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围棋可以促进孩子的右脑发育

下围棋可以促进人类较少使用的右脑发育,增强注意力、发挥想象力、加强记忆,常下围棋可以促进脑部全面性信息的统筹和处理能力。

计算机早在1997年就打败了国际象棋顶尖高手卡斯帕罗夫,但为什么最好的围棋计算机程序,碰到中等的业余围棋手也只能甘拜下风?根据国内学者的研究,下围棋所涉及的是综合性的智力活动;围棋也可能涉及一些尚未被了解的人类特有的脑功能,常下围棋似乎可以促进脑部全面性信息的统筹和处理能力。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生命科学学院认知神经心理学实验室学者陈湘川、张达人撰写的“从功能核磁共振成像谈围棋与智力”,探讨、分析棋士下围棋时大脑的活动。这项研究成果也在荷兰出版的国际重要学术杂志《认知脑研究》、英国《自然》杂志网站发表,引起国际学术界注意。

这项研究由张达人、陈湘川与在美国大学任教的胡小平、何生合作完成,以先进的“功能核磁共振成像”技术,探测棋手下围棋时脑内各个不同区域的活动和变化。

研究结果发现,棋手的额叶、顶叶、枕叶、后扣带区、后颞区,参与下围棋时的思维活动,这些区域通常与注意、空间知觉、想象、工作记忆、事件记忆及问题解决等有关。下围棋可以训练注意力、发挥空间想象力、提高记忆力,以及增强逻辑思维能力,这些说法都可以在这项研究中找到科学根据。

这项研究还发现,下围棋时右半球顶叶的活动明显强于左半球,表现出一定的右半球优势,这与下国际象棋时表现出来的左半球优势明显不同,可能是下围棋特有的思维活动模式。

这项研究推测,下围棋在起头布局时,主要采用的是实用性智力,在中盘时主要用创造性智力(随机应变,出奇制胜),而最后收官时主要用分析性智力(精确计算),由此可见“下围棋不是对单一智力的锻炼,而是对多种智力的综合性锻炼”;围棋和国际象棋在脑部右、左半球优势上的差异,反映了下围棋时特有的对整体空间信息的加工,这种加工也可能正是下国际象棋时所欠缺的,也是当前计算机技术很难实现的功能。


权峻寿首尔大学医学院精神学教授神经内科医生,他率领国内研究团队首次公布的研究结果显示:「专业围棋棋手的专注力丶记忆力与视觉空间概念,都比普通人优秀(与右侧前额叶关联的部分)。」

这项研究总共持续了10年以上,以MRI影像比较了专业棋手与普通人的脑部,
发现长时间下棋,会让脑回路间的连结更加致密(约2倍),以至於脑回路能够更有效率的运作呢!

虽然不是每位棋友都是以成为职业棋士为目标,但是相信,拥有思绪清晰丶思路敏捷的大脑,是大多数人的所希冀的🧠~

因此有空的时候,欢迎多多下棋丶看棋,不但有助於调剂身心,还能优化脑部,
是不是一举多得呢😄!

7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大橋拓文六段:運用AWS探求下一手的日本棋手

文章來源:找借口安靜

原址:https://blog.aboutamazon.jp/empowerment_as90_hirofumi_ohashi

原题:AWSがサポートする囲碁AIと棋士の挑戦——AIとアマゾン ウェブ サービスを駆使し、次の一手を探るプロ棋士たち

摘自:Amazon Japan

嘉賓:大橋拓文 六段

翻譯和整理:找借口安靜 Yes。 I know。

AI已經不是「人類的敵人」,而是作為學習工具,成為「人類的優秀夥伴」。——大橋拓文六段

2019年的日本圍棋,年輕棋手的出現讓人眼前一亮。以20歲的年齡,奪得史上最年輕「名人」和「王座」頭銜的芝野虎丸二冠。首位在「龍星戰」上奪得亞軍的女棋手,並且手握女流棋聖和女流本因坊的上野愛笑美女流二冠的表現被報道了出來。

「積極雲硬盤圍棋AI的年輕棋手,都在逐步提升實力」。對圍棋AI具有話語權的大橋拓文六段六段這樣說道。而大橋拓文六段也在使用AWS(Amazon Web Service),可以說是利用AI對圍棋進行研究的先驅者。「圍棋AI的實力可以說已經超過了人類,從之前的『對手』,變成了如今的『不錯的學習工具』。而日本棋手們運用AWS,使得圍棋AI成為更加親近的存在」。

 

大橋拓文4歲學棋,當時是受到父親的影響。而他的父親在退休之後,開辦了一家圍棋教室。小時候大橋拓文就開始過關斬將,初中時下決心成為職業棋手。2002年,17歲的時候成為了職業棋手。而這段時期,圍棋界也逐步開始進入數字化工具的時代。

「我在讀初中的時候,在電腦公司上班的父親給我買了『棋譜軟件』。在對局之後,把雙方的對局後的棋譜記在紙上,然後在記在這個軟件上面,最後再打印出來寄給我的老師。不過在當時看來自己有點匠人氣質,一度還出現了一些問題」,大橋拓文笑著說道,「我當時正處於是數字化和模擬信號的時代,所以感覺我比其他人更早地接觸數字產品吧」。

大橋拓文對圍棋AI感興趣,還是在AI萌芽期的2010年,當時還被稱為是「電腦圍棋」,多次前往對其研究深刻的電氣通信大學,認識了很多圍棋AI的開發者。圍棋縱橫19路,在19路盤的交叉點上放置黑棋和白棋,然後佔領地盤的遊戲。但是圍棋棋盤較大,各種各樣的變化使得形勢判斷變得非常困難。在很長一段時間裡,即便是AI,也覺得很難輕鬆超過人類。

 

「我在當時也沒想到,現在的圍棋AI能急速成長到這種程度。當時還覺得『超過人類還要再等30年,圍棋AI就作為我老年生活的愛好就行了』」。

但是在2016年3月迎來了轉機。圍棋AI擊敗了當時的世界頂尖棋手李世石九段。圍棋AI竟能如此快的超越人類,成為了圍棋界的大新聞。這是因為深度學習技術的引入,此後對該技術的深入研究,圍棋AI就此取得飛躍般的進步。而李世石九段在去年,留下「贏不了AI」之後選擇退役。而早早地開始研究圍棋AI的大橋拓文六段,卻多了不少AI的世界大賽解說,AI的演講以及寫稿等工作。2017年,出版了《易懂的圍棋AI大全「“よくわかる圍碁AI大全」》(日本棋院出版)。

隨著圍棋AI的發展,逐步開始進入圍棋AI可以安裝到個人電腦的環境。而大橋拓文在2018年7月,將圍棋AI安裝在自己的電腦中。「但是圍棋AI需要有圖片處理功能的電腦,而這個功能需要花大量電力,很遺憾剛剛租進去不久的家,安培數不足以支撐該電量。但是正好在這個時候,通過熟人向我介紹了亞馬遜的AWS雲端,說這樣就可以在筆記本電腦上使用圍棋AI,於是自己就引入了AWS」。

 

剛開始用AWS的時候,因為對很多設置都不清楚,於是在2018年10月,得知利用AWS的企業家和開發者的「AWS Loft Tokyo」公開化,於是就經常前往於此。「與其一個小白在操作AWS」,不如直接到「Ask An Expert」去詢問那裡的工程師。到了那邊,才知道很多我認識的圍棋AI開發者也去過那裡。現在他們在編代碼的時候,在旁邊開著圍棋AI,有時候也會教我不會的東西。一同運用AWS的人能一起交流確實非常不錯,現在我每週會到那邊2次左右。」

大橋拓文在學會了AWS的使用方法之後,開始介紹給了周圍的棋手們。從大橋拓文開始,很多學會AWS基本操作的棋手們,也開始分享給其他棋手,而上野愛笑美為了讓AWS更加使用方便,自己製作了操作手冊發給棋手們。現在很多棋手都可以輕鬆運用AWS使用圍棋AI。

 

「職業棋手每個月會有2到3盤正式比賽,其他時間基本上都花在研究圍棋上面,現在圍棋AI成為了不可缺少的存在。我每天會花4到5個小時在這上面,用的多的棋手一天甚至會用10個小時AI」。

圍棋AI會顯示當前局面的形勢判斷的勝率,以及表示可能會下出來的下一手棋的勝率。對此職業棋手們在局後將自己和對手的手段的好壞進行研究,或者利用勝率考慮最新的佈局。只要有網絡,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都能利用AWS,這也是AWS的一大好處。

「現在因為自己的對局,圍棋的普及活動以及世界性的圍棋AI大賽等,多了很多出國的機會,因為AWS的存在,讓我在國外也能輕鬆使用圍棋AI,非常方便。如果沒有用AWS,在自家電腦使用圍棋AI的話,很擔心自己的電費以及網絡連接狀態,可能就用不上了」。

在棋手當中,也邀請大橋拓文,開辦了定期的研究會「AI程序會」,上野愛笑美二冠等棋手也參與其中。「現在研究會有30人左右,研究會裡面還有70後的棋手,主要是10到30歲的棋手。圍棋AI不僅在日本,在中國和韓國,美國以及比利時等國也在開發,各自的AI都有各自的風格。有時候我們會開好幾個AI,然後進行比較,進行討論。大家在一起研究的話,就能看到通常很難意識到的手段。我們剛使用圍棋AI不到2年,但是年輕棋手們都用得非常熟練了。我覺得AI已經不是『人類的敵人』,而是作為學習工具,成為『人類的優秀夥伴』。」。

 

現在日本圍棋約有400名職業棋手,業餘棋手也有上百萬人,而世界上有幾千萬人樂在棋中,「希望圍棋AI,能讓圍棋變得更加大眾化」,大橋拓文這樣認為,「如果用了AI,每一盤棋就像棒球,像足球一樣,對局中的優劣情況都能用數字進行表示,這樣看棋的人就可以更加享受看棋的過程,當然我們還覺得,這樣一來圍棋的神秘力量就有可能會被淡化一些。」。

但是,圍棋的深淵以及神秘的世界,即便圍棋AI超越了人類,其實還有很多東西是未解之謎。

「對『圍棋之神』來說,圍棋AI或許還是赤子階段。幾年前,有證明說圍棋可以演變的局面數有172位數之多。現在的圍棋AI的學習程度感覺還在幾十億或者幾百億的程度,感覺才10位數到11位數的樣子。對AI來說,這個數量還沒到1%。而我們人類也有學習能力,我們也有可以變強的機會,相信今後的圍棋界會變得更加有意思」。

7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秀行语录

「注重眼前的利益,成绩是会上升,但进步也就停止了。在棋里常用「厚」这个词,若对不懂棋的人做个简单说明的话,可以这麽认为:棋下得「厚」,就是不在意眼前的利益,储备力量是为了以後。」

「因此,不要过於捞空贪利,而是要坚实地积蓄力量,为将来奠定基础,战斗起来也就有力。所谓「厚」的棋,含义就在於此。当抓住对方的弱处後,狠狠一击,空自然就来了。人生也是如此,恍然一见进程很慢,却是在不断地蓄存力量,一有时机就爆发出来,一口气追上去便遥遥领先。」

「什麽事都不要想得太复杂,虽然说法比较古老,不管在什麽时候,神都会保佑好人的。这麽去想就行了。」

「我从来认为围棋是搞不明白的,只是尽力去想搞明白。所以,在我不明白的地方,也就是没算到的馀白部分,那就是「运」的因素在起作用了。」

「依我的经验,「运气 」是不可思议的来回循环的东西。所以,当认为运气不好时,忍耐等待是最好的办法,只要想,苍天是维护正道的,也就能忍耐了。当然,为了得到苍天的维护正道,不进行应有的努力是不行的。」

「把问题想得越复杂,问题也就越难了。把什麽都权当不懂去学习,人也就变得充实。不管是棋,还是人生,都充满了意外性。」

「以我一生的经验总结来看,人生的意外性占了很大的要素,计画性这种东西是很少能够实现的。至少,我是有这种切身体会的人之中的一个。」

「这世上,若能按计划进行的话,也就不用去辛苦了。」

「生活是一天一天度过,会有终点的。但围棋却是永远的艺术,要一生一世走下去的。在这世上的事,不管考虑到多麽深,也是没有「正解」的。」

71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升仙峡大逆转

本局是第6期本因坊战挑战赛的第五局,前四盘坂田荣男以三比一的优势领先,而在本局桥本宇太郎抓住战机,以回天之力骤然扭转了乾坤。宫本直毅说:“背水一战,桥本先生的深厚功力终于发挥得淋漓尽致,给人一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壮美感。”此局已载入日本棋史,“升仙峡大逆转”成为当年日本家喻户晓的名局。

 


那一年,肩负一方棋界存亡重担的桥本宇太郎,抱着必死的决心在升仙峡迎战坂田荣男,开启了围棋史上第一次1:3落后大逆转的序幕。

1951年,第6期本因坊战挑战赛第5局,桥本宇太郎执白10目半胜坂田荣男。

愈是艰难愈能发挥出神奇的力量,这是大棋士桥本宇太郎身上 最可贵的特质之一。1951年的第6届本因坊战就 是这一特质最为充分的体现。关西棋院刚刚独立,尚在风雨飘摇之中;与吴清源的十番棋再度败北,未能改变先相先的棋份——然而,桥本虽是如此步履蹒跚地走上 七番胜负大舞台,却在这里上演了自己人生最华美的乐章。

在第6届本因坊战七番胜负当中,桥本宇太郎背负着关西棋院的命运,迎接强敌坂田荣男的挑战,也迎来了自己棋士生涯的最高潮。

昭 和围棋史上浓墨重彩的争棋并不鲜见,但是像如此纠结着复杂的情绪、留下诸多遗恨和令观者血脉贲张的对决仍然是绝无仅有。日本棋院和关西棋院的冲突达到了无 以复加的程度,而在这冲突顶点的舞台上,登场的正是火团宇太郎与剃刀坂田。胜负大势的走向也完全是以几乎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形态展开,使得大对决的气氛越发 强化到令人窒息的程度。

第1局

东京本妙寺坂田先番中押胜

第2局

宇治花屋敷桥本先番4目半胜

第3局

下吕温泉坂田先番2目半胜

第4局

鹤卷阵屋坂田白番中押胜

第5局

甲府升仙峡桥本白番10目半胜

第6局

三朝温泉桥本先番10目半胜

第7局

伊势贺岛桥本先番3目半胜

第1局开始的时候是昭和二十六年(1951年)4月15日,第7局结束是6月28日,或者,更为精确地说应该是29日0时45分。到第4局时,桥本已经1比3落后,被打到了悬崖边上,但是在这生死一线的关头,他竟然连下三城,上演了一出大逆转剧。

众 所周知,在二十二年之后的昭和四十八年(1973年),林海峰在在第12届名人战中面对石田芳夫时也曾经上演三连败之后四连胜的神技。不过平心而论,第6 届本因坊战进行的时候毕竟不是林和石田的时代,当时整个棋界就只有 这一个头衔战,而且我们还必须考虑到对局双方其实是在周遭绝大的压力之下白刃相见的,因此相对而言,明显是桥本的逆转份量更重。

桥本只想着在最后的表演中下出尽善尽美的着手,展现无愧于本因坊名号的棋艺。

“棋局结束的时候,我的汗水擦不完似的流淌着,身体的各个关节似乎都在喀喀作响,好像全部都错位了。在我五十年的棋士生涯中,这次七番棋可说是份量最重、 重到无以复加的一场胜负。”

多年之后,桥本回顾这场比赛时做出了如上感言。

第 4局败北之后,桥本几乎已经彻底绝望了。在七番胜负中以1比3落后,常识角度想来的确让人难有信心。“胜负已经不再重要,关西棋院的事情也请暂且抛开吧, 只管下出漂亮的棋来。”理解和支持桥本的棋迷们依然热心,寄来了大量为他加油的信件。桥本自己也全然抛开了各种杂念,只想着在最后的表演中下出尽善尽美的 着手,展现无愧于本因坊名号的棋艺。怀抱着这样的念头,他走向了第5局的对局场。

然 而,尽管桥本确实已经不再有卫冕的奢望,但是这场胜负并没有到真正结束的时刻。尽管坂田在剩下的三局中只要再胜一局就可以如愿登顶,但是他毕竟还没有拿到 那一胜。胜利似乎是近在眼前,可是看到胜利和真正胜利之间仍然存在着难以察觉的鸿沟。坂田恰恰就忘记了这一点。或者,与其说是坂田自己忘记了这一点,还不 如说陶醉于本因坊指日就可夺回美梦的日本棋院全体的轻浮的心态影响了坂田,使他忘记了这一点。

5 月31日和6月1日两天,第 5局在甲府的升仙峡进行。比赛前夕,日本棋院还专门为坂田举行了一个激励会。可是,在激励会的名目之下,听到的全都是浮躁的对话,人们互相吹捧,一派庆功 会的样子。甚至已经有人开始大放厥词,预言着刚刚独立的关西棋院将很快走向没落。到处都是类似调子的发言。

原 本,伴随比赛逐渐展开,坂田的心也在不断地成长,渐渐抓住了成为霸者之心的关窍,可就在这时候,这成长的姿态悄然崩溃了。最终,没落的不是关西棋院,而是 坂田的心。在第5局之前,坂田正是被周围的这种轻浮的气氛包围着,他的心境悄然落到了低下的层面。诚然,坂田只要再挥一刀就可以将桥本腰斩于马前,但是他 的心已钝,他的刀已不再锋利了。

相 反,在此期间,桥本倒是在静心养性。平时他总是习惯在比赛前一天赶到对局场所,结束之后马上返回,但是这一次他却提前一天赶来,参拜了身延山(译注:身延 山位于山梨县南部的身延町,海拔1153米,是佛教日莲宗总院久远寺所在地),还在山麓住了一夜。刚刚来到升仙阁的对局场,桥本就说了一句:

“我引颈以待。”

后 来,人们在谈到以升仙峡一局为起点的逆转剧时,一定都会提起桥本的这句名言。这句话之外,升仙峡一局还留下了一个经典,那就是被称为“鬼之写真”的照片。 通常,对局照片的拍摄都是安排在比赛开始时、打挂前后及最终结束的几个时间段中。几乎看不到反映双方战至最白热化时候的任何照片,因为在对局进行当中,为 了不影响对局者的状态,摄影师是被禁止入内的。

大棋战制定像这样严格的规定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且第6届本因坊战对局的照片整体而言本来就不多。可是,就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每日新闻》的摄影师却不知用了怎样的手段成功潜入了对局室,在中盘最白热化的阶段偷拍了一张照片,这就是后世所谓“鬼之写真”。

当 时已是人夜,背景一片昏暗。坂田居于照片左侧,左肩前倾,右肩耸起,整个身体探向棋盘,下巴前突,两手的指尖夹着折扇的两端,眼睛牢牢盯住棋盘的上半部。 桥本左手搽于膝上,两肩微耸,一副威压的态度,好像要用自己的视线居高临下将坂田的视线死死钉在棋盘上。坂田的头发向后掠去,根根立起,桥本的头发则是指 向坂田的方向。照片上全然不像是两个阳间的生命,反而像是冥界之灵在格斗,而这格斗由于激烈至极反而 呈现出静谧的姿态。一见这张照片,人们就能感到似有森森鬼气向胸口压迫而来,真是一派不可思议的氛围。

虽然心态已经变得浮躁,但是坂田最初仍然充分展示出了自己鲜明、漂亮的棋风。他以独特的手法处处沾光,赚取着分数。第一天的封手,坂田打出了一着奇手,并以此为临界点,徐徐确立了优势。第二天晚饭的时候,坂田已经确信必胜了。然而在这之后,棋盘上却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桥 本看起来是在不断忍耐又忍耐,但实际上他是在隐忍待机。 此前,桥本仔细检讨了比赛前四局的进程,发现自己的下法总是会遭到坂田锐利的反击,不知不觉棋局就切换到了坂田的轨道。桥本原本是快速展开、见机行事、以 我为主的棋风。可是,桥本的构思往往都会被坂田以剃刀的锋锐切断,步调于是就被打乱了。桥本终于以独有的慧眼识破了这一点。因此,在比赛最激烈的时候,他 说出了“在棋的才智上,坂田的确比我高”的话。 桥本的话绝非简单的吹捧,但是这认识也绝对不会使他低头。事实上,这正是彻底看透了坂田全部才智的胜负师的语言。

桥 本已经心中有数,而坂田的失败自然就顺理成章了。在赛点的第5局,桥本没有发挥自己的风格,而是静静等待着坂田出招。这种针锋相对的方法正是桥本的非凡之 处。坂田的确是来势汹汹,锐气十足,桥本的局面似乎是一点一点地陷入了非势,可是他依然忍住自己的性子,彻底贯彻既定的战术。如果就此输掉,那只能说是完 败,但是在桥本的肚子里面,其实是藏着起死回生的玄机的。

棋近终局,坂田开始陷入了时间恐慌。更为要命的是,在左上角生死攸关的攻防中,坂田出现了误算,那些原本可以劫活的棋如果无条件被歼,棋局自然万事皆休。“鬼之写真”反映的就是那时的情况:坂田在全力计算上边的死活,桥本则死死盯着坂田的视线。

说 起战斗,真正困难的其实并非战胜对手,而是不输掉自我。坂田就输掉了自我。澄彻心志、站定脚跟的桥本,其情况和以前已经是判若云泥。桥本曾经说过“胜负是 一瞬间的事”,如果此时将这一瞬间翻译为面对面对局时的心理交锋,对他的话必定会有更深入的理解。事实上,这恐怕正是第5局的胜负处。

诚 然,尽管如此,实际的比分还是2比3,第6局对于桥本而言还是生死攸关,可是输掉自我的坂田已经不复往日的神奇,没有坚持到最后就自取灭亡了。虽然有执黑 和执白的不同,但是坂田和第5局一样还是输了 10目半。第5局还可以说是桥本终局逆转,但是第6局无论如何都只能说是坂田毫无作为的乐败之局。坂田是白棋,终局时盘面已经是15目的巨大差距了。如此 大差的棋居然到了最后还没有投子,可见坂田的心已经乱 了。

第6局在鸟取县三朝温泉进行,据说,濑越宪作在东京看了首日截至33手的进程,就做出了“这一局桥本君胜了”的预言。这种流传的说法多少带有一些谜一般的色彩,但是濑越从棋的进程判断出胜负的流向已经为桥本所左右,应该也是合理的解释吧。

第5局和第6局的结果固然可以说是胜负流向的改变使然,但是到了双方战成3比3之后,坂田也百无禁忌了,可以说局面又重新回到了五五开。

“面对这盘对局,我坐在棋盘前的时候也想下出漂亮的棋。虽然一心想着下出自己的风格,可是局面怎样也不能如愿。胜负就要在此彻底决定了,想着这一切,我意识到必须将全部身心动员起来,投入进去。”

后来,回顾这第7局时,桥本如是说。在如此重大的一局当中, 即便是桥本,心情也是很难平静下来的。

中盘刚过,桥本就放出了乾坤一掷的胜负手,显示出第5局和第6局中久违了的锐利的气。与此相对,坂田也下出了绝妙的应手。 桥本的胜负手是黑129手,坂田的妙手是白130手。

结 果,局面的天平再次开始倾向坂田,可是在这时候,3比1领先桥本时的心态在坂田心中悄然复苏了。他再度认定自己已经胜利在望。然而,对局并没有结束。胜负 的流向很大程度上是被对局者整理自己本性的能力所左右,而在这方面,桥本是领先坂田一筹的正是这种心理和精神层面的差异,使坂田总是无法取得最后的胜利。

局势逐渐微细起来,不久就进入了和棋或者1目胜负的状态。可是,一方方寸已乱,而另外一方则调子愈来愈好,结果差距意外地拉大了,最终竟然达到了3目半之多。

这场大胜负的对局场三重县贤岛志摩观光旅馆中聚集了关东和关西两方面的棋士及棋迷,总人数在百人以上。人们拥挤在研讨室中,心情随着从对局室传出的情报不停地转换着喜忧。此前对局时研究室中那种不和谐的气氛已经彻底消失了。

从第1局开始,在三个月的漫长时间当中,两雄竭尽死力地战斗,最终的结果惟有等待神的审判。观战室中的人们与其说是在观战,还不如说是在祈祷,这份感动完全占据了所有对局守望者的心灵。

桥本是年四十四岁,最终以一场结束了第6届本因坊战的七番胜负。据说因为这场比赛,他的体重足足下降了八公斤,可是这些消耗却使得他挽救了危机中的关西棋院。

在 七番胜负当中,面对着手握三个赛点的对手神奇逆转,这样的胜利恐怕比破竹四连胜还要更有价值。更何况,桥本还背负着关西棋院的命运,世间的评论原本已使他 无路可退,跨越了身体和心智上绝大的苦境之后,他的声名更加显赫,成为了棋界不可撼动的磐石。 至此,桥本的声望达到顶点,即便到了今天,日本棋院也无法以一指之力加诸关西棋院,这现实的牢固基础正是在那时构筑起来的。

同时,桥本的神奇逆转剧也强迫坂田进入了其后长达十年的雌伏期。然而,我们不能忘记的是,正是因为这漫长的雌伏,坂田的才华才会在后来集中爆发,绽放出令人目眩的棋界奇葩。

 

15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AI作弊走入韩国定段赛 绷带内藏耳机显”神之一手”

小K将耳机藏在左耳的绷带内

近日,原本就风起云涌的韩国围棋定段赛赛场迎来大高潮。原因是有参赛棋手使用AI作弊,而协助他的是位从未谋面的网友。这是围棋界第一例抓到实质证据的作弊事件。

韩国围棋定段赛从预选赛到八强战,均采用双败淘汰。作弊事件发生在64强赛的第一局,也就是1月14日上午。对局时,A选手感觉对手小K的棋隐约有些不对劲,赛後第一时间找到裁判。

14日下午,64强赛第二局开赛前,韩国棋院加紧安检工作。结果,工作人员在耳朵缠着绷带的小K身上查出了耳机丶微型镜头和收信器。小K将这些东西分别藏在耳朵的绷带内丶衣服的扣子上和衣服里。

面对众人质问,小K自称在网上下棋的时候无意中认识了一位棋友,这位棋友说能帮小K在定段赛作弊,只需要小K在定段成功後给予其一定的报酬。面对如此诱惑,小K没有过多思考就答应了。不久後小K收到了快递来的多种作弊用电子设备,并在该棋友的指导下,学会了设备的佩戴。

小K辩称自己的定段赛作弊是从64强开始的。预选赛时虽然戴了设备,但因收不到信号就没有使用。

据知情人爆料,韩国棋院於1月17日召开运营委员会议。会议将考虑决定是否要报警,让警方对小K丶协助小K作弊的棋友进行调查。韩国棋院方面也将商讨是否要对小K作出终生不得参加定段赛的处罚。

因为作弊案件的发生,原定在15日下午进行的32强赛被叫停。16日上午比赛恢复正常,但安检更升一级,韩国棋院动用金属探测仪,对每一位进场者安检。

来自 PGS围棋站

214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泰山崩而色不变 — 原爆之局

围棋史上最卖命的一局!原子弹都炸下來了还继续下!?

指发生在1945年8月6日举行之第三期本因坊战的第二局。对局者分别为桥本宇太郎本因坊(本因坊是本因坊战胜者之称号)和岩本薰七段,地点在广岛市郊区五日市町(现佐伯区吉见园)。棋局正在进行之时,美军在广岛市投下原子弹。因对局场所是位于广岛市郊,两位棋士均幸免于难,但是核爆炸的冲击波仍然使棋局一度中断。棋局于原爆当日结束,执白的桥本本因坊以五目优势胜出。

对局的第3日,8月6日上午8时15分,棋局下至第106手。此时美军的B-29轰炸机,艾诺拉·盖号在广岛市投下的原子弹爆炸。强光与大爆炸将门吹倒,围棋定石乱飞,玻璃窗变得粉碎,桥本昭宇本因坊被吹跑,在院子蹲下来,濑越木然坐在席上,岩本全身伏在棋盘上。

桥本宇太郎的自传《围棋专业五十年》中有详细记载:

“对局前两日平安无事,第3天空袭警报解除后,双方立即着手对局。不久空中掠过一架美军飞机,随即飘落一个降落伞,霎那间一片闪光直射大地,对局室白得煞人,接着乌云翻卷,狂风夹杂着雨点直扑对局室,门窗玻璃全被震碎,濑越木然坐在席上,岩本全身匍匐在棋盘上,桥本则被甩到室外。此时10公里之外的广岛已化为废墟,然而当时两位对局者以为只是一般的空袭,简单收拾对局室后,续战桥本以5目获胜。直到返回东京的途中,才知道是原子弹爆炸……”

据岩本薰的回忆录说:

“突然强光与大爆炸,然后地面好像发抖砰地发出声音了,是从没听过的糟糕的声音。同时爆炸气浪来,窗玻璃变得粉碎了。……令人吃惊的是,在厉害的爆炸汽浪时我在围棋盘上打的伏……,观察员濑越木然坐在席上(据本人“腰脱落,不能动”)的。”

对局一时被中止,但是打扫了房间之后又被重新开始。对局两人一直对局到中午左右结束。执白的桥本本因坊以5目优势胜出。

而观察员濑越,桥本宇太郎,岩本薰分别于1972年,1994年,1999年以83岁,87岁,97岁高龄去世。

25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