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時代

[size=-1]林海峰
田的刀鋒雖快,也會有斬不動的「厚肉」,想當年不可一世的他飛刀輕揚,取上將首級如探囊取物,可在敦實厚重的林海峰面前卻「卷了刃」。說來有意思,林海峰是吳清源的弟子,但從他的棋中卻一點也看不到乃師之風,這種「師徒異質」的現象日後在曹薰鉉和李昌鎬身上再一次重演。林海峰「叩橋而不渡」的涵養使以「流水不爭先」而著名的前輩高川格也自歎弗如,而他舉世無雙的「抗擊打」能力使他成為田時代的終結者。兩者之間的對抗中,往往是田在每個局部戰鬥中得手,但「積小勝」的結果卻不是預期之中的大勝,而是連遭重擊下的林海峰總能堅持到等來置敵於死地的奮力一擊!
林海峰出生於一個圍棋世家,父親林國珪先生年輕時留學東京帝國大學,歸國後任外交官再轉任銀行的監察人。父親不用說,就連林海峰的、母親、哥哥(林海濤)、姐姐都酷愛圍棋。在林家,圍棋是日常茶餘飯後的遊戲,海峰就是這樣在不知不覺中親近圍棋,八歲已能弈,十歲之時,已達到和年長十二歲的哥哥(三段格)分庭抗禮的力量。
海峰走上職業圍棋道路,主要得益於吳清源。林海峰10歲那年,一九五二年八月,吳清源訪問臺灣。在臺灣圍棋會長輩們的推薦下,吳應允與林海峰下一局指導棋。
當時在台灣,吳滌生(清源兄長)、張恆甫、黃水生、周傳諤等人被稱為實力派之棋士,政府要員周至柔、白崇禧、陳雪屏、應昌期、束雲章等人也是圍棋愛好者,他們都很重視此次比賽,時常教海峰「對方這樣掛,你就這麼應」,要不然就是「這樣攻擊的時候,這樣防守即可」,弄得他非常緊張。
林和吳清源公開下的六子棋,圍觀者有千名以上,結果海峰以一目敗。然而,吳清源覺得林在圍棋方面確有天份,就建議他去日本學棋。
  
[size=-1]吳、林初會             六子局試驗棋
這次測驗棋之後不到兩個月,海峰即北渡日本。到了日本之後,林海峰寄宿在父親朋友朱潤義的家,生活方面沒什麼問題。由此往日本棋院京都本部藤田梧郎六段處學棋。當時藤田的「吉田塾」有很多大學生圍棋愛好者,海峰當然不缺對手。加上他連日常會話也不懂,只好一個勁的「手談」。
翌年五月,海峰轉到東京,進棋院當三級院生。當時林正當搗蛋調皮之年,難以專心下棋,有一個時期且降至四級的低潮狀態。一九五四年八月,海峰再度被叫回京都。
第二次在京都的時期,朱先生規定海峰一天最少要面對棋盤六小時,加上藤田六段的指導,海峰開始一本正經的研究圍棋。轉入關西總本部院生一級的林,於同年秋天之晉段測驗七勝三敗,僅次於首名的早瀨弘。當時,關西晉段規定一年一人,但林海峰好運氣,這年特別破格讓他(和天宅信雄)晉升初段。
關於那個時期的林,住在京都的業餘強豪淺野滿三六段如是說:「雖然天才少年哄動一時,但海峰君把它當耳邊風。而且,職業棋士普通是不隨便和業餘棋士對局的,但海峰君不論是學生,或是業餘強豪,照下不誤。這情形在他升到二、三段時也沒改變,分先,甚至持黑,一點也不介意。」
另外,京都新聞社在林低段時策劃林和吳清源、木谷實、高川格、田榮男、山部俊郎等一流棋士之對局,使他獲益不少。
1953年當院生的林,在55年進段,67年以二十五歲的弱冠年齡升到九段,由晉段到最高段只花了十二年時間,平了藤澤朋齋的紀錄。
因哥哥當駐日商社人員來到日本的關係,林於1961年再搬到東京,當時19歲,已是六段高手。這一年,足以誇耀九連霸偉業的高川秀格本因坊遭到久未在頭銜賽出頭的田榮男之挑戰,結果,田奪得期望已久的本因坊寶座。
1963年,田在第三屆名人賽從藤澤秀行手中搶到名人寶座,取得新制度下初次的「名人、本因坊」稱號。除此之外,十段、王座、專家十傑第一位等等頭銜一一落袋,號稱「七冠王」,風頭一時無兩。
另一方面,和大竹英雄以「竹林」稱號一齊被捧、前途備受矚目的林,和戰後派的年輕棋士們正默然地在鑽研。他們時有佳作,以後浪推前浪之勢,洶湧而來。
林海峰在田的絕頂期迎接進入二十歲的青年期,對棋士來說,這段時間是最有作為的。林在此期間,於1962年獲得升段賽第一部冠軍,接著獲得第七屆高松宮賞。1964年達成進入名人賽循環圈的願望,以二十一歲之齡,好不容易才走到棋賽的最前線。翌年,取得挑戰權。
但到此為止的林,完全不是田名人加本因坊的對手,對戰成績是一面倒的。因此,眾人關心的焦點不是頭銜誰屬,而是海峰能奮戰到那一局。
名人賽第一局,林完敗終局,但在第二局扳回一局。局後田坦白的表明是「我在邊上試用新手法,想試試他的棋」,透露出輕鬆的態度。
誰知道,最後林竟然再贏了第三和第四局,將田趕到背水一戰的局面。第二局第一次擊敗田之後,林海峰以厚實佈陣及輕妙手法應付銳利的田流強手,在終點階段田榮男拼命追趕,但林海峰緊咬不放,使田吐出了「討厭、難以應付的年輕人」的「真言」。結果,海峰以4:2的戰績從田手上奪得了寶座,在23歲時成為日本棋壇最年輕的名人。
1966、67兩年,林連續擊敗前來挑戰的田,翌年又從田手裡奪得本因坊頭銜,取得了第二位名人加本因坊雙料冠軍,建立新時代。
1965年左右,二大棋賽的發展都以林為中心。前半期,林海峰把棋壇霸主田拉下馬,樹立年輕棋士取代資深棋士支配棋壇的榜樣。以木谷實門徒(大竹英雄、石田芳夫、加藤正夫、武宮正樹等)為中心的新銳棋士也受到刺激而抬頭,逐漸追了上來。
1971年,林海峰29歲時與同學的妹妹王來弟完婚。育有一男兩女。
1990年獲第三屆富通杯世界圍棋賽冠軍。
林由於具有頑強的鬥志,總能化險為夷,反敗為勝,被本因坊高川格九段形容是「二枚腰」,自此,「二枚腰」便成為林海峰頑強棋風最貼切的形容詞。
所謂「二枚腰」是取自日本相撲用語,意指腰有兩條,永遠不會被對手扳倒,林海峰於授徒時說明自己二枚腰反敗為勝的精神則是負重、忍耐、厚實、待機。連田也說:「無論我怎樣攻勢,他總是巧妙躲避,不會簡單被擊倒,這是一般所說的「二枚腰」,攻擊的我總是筋疲力盡,反而先倒下去。」林海峰認為田榮男、藤澤秀行、山部俊郎、大竹英雄等人是主戰派,他自己和高川格是避戰派。高川評他說:「林海峰的棋風是仔細計算各種變化,著手小心翼翼,沒有十分把握,絕對不會強行。」同期的棋敵性格也各有千秋:大竹是「閃爍的直覺,乾淨俐落的造形美學」;石田的是「沈著冷靜,電腦般的細算能力」;藤澤秀行的是「華麗、大膽勇猛」;高川的是「平凡與正確的形勢判斷」,可謂百花齊放,多采多姿。
有強烈求勝意志的林海峰某次決戰時曾自承,「我性格好勝,心裏有一股可稱之『饑餓』的鬥志,每盤棋我都會爭取去贏。」
人間電腦石田芳夫(Ishida Yoshio 1948 -)
石田芳夫1948年8月15日生於愛知縣西春日井郡新川町。父名保一,熱愛圍棋,年輕時曾希望成為專家棋士,自己無法實現夢想,將希望寄託在兒子身上,所以寫了一封信給他最尊敬的木谷實九段。
木谷九段指示他的徒弟大竹英雄給石田芳夫弈一局試驗棋,石田輸了,但棋的內容很好,結果木谷收了他當徒弟,當時石田九歲,小學四年級。
當了木谷徒弟後,石田學業之外總離不開圍棋。那時木谷道場有十四、五個徒弟,在這樣好的環境裡,石田和師兄弟勤奮切磋,大有進步,有木谷三羽烏之一的稱號。
石田1963年進段,升至三段之後進步神速,每下必贏,以十勝二負升至四段,樹立三十連勝的偉大紀錄。1974年因成績優異,日本棋院不需要他參加大手合賽,直接推薦他升至九段 。
1971年是石田難忘的一年,他在本因坊循環賽獲得了挑戰權(只輸了一局給加藤正夫),當時的本因坊頭銜保持者是銳不可擋的林海峰。第一局至第四局,石田和林各勝兩局,最後石田連贏第五、六局,以破紀錄的年輕年紀(廿二歲)獲得本因坊頭銜。
1971~1974年,林和石田多次碰頭,互有勝負。1974年七月第廿九屆本因坊決賽,石田打敗了來挑戰的武宮正樹,衛冕成功。十月,第十三屆名人決賽,更以四比三挑選林海峰成功,成為日本圍棋史上第三位名人、本因坊雙料冠軍。
1975年田榮男獲得挑戰權,前來爭奪本因坊頭銜,石田一勝三負之後連勝三局,樹立了本因坊五連霸的紀錄。
但不知怎的,石田的事業從那時開始陷入低潮,本因坊讓了給武宮,名人與王座也給了大竹英雄,可知圍棋勝負之世界是如何的嚴苛了。
石田芳夫平衡棋下得很好,有十分正確的形勢判斷和細算能力,有「人間電腦」之稱。
石田也是弈國際電話棋的唯一一位棋士。1963年,韓國的木谷徒弟趙南哲推薦韓國的天才棋童曹薰鉉來日學棋,當時韓國人不能隨便出國,於是就讓石田和曹通過國際電話對局,以試驗其實力。
第二次大戰之前,鳩山一郎與西德的瞿巴博士曾下過一局電報棋,轟動一時。這次石田和曹對局,本來也想用電報,但科技比前先進了,因此改用電話。
棋下了兩天,共用了四小時,花了十多萬日幣。結果曹通過了考試,那一年的年底來日,加入了木谷道場。
好嘗新的藤澤秀行(Fujisawa Hideyuki 1925-)
藤澤秀行
日本有一位十分喜歡喝酒的棋聖,他就是日本六屆棋聖稱號獲得者藤澤秀行。
年青時的藤澤秀行、山部俊郎 (Yamabe Toshiro) 和鈴木圭三 (Suzuki Keizo) 已被稱為三羽烏,被認為是新銳。

[size=-1]正接受秀哉指導的鈴木圭三。鈴木於1945年逝世,終年18,三段。
秀行先生有一個別致的綽號:「善於嘗鮮的棋士」。在日本棋戰中,第一屆比賽的冠軍往往是藤澤秀行先生。有記載的比賽冠軍有:棋聖戰冠軍、名人戰冠軍、天元戰冠軍、首和杯冠軍、日本棋院第一位冠軍、第一期快棋選手權戰冠軍,所以他不愧於這個稱號。
[size=-1]藤澤秀行(右)對吳清源
秀行先生一生中獲得了20多個冠軍,從數量上講不是很多。但是冠軍的份量都很重:棋聖6次,名人2次,在當時棋聖和名人分別是最大的冠軍,拿到這些冠軍,這一年他都是第一選 手。他統治了日本棋界整整8年,在40多年的生涯中,能有8 年是第一人,在競爭激烈的日本棋界幾乎是奇蹟。更難能可貴的是,他的黃金時代是在他50多歲時達到的。他還保持著日本最高年齡獲得大賽冠軍的記錄。在67歲時戰勝了有日本「第 一人」之稱的小林光一,獲得了王座冠軍,而且連續二次獲得。
秀行還是一位十分熱心的好老師,無論在日本、中國、韓國,他都是最受尊敬的前輩棋手。中國棋聖聶衛平就說過:「秀行永遠是我的老師」。韓國棋界領袖曹薰鉉對藤澤秀行也一往情深,認為是自己真正的老師。曹薰鉉在日本留學的時候,秀行經常指導他,對自己的研究心得從不保留。在曹薰鉉成名後,仍然關心他的棋藝。
[size=-1]1975年朝日八強爭霸戰決賽:藤澤(左)對趙治勳七段(當時)
 
[size=-1]棋盤邊的藤澤秀行 [size=-1]             藤澤秀行的書法作品
秀行對棋的研究極深,在大比賽中,經常拿出一些新手。由於下的功夫深,秀行的棋總是富有創造性。他在63歲的高齡時進入了第一屆應氏杯半決賽,和聶衛平較量,第45手突然一頂,這是一個常人想都不敢想的地方。聶九段也沒有見過這個變化,長考了很長時間,還是吃了大虧。只是藤澤年齡太大, 在以後的官子中精力不濟,才以細微的差距敗下陣來。
秀行的棋,由於是探索的棋,他的失誤也比其他人多一些。 秀行在50歲的時候,完成了棋聖六連霸,達到了職業生涯最高峰,在當代棋壇書寫了極其輝煌的一筆。
宇宙流武宮正樹
20世紀70年代,日本出現了一位與眾不同的棋手。他的棋被人們評價為「可以流傳200年」。他就是宇宙流棋士--武宮正樹(Takemiya Masaki)。
[size=-1]武宮正樹
吳清源開創新布局之後,大家都知道了中腹的重要性。 但在實用主義盛行、一局棋關係巨額金錢的日本,棋手們從成績考慮,往往以佔實地的穩健棋風為主。
下圍棋,佔實地的棋風險小,相對容易把握;取外勢的棋風險大,運用不好,就會吃虧,相對難以把握。職業棋手們普遍喜愛實地,對於外勢敬而遠之。「金角銀邊草肚皮」是講圍棋的著手效率,角邊最高,中腹最差。但是,圍棋中腹的棋勢運用好了,影響全局,具有超額的利潤。沒有相應的才華和強勁的棋力做 保証,中腹的價值很難體現。
武宮正樹九段重視寬闊的中腹,好像在茫茫的宇宙中進行孤獨的探索。所以人們形象地稱它為「宇宙流」。 武宮正樹在80年代曾經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在第一二 屆富士通杯世界職業圍棋錦標賽中蟬聯了冠軍。在亞洲杯快棋賽中連續取得4屆冠軍。在日本國內奪取了名人、本因坊、十 段、NHK杯等20多次冠軍,影響最大的棋聖戰中,獲得了3次挑 戰權。他的「宇宙流」吸引了大量的圍棋愛好者。
武宮追求藝術而不畏失敗,他的成績有時不盡如人意,有時起伏很大。但是人們始終把他列為日本最傑出的棋手之一。 藤澤秀行棋聖就說過:「200年後,人們也許會忘記我們的棋,但是絕對不會忘記武宮正樹的棋譜。」
武宮正樹的棋,最明顯的是他執黑棋是永遠的三連星,執白是永遠是二連星。在最固執的外表下,卻有最其創造性的棋著。 武宮正樹是日本最有創造力的棋手,他成為世界冠軍,讓很多關心武宮正樹的人高興。
父親是當時一流棋手,兒子也是一流棋手這樣的例子似乎很難找到,實際情況往往是這樣:父親是個熱烈的圍棋愛好者,他創造條件,誘導教育孩子下棋,結果兒子成為圍棋高手。 如果說中國的九段陳祖德、吳淞笙、聶衛平等人大致都是這麼成長起來的話,那麼武宮正樹九段的成長過程也不例外。
1951年元旦出生的武宮正樹的父親武宮不二男是一位內科、小兒科的開業醫生,但他并不喜歡自己的職業。他最大愛好是下圍棋,水平夠得上業餘強手資格。早在大學時代,不二男就曾對要好的棋友披露過內心的願望。他說:「我想當一名職業棋手,但是老子不讓當,偏偏讓我當一名醫生。雖然遺憾,但父命不得不從,無可挽回了。正因為如此,等我將來有了兒子,絕對要讓他成為職業棋手。」當時不二男還是獨身,這只是信口開河罷了。棋友們都這樣想,未加理會。
正樹8歲那年,不二男下定了決心要教孩子下棋。他定了 一個「背水指標」:13歲一定要入段,否則另作主張。講到這個 13歲入段,卻不是什麼心血來潮,而是做了一些調查研究的。
原來,高川、林海峰等六位顯赫棋手都是13歲時成為初段的。孩子的智力是難以估計的,爸爸兼任老師,沒過多久就被孩子超過了,爸爸就把兒子托付給職業棋手田中三七一七段。在田中三七一向木谷實的請求下,武宮進入木谷道場,最後終於如期入段。
18歲時,武宮結束了木谷道場3年半的生活。因為以上的原因,武宮一直稱木谷先生為自己的恩人,而不是恩師。
青少年時期的武宮即在職業十傑戰中表現出色,二段時即獲得十傑戰第八名,被稱為十傑戰少年,後來同加藤,石田並稱為木谷門下三羽烏。
第一次登上大棋戰的舞臺是1971年第18期日本棋院選手權戰,結果0比3輸給石田芳夫,20歲的武宮是在戰勝無敵田獲得挑戰權的。隨後兩獲首相杯冠軍。
1974年武宮開始向棋界頂峰挑戰,這一年,他連續進入兩項大賽的決賽,對手是當時棋界霸主林海峰和石田芳夫。結果第11期職業十傑戰0比3負于林海峰,第29期本因坊戰3比4輸給了石田芳夫。雖然這兩個比賽武宮都輸了,但卻證明了武宮可以和日本棋界頂級棋手一較高下。
果然,兩年後武宮就以4比1擊敗了石田,奪得了第31期本因坊。但剛剛登上棋界頂峰的宮,旋即在1977年在和師兄加藤正夫進行的12番棋大戰中慘敗,第二期碁聖戰0比3負,第32期本因坊戰1比4負。棋界因此迎來了加藤時代。此後幾年中,武宮一直銷聲匿跡,直到1980年,又在35期本因坊戰中4比1擊敗加藤正夫,重奪本因坊。但也是曇花一現,第二年本因坊戰又防衛失敗。而此時日本棋壇進入趙治勳時代。武宮只能眼看著大竹和趙爭奪棋界領導權,繼續等待著時機。
1985年,武宮在年初的第9期棋聖戰中向趙治勳挑戰,兩人大戰7局,武宮3比4惜敗,武宮在比賽中,曾經兩度領先。他所勝的3局,都是做大模樣,誘敵深入,殺掉趙的大龍。棋聖挑戰未果,接下來的第40期本因坊戰,武宮4比1擊敗不死鳥林海峰,第三次獲得本因坊。看來本因坊確實和武宮有緣分。因為小林光一又獲得了名人和天元冠軍,集名人,十段,天元於一身。所以日本人稱1985年是小林,趙,武宮三強時代。有趣的是,武宮的棋聖和本因坊的挑戰權都是和小林爭奪獲勝得來的。
雖然在1986年初,因為小林在棋聖戰中勝趙治勳,在十段戰中3比0擊退武宮,使三強時代解體。但從此之後的十年間,武宮正樹成為日本棋壇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1985-1988年,本因坊戰4連霸(累計獲得6期),88,89連續兩年蟬聯富士通杯冠軍。1990-1992年十段三連霸。1989-1992年亞洲電視快棋賽4連霸,NHK,快棋選手權,鶴聖等快棋冠軍也是在這個時期獲得的。武宮共獲得24個冠軍,居然有17個是在1985-1992這黃金八年獲得的。
在1990年初,日本人評選傑出棋士,武宮和小林、曹被稱為世界三強,武宮是因為兩獲富士通冠軍,曹是應氏杯冠軍,小林是日本的棋聖和名人冠軍。而且這三人還互相克制。當時武宮對曹的成績好,曹對小林的戰績優,而小林又對武宮勝率高。在90年進行的王中王對抗賽中,由富士通杯冠軍武宮正樹對應氏杯冠軍曹薰鉉,結果武宮2比0獲勝,提前結束了三番棋爭奪,成為王中王。也確立了自己世界棋壇第一人地位。
水滿則溢,月滿則缺。從93年以後,武宮失掉了所有的冠軍,成績大幅下降。雖然95年獲得了久違的名人,但也只是迴光返照。武宮的成績下降,固然有年齡原因,但似乎不應該將原因全歸結到年齡上,因為相同年齡時的其餘五超,成績也還可以。無論如何,武宮的成績都是退得太快了,連老棋手們比較擅長的快棋賽決賽都見不到他的身影,讓人真的難以捉摸。也許是武宮的宇宙流徹底被人研究透了吧。
武宮的主要對手
1974年,23歲的武宮正樹第一次打進大比賽的決賽,第11期職業十傑戰決賽,面對的對手就是有長距離競技王者之稱的林海峰。結果,火侯未到的武宮0比3失利。但卻從此和這位比自己大9歲的兄長結下不解之緣。11年後的1985年,武宮在第40期本因坊戰中挑戰林海峰。宇宙流爆發的武宮以4比1獲勝。隨後在88,89兩年的富士通決賽中,武宮又連續兩次戰勝林海峰。可以說,武宮的快樂是建築在林海峰的痛苦上的。林海峰的棋風隱忍不發,後發制人,雖然韌性極強。但在浪漫的宇宙流面前,常常是一籌莫展。
碰上棋風堅實的小林光一。和小林比,武宮的佈局出色,但遇到功底扎實的小林,武宮總給人華而不實的感覺。石田芳夫說過,小林比武宮只小1歲,但武宮明顯早熟,象比小林大很多的樣子。武宮性格開朗,活潑,一般同人相處是非常融洽的。但不知為何同小林的關係非常差。小林自己曾說,武宮個他說話時,總是非常尖酸刻薄。1987年的棋聖戰較量前,武宮抨擊小林的棋說,小林的棋是地鐵(影射小林的棋全走在低位),並且說小林屬於那種乘地鐵只想儘快達到目的地,而不知欣賞外面風景的人。結果棋聖戰敗北後,有人嘲諷武宮,說他是貪看車外風光,而最後忘了下車。
兩人一生中的較量,小林還是佔優勢的。第9期棋聖戰挑戰者爭奪戰,武宮2比1獲得,獲得了向趙治勳挑戰的資格。但在86年第2期NHK杯戰決賽,小林1比0勝,24期十段戰小林3比0勝。1987年第11期棋聖戰小林4比1勝,1989年第13期棋聖戰小林又4比1勝。這還是在武宮的黃金八年中。當然,在1988年,武宮在富士通杯半決賽,十段戰,天元戰8強賽,王座戰挑戰者決賽也4次擊敗小林,但感覺上武宮的番棋確實不如小林。雖然,1992年第30期十段戰,武宮3比1勝小林(這也是武宮對小林番棋賽中最讓人信服的勝利)還有1995年的第20期名人戰,武宮4比1擊敗了剛剛經歷喪妻之痛外加狀態不好的小林。番棋賽中總成績2勝4負的比分,還是讓人確認武宮不如小林。
在對付宇宙流方面,林海峰和趙治勳是屬於讓武宮做大模樣的,再伺機打入的,而小林和聶衛平,曹熏鉉一樣都是不讓武宮圍的。所以武宮對林和趙無論輸贏總能有快大空出來,而碰上小林他們正好相反。
和趙治勳的較量武宮也是處於下風。趙曾評價武宮的棋是二刀流,既作大模樣,同時也要實地。兩人的對弈一般是武宮攻擊,趙治孤。趙先讓武宮為大模樣,然後再深水炸彈般的打入,以做活大棋一賭勝負。
七番棋兩人相遇4次。1981年第36期本因坊戰,趙4比2勝,1985年第9期棋聖戰,趙4比3勝,1989年第44期本因坊戰,趙4比0勝,1996年第21期名人戰,趙4比2勝。和七番棋魔鬼趙治勳的4次七番棋較量武宮全敗。顯然,趙的七番棋魔鬼並非浪得虛名,其中讓武宮損失最重的是第44期本因坊戰,武宮只要獲勝,即可獲得名譽本因坊,趙治勳的二十五世本因坊就應該是武宮的。但武宮卻0比4慘敗。
另外,兩人相遇兩次五番棋,90和91年的十段戰,武宮都是3比2勝。趙的五番棋確實比七番棋差。兩人交戰很有趣的是,如果兩人狀態都好,一般是趙勝武宮,如第9期棋聖戰,趙的狀態好,武宮的不好,還是趙贏。如第36期本因坊戰和第44期本因坊戰,第21期名人戰。武宮只有在自己狀態好,趙的狀態不行的時候才有機會。如90,91年的28,29期十段戰。如果兩人都狀態不好的時候,就不清楚誰贏了。
武宮最遺憾的棋戰 棋聖戰3次挑戰未果。一次輸給趙,兩次輸給小林。未能成功,確實很遺憾的。武宮雖然獲得過一期名人,但在名人戰的循環圈中還是留下了很多遺憾的,早在1980年的第五期名人戰中,武宮在開始階段領先,一度四連勝,但後勁不足,最後在9人的循環圈中,5勝3敗,被加藤和趙超過。他們兩人都是6勝2敗。1986年第11期名人戰聯賽,武宮闊別4年後重歸名人戰循環圈,一上來就6連勝,其餘的人都輸了兩局。沒想到後兩局連續輸給林海峰和趙治勳。最後循環圈內有4個人6勝2負,武宮因為是新打入循環圈,因此前期順位低,連加賽快棋的資格都沒有。第14期名人戰聯賽,武宮又5連勝,隨後3連敗。眼瞅著自己的兩個手下敗將林海峰和淡路修三加賽快棋爭奪挑戰權。第15期,16期又是連續兩次聯賽第2名。在武宮的黃金8年中,連名人戰的挑戰權都得不到,也是怪事了。幸好武宮得了第20期名人,否則名人戰也是他最遺憾的棋戰了。
和其餘5超相比,武宮一次棋道賞的最優秀棋士賞也沒獲得,只得過一次秀哉賞。在6超裏面是最差的。他也是6超裏面唯一沒有單獨開創時代的棋手。只獲24個冠軍,在6超裏也是最少的。從哪方面來說,武宮都是超一流裏最弱的一環。他的棋不穩定,雖然能贏小林和趙,卻經常輸給實力比自己差的棋手。而小林和趙就很少輸給弱手。原來覺得武宮最擅長的棋戰應該是富士通杯和亞洲電視快棋賽那種單淘汰賽,連贏2到4盤就能奪冠得冠軍,但細細分析,發現宇宙流的七番棋成績還不錯。7次七番棋勝利,比加藤的6次,大竹的4次還要多。所以說,武宮的七番棋還不是6超裏最弱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