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围棋故事 (5)

(二十一) 天保的内讧

丈和一仗打垮了“倒阁派”后,以他的棋力,做一辈子的棋所是毫无问题的。然而天不从人愿,没过多久,丈和的联合战线就发生了一场大内讧。

原来丈和为人,太过冷酷无情,办事全不思留条后路。那林元美鞍前马后,费尽心机帮他运动棋所,为的就是一张八段免状。不料事成之后,丈和过河拆桥,干脆不肯认帐。其间林元美也曾一再旧事重提,丈和却始终不置可否。由于此事乃私下交易,林元美虽怀恨在心,也不敢公然发作。

天保八年(1837),安井知得病重,请求丈和将迹目安井俊哲(即九世算知)升为七段,以便执掌门户。也许丈和因心中愧对知得,竟然同意了。林元美闻讯,趁机又向丈和要求升为八段准名人,不曾想被丈和一口回绝。林元美气得浑身发抖,一怒之下,再也不顾厉害,把当年丈和运动棋所的隐私,一古脑地抖将出来,一时棋界大哗。不仅如此,林元美还在幻庵的支持下声讨丈和,公然向丈和挑战,宣布舍命也要与丈和下二十番争棋。

丈和做梦也想不到,林元美竟如此“有种”,不禁顿足长叹,懊悔不已。

如此一来,丈和臭名远扬,不仅弄得自己羞愧难当,无地自容,连元老们也暗示他赶紧退位。丈和自知此事已无挽回,只得宣告退位,时在天保九年(1838)。

事实上,丈和之退位实乃棋界一大损失。他在棋所任内仅仅七年工夫,便写了两部很有名的书。一部是《国技观光》,内中收集了自己文久、文政年间的让子棋及让先棋的佳作,共七十三局,可视为指导棋的经典著作;另一部叫《收枰精思》,其中收集了五十盘名局,并做了详尽讲评。此外还为门人写了一篇戒律,由浅入深地阐述了围棋整体战略,实为丈和一生之心血结晶。这些都是被后人认为极有价值的著述。若丈和好自为之,善终棋所任内的话,想必更有一番贡献。全怪他“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一代英豪,落了个灰溜溜下台的结果。

丈和退位的同时,立师父元丈之子丈策为迹目,算是报答师恩,但他深知幻庵因硕的厉害,恐怕丈策敌不过幻庵,所以预先安排,立棋力远胜丈策的土屋恒太郎为丈策的迹目,改名秀和。事后证明丈和这一番布置,确实有远见卓识。

天保十年十一月,心灰意懒的丈和终于退隐。幻庵闻讯大喜,以为是天赐良机,便迫不及待地以唯一八段之尊申请做名人棋所,此时幻庵已四十二岁了。

十三世本因坊丈策已得丈和的锦囊妙计,早就成竹在胸,当即提出反对,并指派秀和来与幻庵下争棋。这真是“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幻庵不由大吃一惊。原来幻庵以为丈策棋力平平,不敢出头相争,却不曾料到丈策会把迹目秀和派出打头阵。幻庵暗想:“久闻秀和号称七段,实有八段实力,连丈和都惧他三分,现下看来,似乎此言不虚。”他乃机警之人,当然不肯贸然出战,于是去疏通关节,让有关部门扣住秀和的挑战书,不呈给元老们, 企图瞒天过海,不战而获棋所宝座。这一着果然厉害,秀和递交的挑战书便似泥牛入海,音讯皆无。丈策一看苗头不对,就直闯公堂要求批复。主事官员早就得了幻庵好处,厉声呵斥道:“大胆!因硕准名人申请棋所乃名正言顺,这也是我等同僚的意思。秀和不过是七段上手,竟然要下争棋,简直是无理取闹!还不快快退下。”丈策见主事官员动怒,吓得面无人色,但此事干系太大,有关坊门之兴衰,只得颤声答道:“名人棋所乃棋坛圣位,须众望所归。祖宗有法,对棋所任命如有异议,可争棋解决。觉难以驳回,又怕丈策不管不顾地混闹起来,元老面前,自己面子不好看,只好将挑战书送呈元老。

不久,元老们批示:依古例,同意进行二十番争棋。

幻庵因硕到底学过《孙子兵法》,一计不成,立即先声夺人,公开说道: “我是顾惜坊门声誉,不忍心让秀和出乖露丑,既然他自讨苦吃,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丈策也反辱相讥,四处扬言道:“因硕想做棋所,简直白日做梦!他有何才学?连八段准名人都是骗来的,诸位等着看热闹吧。”幻庵闻言,气得发昏,暗地发狠要教训秀和。双方明里唇枪舌剑,暗里调兵遣将,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场空前大战就在这种情势下拉开了战幕。

(二十二) 献身的争棋
天保十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争棋正式开始。不仅四大家头面人物无一缺席,而且全国一流好手全都赶来观战,可谓盛况空前。

由于幻庵因硕是八段准名人,定为秀和受先。但见二人神色肃穆,皆以目观鼻,以鼻观心,似老僧入定一般端坐盘前。整个赛场也鸦雀无声,其气氛似乎比丈和、因彻之战更觉严重(见棋谱)。

从布局开始,双方便冥思苦想,每一子落盘,均要算上个百遍千遍。结果第一天只下至31手,第二天下至45手,第三天下至71手,第四天下至91手,简直象是龟兔赛跑。秀和确实厉害,初逢大战,竟然毫无怯意,下得颇有大将风度。他的棋风很有些现代名家的特点--善取空地。这一特长,后来到棋圣秀策手里被发挥得淋漓尽致,此是后话,按下不表。

下到第五天时,幻庵虽费尽心血,白棋仍未见丝毫便宜,几乎急乱了方寸。秀和的黑99手一打出,幻庵只觉喉头甜腥,一股热血涌到嘴里,几乎喷将出来。此时幻庵已杀红了眼,硬把一口血水咽回肚里,欲拼死再战。多亏丈策心细,发觉他嘴角渗出血丝,心中不忍,当即通知停弈,让井上家的门人扶幻庵回去。见此情形,众人顿时想起五年前的赤星因彻来,个个不寒而栗。

此时幻庵如趁机高悬免战牌,大可体面下台,但此人虽有心机,棋上却从不含糊,仅过了五天,便通知再战。全日只下了六着,下到 105手又打挂了。次日下到 117手时,幻庵于焦心苦虑中,终于大口吐血,吓得众人乱成一团。

那幻庵因硕也确实了不起,明知此局必败,二次吐血后,仍死战不退。仅休息一天,便又出战。居然日以继夜,苦撑至翌日清晨把全局下完,结果黑棋四目胜。众人眼看着幻庵已面如槁灰,还在奋力拼杀,均感悲壮无比,敬畏之心油然而生。

这局棋整整下了九天一夜,堪称精彩绝伦,更因幻庵二次吐血,而名气大增,被日本棋坛称为“献身的争棋”。幻庵虽败,却壮志未减。本待拼命续战,终因吐血之后元气大伤,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得抱恨撤回“棋所申请”。

此后,幻庵养精蓄锐,卧薪尝胆,片刻不曾忘了报仇雪恨。如此过了两年,幻庵自觉身体康复,棋力也有长进,便欲卷土重来。但他上次输给秀和,多少有些内怯,为防万一,便走一位姓矶田的元老的关系,要求矶田安排一个机会,让他与秀和再下一局,一来探探虚实,二来如执白棋打败了秀和,便可得到元老们的支持,不战而一步登天。果然矶田答应帮忙,遍邀名手聚会家中,并提前通知秀和对局之事。

秀和心中雪亮,知道此举乃幻庵授意,欲待拒绝,又恐幻庵借题发挥,说他胆怯避战,只得承诺对局。

天保十三年五月十六日,两雄“必死”的决斗再度开始(见棋谱)。幻庵爱徒死于丈和之手,自己又被秀和打得吐血,这二代深仇报在今朝,恨不得将秀和一口吞下去。故秀和黑 1占小目后,幻庵立即挂角,活脱一副拼命的架势。黑 3占角后,白 4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竟将坊门的杀手锏-大斜使将出来,于是,激战由此开始。双方短兵相接,杀得天昏地暗,谁都无暇去抢占右下的空角。那幻庵自吃败仗后,苦心修炼,此番再战果然不同凡响,只见白棋着着凶狠,步步紧逼,下到白66终于围起上方大空。

白70是声东击西的好手,既瞄着 A位冲断,又准备72位搭下。秀和抱头苦思了一番,只得71补断,否则被白冲断67一子,不但白中央孤棋安定,而且中腹还要成空。

黑73下扳时,白74如在75位退,形势并不坏,但幻庵求胜心切,偏要斩尽杀绝,以为白74夹,黑只能99位挡,白可于76位痛快无比地先手打,再77位长,如此白棋显然优势。却不料黑75竟然扳打出来,幻庵不禁暗骂秀和找死,当即76、78打住。此时黑右上一块陷入重围,只有于99位打劫,但此劫白轻黑重,何况白在左上劫材丰富,故幻庵78手一下,神色甚是得意。

殊不知,秀和的75打出,早设下埋伏。黑79以下至95,反倒先手将白棋断开,然后再99开劫。如此一来,黑在上边生出了无尽的大劫材,再无劫败之顾虑。结果一场混战后,黑 143提清消劫竟成为先手。白 144、146 只得补活,于是黑 147终于抢到了右下角空,局势再度不明。黑 157后,下方的黑地规模极大,白棋似乎不利,不料白 158单骑突入,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万分。对此,秀和不敢怠慢,全力应战,白 162以下是幻庵得意的腾挪,至白 180止,居然在黑空中安然成活。

下到黑 235手时,形势极度细微,还是难分胜负,谁知幻庵忽然心血来潮,觉得右下黑角似乎有棋,顿时动起手来。原来他的脑中已有参考图的蓝本,至白21提,右下角可成打劫活,则黑棋必败。不料几着下去,秀和视若无睹,全都照应不误,并无惊慌之色,幻庵不禁狐疑起来。再仔细一看,不由“啊呀”一声。原来参考图中白17扑时,黑18有19位反扑的妙手,白只有20位团,黑18位退,白因气紧无法在 A位叫吃,但如17位提,黑18位“打二还一”,角上是个“盘角曲四”,等于死棋。幻庵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连忙收兵,但已亏了六目,结果恰好就输了六目,否则大可战成和棋。

可怜幻庵心高命薄,好好的和棋变输棋,把做名人棋所的良机白白放过,恨不得撞死当场。这局棋共下了三天,真可谓是从头到尾绝无冷场的精彩好戏,也是幻庵毕生之代表作。日本棋坛称之为“失棋所的名局”。

按说幻庵再败之后,理当知难而退,但他自信太过,偏偏不到黄河心不死,两局下下来,反觉秀和棋力也不过如此。转眼球去冬来,一年一度的御城棋赛又将来临。幻庵因硕自然不肯放过这一机会,便跑到元老稻叶丹后守的家里,再三拜托,要求与秀和再决死战。

稻叶觉其志可嘉,颇有成全之意,但是怕幻庵再输,万一出点意外,自己帮忙反变帮凶了,故沉吟不答。经不住幻庵死磨硬泡,最后不由稻叶不答应。当时幻庵八段,秀和七段,手合应是先相先,幻庵即已拿过二盘白棋,这次应执黑棋,但幻庵坚决要拿白棋,硬说拿黑棋胜之不武,稻叶也只得依他。

十一月十七日,两雄重作第三度决斗(见棋谱)。幻庵自知此乃最后一搏,赛前已破釜沉舟,准备孤注一掷。果然一开局,便气势凶猛,至白50将黑棋左右分割,试图分而歼之。无奈秀和圆滑变通,沉着应战,应付得头头是道。白86长后,从上边至中央的一块黑棋,看似十分危险,可秀和胆略过人,算准了有惊无险,毅然脱先抢占89位的要点,反在下边围成大地。幻庵恨得牙痒痒的,却也无可奈何。

下到 119手,白地已明显不足,但右上黑棋尚未取得绝对联络,如 A位冲断成立,白棋局面顿可改观。幻庵处心积虑待机而动。白 122、124 是所谓“鬼手”,声东击西,暗暗布置罗网。图穷匕现!白 136刀光一闪,只要黑于 153位顺手一挡,白立即于 A位冲断,多了白 136一子,黑棋已无法于B 位吃掉白二子,右上黑大龙便要被擒。果然秀和不识圈套,白 136一子刚一落盘,便不假思索伸手要下子,此子如下,必在 153位,眼看着秀和中盘败的厄运难逃。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猛听得旁边“啊哟”一声,一只杯子给打翻了。原来正是秀和的得意弟子桑原秀策闯的祸。秀和不由瞪了他一眼,这一眼便救了秀和的命。但见秀策一面孔惊慌失措的严重表情,似乎其中另有缘故。秀和何等机警,手中的棋子便不肯往下落了。定睛细看,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于是黑 137不下挡而上扳。真是“鲤鱼脱得金钩去,摇头摆尾再不来”,幻庵煞费苦心设下的埋伏,却被一只杯子给轻轻破去。

幕府年间,四大家出奇制胜,常常有所谓“秘藏弟子”,非到高段或上手地位不公之于众。这桑原秀策便是秀和的秘藏弟子。此时秀策才十四岁,奉命在旁担负记谱工作。一见老师失察,他急中生智,连忙翻杯示警。幻庵虽觉这只杯子倒得有点蹊跷,却万没料到一个小毛孩子竟有如此能耐,暗通消息。他见秀和悬崖勒马不肯上当,唯有咬牙暗恨而已。黑 139手补后,全盘固若金汤,幻庵神通再大,也回天乏术。261 手终局,白棋又输了四目。

一败、二败、三连败,那幻庵因硕垂头丧气回到家中,脸色白里透青,难看之极。井上家众门人知老师难过,谁也不敢来多嘴多舌。时已夜深,幻庵在房中挑灯独坐,悄然沉思,只觉一种说不出的悲凉抹上心头。自念六岁死了父母,承师恩服部因淑抚育成人,苦心授艺,盼我出人头地,可如今一败涂地,恩师于九泉之下怎能瞑目?后失十世井上因硕,对我亦可谓恩重如山,立迹目时,有多少嫡传弟子,甚至亲生儿子,他都不要,偏偏选择本人,还不是期我能光大门楣?如今我却给他们丢人现眼,实属井上家之罪人,还有何面目见江东父老?一念至此,幻庵五内俱碎,痛不便往后山奔去。

时值隆冬,山顶之上寒风呼啸,吹在身上有如刀割一般,幻庵神态恍惚,并不决冷,双脚被山石割得鲜血直流,也全然不知疼痛。奔至井上家历代祖师的骨灰塔前,双膝跪倒,拜了四拜,口中喃喃道:“不肖弟子第十一代家督安节,无德无能,有辱本门,万死不足赎罪….”口中念着,便去腰间摸刀,却不料奔得匆忙,佩刀未曾带来,幻庵一时倒没有主意,但他死志已决,站起身四下观望,只见山后峭壁下黑沉沉深不可测,将心一横,紧跨数步,纵身便跳。

(二十三) 千古疑案

话说幻庵连遭败绩,自觉无颜再世,便要跳山自尽。那座山虽不甚高,但怪石林立,古木参差,其锐利不在枪矛之下,幻庵这一跳,哪里还有命在?就在此时,忽闻一声大喝:“师父,休得如此!”幻庵不由一怔,只见一条人影飞掠而至,将他一把抱住。

幻庵定睛一看,来者并非别人,正是他的弟子三上豪山。原来三上豪山为人忠心耿耿,事师最诚,见老师神色不对,一直放心不下。幻庵刚一出门,即被他察觉,恐生不测,忙暗中相随,只是不明老师真意,不敢声张。及至见幻庵直奔崖边,才猛然出手相救。他棋力虽只三段,却是柔道好手,多亏了身手矫健,终于救了老师一命。

大凡自杀者,全凭一鼓作气,今幻庵受此一阻,刹时间魂归复体。眼见弟子来救,忽觉心中一酸,眼泪夺眶而出。三上连忙劝道:“老师休要烦恼,胜负乃兵家常事。常言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那本因坊秀和所惧者唯老师一人,老师若寻短见,岂不正合此人心意!”幻庵听了只是连连摇头。三上知道老师心高气傲,愧对同门,故心中死结未解,暗念响鼓必须重捶,于是正色道:“老师只顾自己名节,就不顾本门荣辱了吗?目前迹目未定,老师责任未了,如此时寻短见,我等群龙无首,灭门之祸立至,老师岂不成了井上家的千古罪人!还望老师三思。”

果然幻庵闻言如雷贯顶,豁然省悟,惊出了一身冷汗,当即止住悲声,随三上一同回家。

不过,幻庵经此大变,死志虽消,但争名人棋所的雄心亦付东流,只想调教一个贤徒,去打败坊门秀和。他自知门下弟子高段者虽有,但要指望他们打倒秀和则是今生休想。于是四海云游,决心寻到继承井上家衣钵之人。此事真如大海捞针,毫无把握,但有志者事竟成,不出半年,居然被他如愿以偿了。

那一日,幻庵行至越前。越前地处江户(东京)西方,靠近日本海,乃风景胜地。该地有个职业赌徒名唤本保外吉,靠赌钱挣下了一个家业,中年之后,忽然天良发现,洗手戒赌,转而下起围棋来。此人生性豪爽,颇喜交游,故四大家棋士大都认识他。幻庵曾与他有过交往,二人谈天论地,颇觉气味相投。故而此番既到越前,少不得要去拜访外吉。外吉一见大喜,忙摆酒为他洗尘。玩赏,二人同卧一室,促膝长谈,话题自然离不开与秀和争棋之事。幻庵讲到悲壮之处,忍不住声泪俱下,把个外吉听得热血沸腾,恨不能立即去斩了秀和的人头。不知不觉间,天已破晓。

第二天,外吉一早便匆匆出去,晚上忽然带了一个小童进来对幻庵说: “先生欲寻佳弟子,外吉理当尽力。此童名唤辨治,乃佐渡岛人氏,今年十一岁,据说资质俱佳,特去领来请先生面试。”

幻庵与辨治试下了一局五子棋,果然此子不凡,将幻庵杀得大败。幻庵喜出望外,再一问,原来辨治与自己身世一样,也是自幼父母双亡,同病相怜之中,更觉亲切,当即收他为弟子。如此一来,幻庵再不思云游,第二天清晨便辞别外吉,携徒东归。

回到家中,幻庵一心一意地闭门授徒。那辨治果真聪明绝顶,闻一知十, 进步神速。第二年,棋力便有二段。幻庵心花怒放,将其视为掌上明珠一般。不料乐极生悲,不久辨治去越后游玩,竟就此一去不返。数日后,尸首被人于水边发现。经验查,身有伤痕似非失足落水而亡。幻庵一闻凶讯,当即昏倒,救醒后哭得死去活来,其状真是惨不忍睹。

此事传出,顿时轰动棋界。因为辨治乃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可能在外边有仇家,又未曾带有钱财,自然不会是谋财害命,所以颇有一些人猜疑是本因坊家所害。但当时辨治棋力不过二段,其进步情形外人未必知道,坊门怎会动此恶念?何况秀和傲视群雄,身边又有了秀策,想是不会将辨治放在眼中。说坊门所害,实有些牵强。还有人认为是同门相妒而下的毒手,连幻庵本人也信此说,但现场并无留下任何蛛丝马迹,遍审门下弟子,也未发觉丝毫可疑之处,只得作罢。

凶手是谁?为什么要害辨治?一直迷雾重重,直到现在也不明所以,竟成为日本棋史上的千古疑案。

幻庵失去爱徒,心如死灰。自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何苦再与坊门做死对头。丈策、秀和的同意,将当年丈和留做人质,一直留在井上家的长子梅太郎(六段)改名秀彻过继井上家。弘化二年(1845),幻庵因硕宣布退位,由秀彻继任井上家十二世因硕,自己则带着三上豪山浪迹天涯。至此,二家的冤仇终于告一段落。

(二十四) 幻庵其人

凭心而论,幻庵因硕确实有名人资格,连退隐的丈和,看到他与秀和争棋的谱都叹道:“因硕之技,足以任名人棋所,可惜生不逢时。”不仅如此,他为人之豪迈大度也令人赞叹。就拿丈策派迹目秀和争棋一事来说,自古从无让迹目出面争棋的例子,因为此举实于掌门人面子无光。因硕如怯战,大可向元老据理力争,如此坊门也有难言之苦,那么幻庵不战而登棋所宝座也未可知。但他偏偏公然应战,要光明磊落地打败秀和,这等气魄确实难得。除此之外,幻庵因硕还有许多值得大书特书的轶事。

弘化元年(1844),列强觊觎日本,随着俄国公使首先越海抵日,日本“闭关自守”的国策开始动摇,全国上下人心浮动。同年五月十日夜里,江都千代田城突然失火,城廓皆被烧毁,死伤者不计其数。一时江户市(东京)留言四起,人人皆以为战争爆发。幕府为安定民心,依古例下令全国诸侯上交重税,重修千代田城。幻庵闻知,认为时局动荡,此举不仅不利于“安定团结”,反而徒生祸端,自思“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便鼓勇拜托胁阪淡路守,向幕府上书直陈利害。元老们见区区一个棋人,竟敢干涉朝政,不由大怒,命幻庵闭门思过,等待处罚。不料,将军看了幻庵的谏书,深以为然,传命诸侯立减税金,安抚民众,不但不处罚幻庵,反而将他唤来大大嘉奖一 番,并赐以若干财物,把元老们惊得目瞪口呆。原来,当时以德川家的权势,向诸侯征收税金,谁敢不从?何况,重修千代田城的费用由诸侯分担,乃是古例,谁又敢说半个不字?幻庵却甘冒杀身之祸,为民请命,其过人之胆识着实令人敬佩。后来各诸侯闻知此事,纷纷派使者聘幻庵为己用,一时井上家门庭若市,车马不绝,幻庵因硕大名遂不胫而走。

幻庵因硕不仅胆识过人,而且胸怀仁义,他虽生得黑紫脸膛,满面黑斑,目光炯炯,看上去狞恶无比,但对子女门人却爱护有加,故深得众门人爱戴。幻庵曾续有一妾,其妾水性杨花,见幻庵只知习弈授徒,不大理会她,故心生怨恨,后来竟勾搭上幻庵的一个门人。二人恐被幻庵发觉,双双潜逃至市内深巷隐居。众门人虽知此事,但害怕触怒老师,谁也不敢说破。然而,幻庵使人四下探听,终于查到此二人去处。一日,幻庵暗命一名仆役背着棋盘棋子,随自己悄然前往。那门人子私奔后。终日心怀鬼胎,龟缩在家,弄得穷困潦倒,心中颇有悔意。此时一见幻庵,吓得魂飞魄散,跪地磕头不止。不料,幻庵并未发怒,反而命二人起身,然后说道:“艰难贫困,人之名节不可失!你们新婚不久,想必除了下棋难有其他爱好,今赠棋具一副,希望勿弃此道,勤勉用功。”说罢,命仆役送上棋具和银两。二人闻言羞愧难当。那门人悔恨交加,又深感师恩,从此昼夜用功,不敢须臾怠懈,最后升为七段上手。此虽是小事,但幻庵爱护门人之心,可见一斑。

幻庵行事虽有使诈用计之时,但大体来说,为人相当正直,特别对于弈道,实无愧“光明磊落”四字。当初,德川幕府大力扶持弈道,是因其技艺优雅,静坐盘侧,能于黑白之间,悟出军事上的战略战术,乃至国家经济之奥妙。然而围棋发展至鼎盛之时,世人不问士农工商,不论其技艺之优雅,全然忘了弈道之真髓,甚至专靠赌棋骗钱。此风蔓延至专门棋士之中,危害更大,围棋被当做巴结权势、钻营谋私之工具,闹得棋坛乌烟瘴气。幻庵目睹此弊端,长叹道:“此风不除,我等棋人有何面目见先祖于九泉!”于是在嘉永四年(1852)写了一部《围棋妙传》,公开抨击棋坛之弊风。不仅如此,幻庵为门人立下三条戒律,命弟子坚守不二。其中第二条定得好:“围棋之道心术之正为本。除己杂念,方能专心事之,然以诈谋伪计取胜,最不足取。”后人闻知,皆赞幻庵。

幻庵与秀和争棋虽连遭败绩,但众人皆知他乃是刚勇之人,必当鼓勇再战。不料幻庵突然退位,并与坊门握手言和,时人颇以为怪。原来幻庵见坊门势大,自知不可勉强,于是暗地里对三上豪山道:“如今看来,我欲在日本大展宏图已不可能,想这弈道乃源于中国,不如西渡大海,于中华大国创一门派,倒可大大施展一番。你意如何?”三上道:“老师所言极是,弟子敢不舍命相随?”二人计议已定,当即着手准备,故而幻庵才有与坊门言和之举动。

当时幕府实行锁港政策,严禁百姓私自出海,幻庵雄飞海外的计划真可谓胆大包天。为了遮人耳目,他师徒二人诡称云游,先去各地名胜游览一番,然后来到长崎。是时长崎乃日本出海的最佳地点。幻庵师徒满怀热情,恨不能马上乘舟西渡。但长崎港禁令森严,一时没有机会,只得滞留长崎,待机而行。

在此期间,坊门的胜田荣辅正巧到长崎来游玩。此人棋力虽只有五段,但颇有些自命不凡,平日总以坊门高徒自居,一听说幻庵因硕在此,当即找上门来请求对局。幻庵正闷得发慌,满口答应,于是二人整枰开战。荣辅原以为退休的幻庵威风皆失,再厉害也只是纸老虎,便想捡便宜,杀杀老头子。不料,一交手便被幻庵杀得落花流水,竟然连输三局。第四局荣辅绞尽脑汁想翻本,无奈二人棋力相差悬殊,仅仅下了58手,便又成为白棋的绝对优势(见棋谱)。

幻庵因平日片刻不曾忘了西渡之事,此时见荣辅一筹莫展,抱头苦思,忽然触动了心事,不禁为西渡不成大感烦恼起来,再也无心去想棋了。如此便被荣辅乘虚而入,走出了 129的妙手来。黑 129一落盘,幻庵才发觉右上十一个子已被无条件吃掉,不由大吃一惊。连忙宣布打挂。那荣辅出来得意洋洋,四处扬言道:“因硕老头子真不知趣!大棋被吃,败局已定,还装模作样打什么挂?”有好事者去问幻庵,幻庵笑道:“我虽损失不小,但未必会输。如果双方棋力相当,此棋必然是和局,但以荣辅之技,只怕还做不到这一点吧。”结果幻庵果真赢了一目。为此,荣辅脸面尽失,当天夜里就灰溜溜地离开了长崎。此局在日本也很有名,被称为“败局的妙手”。可惜原谱只有 200手,是为美中不足之处。

嘉永六年(1853)六月,也就是与荣辅对局的半年之后,幻庵实在等不及了,便与三上豪山商议,决定冒险渡海。于是选择了一个晴天顺风的日子,以舟游为名雇了一条小船,备了一些酒饭,就悄悄出海了。是日晴空万里,清风拂面,细浪拍击着船舷。那船家斜依船舵正自昏昏欲睡,忽见幻庵捧上一杯酒来,低声说道:“实不相瞒,我渡家性命不要,这一叶小舟也万万渡不过海去!”话未说完,旁边的三上豪山抢上前来,将一口雪亮的腰刀架在船家颈上。船家无奈,只得遵命西行。却不料,不久天气陡变,逆风大作,浊浪滚滚而来。船家历来甚惧风浪,此时此际却心中暗喜,苦劝返航。二人不为所动,命奋力前进。船家只得趁风大浪急之机,悄悄转舵,任小舟随波飘流。幻庵师徒全然不觉,以为风浪所致,只得仰面长叹道:“呜呼天不助我,我无缘与中国名士相切磋,惜哉!惜哉!”这样整整在海上漂泊三天二夜,才九死一生于九州登陆,所带的毕生积蓄尽付大海。幻庵至此才死了雄心。二人上岸后,住在佐贺县
的老友谷田蓝田家里,蓝田替他们想办法,设馆教棋,以维衣食。幻庵既不得东归,索性广收弟子,不问棋力如何,只要申请便授以免状,故而佐贺地方大都是井上家的门下。六年后,幻庵病死,享年六十二岁。弟子三上豪山随即不知所终。

(二十五) 秀彻发狂

就在幻庵、豪山师徒二人遍游名山大川之际,井上家突然出了一件耸人听闻的大事。幻庵的继承人十二世井上秀彻,突然神经错乱,用刀砍死了弟子镰三郎!顿时成为棋界的头号新闻。

原来,秀彻身为本因坊丈和的长子,却失欢于乃父,十几岁便作为人质被丈和送到井上家。彼时正值坊门与井上家水火不相容之际,井上家当然视他如“卧底”的奸细一般,对他严加防范。偏偏坊门棋士因他长住井上家,也对他异常冷淡。秀彻长期受此压抑,精神自然非常苦闷。按说秀彻的资质相当不错,他和秀和从初段升至五段,均在同一年里的同一天,可惜忽然患了眼疾,只得辍弈数年,待眼疾治好之后,秀和已远远超到前面去了。秀彻二十一岁的时候,父亲丈和隐退,丈策继位,还立了秀和为迹目,自知继任坊门家督再无可能,只得借四海云游发泄郁闷。后来虽经幻庵扶持,立为井上家掌门人,但他精神上已落下毛病。

开始,秀彻尚能自持,处理事务循规蹈矩,并无大过失。三场御城棋,第一场先番赢了九世安井算知三目,第二场白棋输给坂口仙得四目,第三场白棋输给算知二目。成绩虽不算好,但也还差强人意。而且在弘化三年,他居然执白棋赢了桑原秀策,一时引起轰动(见棋谱)。

此局秀策一开始,就弈出35、41二着坏棋,顿时被白棋抓住机会,围歼一块黑棋,以后秀策虽尽腾挪之能事,大转换,大攻杀,竭力挣扎,无奈秀彻应付得头头是道,不给秀策可乘之机,结果黑棋到底输了八目。那秀策先番必胜,就唯独输给了井上秀彻一局,故而一般人对秀彻的棋力还是相当推崇的。

不料,后来井上秀彻的情形就不大对头了,常常独自一人发怔,再不就喃喃自语。众门人及亲属对此甚感忧虑。一日,秀彻由弟子镰三郎陪同,到某寺院去游玩。正玩得高兴时,秀彻忽然狂气大发,猛地夺过镰三郎的佩刀,举刀便砍镰三郎。镰三郎猝不及防,这一刀砍了个正着,立时鲜血四溅,心知老师发病,转身便逃,一边大呼救命。秀彻举着血淋淋的钢刀紧追不舍。寺中游客见秀彻凶神恶煞的吃人相,皆惊呆了,谁也不敢出头阻挡。片刻之间,秀彻已赶到镰三郎背后,照着他的脑袋又是一刀。镰三郎听得脑后风响,心中大急,一纵身便跳进了旁边的莲花池,这才躲过了第二刀。但他身受重创,又遭水淹,及至被救上来时,已奄奄一息,挨到第二天,终因失血过多,呜呼哀哉了。

井上家得知凶讯,连忙把秀彻禁闭起来,一边派人去和被害者家属交涉,一边派人去疏通官府,还有人去走权贵的门路,其混乱之状实非言语所能形容!

原来镰三郎这人极不好惹,其父乃细川家的重臣,权势甚大。这场官司一打起来,后果不堪设想。而且镰三郎的两个弟弟,闻兄惨死,气得暴跳如雷,立时就要拔刀相问,去找秀彻拼命。幸亏镰三郎的父亲深明大义,止住二子,好言劝道:“镰三郎为秀彻所杀,骨肉之情,能不悲愤?然而井上家当年有大恩于细川家,如无井上家的资助,细川家哪有今日!是故主公对井上家礼遇有加。我等做臣子的,当唯君是命。依我之见,不如就此断了报仇之念,免得彼此不利。何况,秀彻与镰三郎乃师徒之份,既为其师所杀,我们要报仇,理由也未必就很充分吧?”二兄弟闻言,明白了父亲的苦心,遂作罢。于是派使者火速赶到井上家,将“善理后事,不予追究”的意思告知。井上加家惊喜过望,人人感激涕零。

此案和平解决,不仅井上家大感意外,世人也甚以为奇。按说,日本武士道精神最重恩怨,有仇必报。秀彻杀了镰三郎,居然毫无后患,当然令人不解。于是传出了一些风言风语….

据说镰三郎生得面目姣好,且能说会道,善察师意,故深得秀彻的欢心,师徒二人交情甚好。不料他色胆包天,竟与师娘有了暧昧。秀彻虽然精神有些失常,但并非白痴,日子一久,自然看出破绽。只苦于没有把柄,而且家丑不宜外扬,故而一直隐忍。出事那天,不知何故触动了心事,积怨并发,一时精神错乱,闹得不可收拾。大约镰三郎的父亲也风闻此事,认为其子自作自受,罪有应得,张扬开来于自己面上也无光,所以大事化小,菜选,专门开会商议。若论棋力,井上家的高徒服部正彻(七段)足可继任。无奈当时服部正彻外出游历,行踪不明,家督又不可一日虚位。商议再三,只得让林家十二世柏荣的师弟松本锦四郎过继井上家,接任掌门人。是为十三世松本因硕,年纪二十五岁,棋力只有四段。

后来服部正彻知道师门生变,昼夜兼程赶了回来,但诸事已定,再无挽回余地。那游历中的幻庵听说四段竟做了井上家的家督,不由为井上家的没落顿足长叹,老泪纵横不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