关系,你表现得很好,真的,非常好。

他完全地知道,骄傲的柯洁,在承受怎样的痛苦,而此时的柯洁,甚至还没度过他20岁的生日,他还是个孩子。

 

20分钟后,柯洁回到了棋盘边,黄士杰用眼神关切地询问柯洁,你还好吗?要继续吗?看到柯洁肯定的态度,黄士杰松了一口气。

柯洁坚持下完了最后一盘棋,0:3。

在比赛结束后的发布会上,柯洁致歉时再度落泪,现场给予这个倔强的年轻人,热烈的掌声。而AlphaGo之父、DeepMind创始人戴密斯·哈萨比斯,则发表了一个十分动情的感言:“本周的比赛聚集了围棋起源地最优秀的棋手参与,是AlphaGo作为一个竞赛系统能够对弈的最高级别对手。因此,本次中国乌镇围棋峰会是AlphaGo参加的最后对弈比赛。”

AlphaGo项目结束了,世界等级分排名第一的“职业棋手”AlphaGo,正式退役。谷歌公开了最强版本AlphaGo自我对局的50局棋谱,供围棋界研究,同时宣布,将向全世界开放AlphaGo的核心算法。

古老的日本棋院宣布,授予AlphaGo围棋职业十段称号。

 

在AlphaGo获胜之后,Facebook公司CEO扎克伯格宣布,Facebook公司将退出人工智能领域,因为“在人工智能领域,人类从0到1这伟大的一步,谷歌公司已经完成了,这使得我们的一切努力,都失去了意义。”

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

 

尾声

还是下一个序幕?

 

谭崇仁博士从IBM退休后来到香港,创建了香港大学电子商业学院并长期担任负责人。

许峰雄博士进入位于北京的微软亚洲研究院,和老朋友李开复一起,继续从事研究工作。

 

樊麾回到了自己的生活。担任法国围棋队教练的同时,在欧洲推广围棋运动。

 

柯洁落败后进行了调整,随后在职业比赛中获得了惊人的22连胜,当年12月,他夺得了自己第五座世界冠军奖杯。

 

黄士杰博士于2017年12月调离AlphaGo项目组,从事AI在医疗领域的应用研究。

 

谷歌公司宣布,最新的AI算法将首先应用于医疗和金融领域,谷歌将继续和人类共享科技成就带来的进步成果。

 

2016年1月24日,创立人类第一个人工智能实验室的马文·明斯基,在波士顿去世,享年88岁。至此,1956年达特茅斯会议的参与者们,全部离开了人世,他们没能看到人工智能在今天取得的伟大成就,但是,他们是伟大的先行者。

达特茅斯会议的参与者50年后再聚首

约翰·麦卡锡   马文·明斯基   克劳德·香农   艾伦·纽厄尔   赫伯特·西蒙

60年来,一代又一代的科学家,沿着先行者开创的道路,砥砺前行,终于创造出了真正具备自我学习能力的人工智能。

历史已经翻开了全新的篇章。

未来已来

文章来自 棋友的公众号: 量子的世界


请个AI 围棋专家 陪着我长棋!

236 total views, 4 views toda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