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古诗欣赏

《五言咏棋》

唐太宗”李世民

手谈标昔美,坐隐逸前良。
参差分两势,玄素引双行。
舍生非假命,带死不关伤。
方知仙岭侧,烂斧几寒芳。

 

《重送绝句》

唐”杜牧

绝艺如君天下少,闲人似我世间无。
别后竹窗风雪夜,一灯明暗复吴图。

 

《送棋手王逢》

唐”杜牧

玉子纹楸一路饶,最宜檐雨竹萧萧。
赢形暗去春泉在,拔势横来野火烧。
守道还如周伏柱,鏖兵不羡霍嫖姚。
得年七十更万日,与子期于局上销。

《咏棋子赠弈僧》

唐”张乔

黑白谁能用入玄,千回生死体方圆。
空门说得恒沙劫,应笑终年为一先。

《棋》

唐”裴说

十九条平路,言平又崄巇。
人心无算处,国手有输时。
势回流星远,声乾下雹迟。
临轩才一避,寒日双西垂。

《观棋》

唐”杜荀鹤

对面不相见,用心如用兵。
算人常欲杀,顾己自贪生。
行势侵吞远,乘危打劫赢。
有时逢敌手,当局到深更。

《别房太尉墓》

唐”杜甫

他乡复行役,驻马别独坟。
近泪无干土,低空有断云。
对棋陪谢傅,把剑觅徐君。
唯见林花落,莺啼送客闻。

 

《送棋待诏朴球归新罗》

唐”张乔

海东谁敌手,归去应道孤。
阙下传新势,船中覆旧图。
穷荒回日月,积水载寰区。
故国多年别,桑田复在无。

《观棋》

南唐”李从谦

竹林二君子,尽日竟沈吟。
相对终无语,争先各有心。
恃强斯有失,守分固无侵。
若算机筹处,沧沧海未深。

继续阅读“围棋古诗欣赏”

48 total views, 4 views today

从兰亭序到烂柯图 浅谈琴棋书画中的审美情趣

琴棋书画,本指琴瑟丶围棋丶书法及绘画等四种我国古代艺术形式或技艺,它们是古代文人雅士修身怡情所必须掌握的技能,故有「四艺」丶「雅人四好」丶「文人四友」等雅号,「四艺」之中,「琴」与「制礼作乐」有关, 「书」首先乃用於实用的书写,「画」为描型写物,而「棋」则属博弈之道,琴丶棋丶书丶画以後慢慢发展为一种具有审美特徵的活动和修为。

位居琴棋书画「四艺」首位的琴乐,历经源远流长的发展,已建立起一套关於美学丶乐律丶记谱法丶演奏法等的完整体系。古琴音色古朴丶沉郁丶苍凉丶凝重,有着精深高妙的美学内涵和艺术表现力,颇具超脱孤傲丶典雅质朴的文人气度。

以具体作品举例,《流水》的浩瀚博大,《广陵散》的慷慨悲壮,《潇湘水云》的深阔渺远,《渔樵问答》的飘逸洒脱,《平沙落雁》的宁静悠远,《酒狂》的放浪不羁,《幽兰》的清幽古朴……勾勒出古琴音乐的独特韵味和文化意蕴。

圍棋

围棋盘呈正方形,由纵横各19条线垂直相交而成,构成一幅极对称而简洁的完美几何图形。棋子呈圆形,象徵着天圆地方。在大自然复杂的表象下,隐藏着本质的简单,庄子说:「天地有大美」;爱因斯坦说:「科学之美在於简洁」。古人对方与圆的审美有着朴素却深刻的认知,方代表了秩序,圆代表着和谐。咫尺纹枰,黑白两色,如仰视浩瀚苍天,星罗棋布,也能产生出焕美无穷的美。

清代棋聖黃龍士石像

具体到古今中外的着名棋手,道策的玄妙丶黄龙士的幽远丶范西屏的高远灵变丶施襄夏的缜密细致……乃至当代吴清源的冲淡中和丶聂卫平大气磅礴丶武宫正树的气势恢宏丶李昌镐的大智若愚丶马晓春的轻灵飘逸丶李世石的凌厉敏锐丶古力的醇正阳刚……古今中外各类才华横溢的棋手们以他们不同的风格,演绎着围棋盘上至善至美的美学篇章。

蘭亭序

书法是侧重表现人类抽象审美感受的艺术,书法之美发乎内心,融於自然,笔驰纸上,寓於物外,它讲求「虚实」结合,「神形」兼备,既有线条丶结构丶章法等可见之美,又具神采丶韵趣丶诗情等无形之美。王羲之《兰亭序》笔道精致丶旖旎清逸,颜真卿《祭侄文稿》跌宕率然丶苍崛沉郁,苏东坡的《寒食诗帖》流丽端庄丶涛风瑟雨,赵孟俯的《洛神赋》瑰姿艳逸丶仪静体闲……我国现代书法家沈尹默曾说书法「无色而具图画之灿烂,无声而有音乐之和谐,引人欣赏,心畅神怡」 。

同样,中国画经数千年的发展,形成了融汇着整个中华民族独特的审美意识和美学思想,在大约一千多年前,东晋的顾恺之便提出了「迁想妙得」的主张,到唐代就确立了「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创造原则,形成了「气韵生动」的审美标准和「以形写神」丶「超以象外」丶 「缘物寄情」等艺术理论,从顾恺之的「以形写神」丶谢赫的「六法论」丶张璪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直到齐白石的「似与不似之间」等等,中国画现实精神和浪漫精神丶写实方法和浪漫方法达到完美结合,并将诗赋丶书法丶篆刻融为一体,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美不胜收,独具风流。

文章出自 “新浪新闻网

83 total views, 2 views today

中国围棋历代国手

选自中国围棋历代国手一书

唐 王积薪-围棋十诀作者

王叔文,顾师言,阎景实,贾玄,杨希粲,滑能,朴球

宋 刘仲甫-宋朝第一高手,忘忧集作者
杨中隐,孙先,郭范,王玉,李百祥,晋士明,朱逸民
李逸民-作忘忧清乐集

明初 相礼,楼得达,赵九成,范洪
明中期 大致分永嘉派,京师派,新安派三派
永嘉派:鲍一中,李冲,周源,徐希圣
新安派:汪曙,程汝亮,方子谦
京师派:颜伦,李釜
明中后期 蔡学海,岑乾,王元所,方渭津
吕存吾,、雍皋如,苏具瞻,许敬宗,李绍梅,郑野雪(僧人),李贤甫,          朱玉亭,范君甫 ,林符卿
明末 过百龄-明第一高手,打破镇神头,金井栏,大小铁网定式,首倡倚盖,后清初周懒予发展至及至
江君甫,汪幼清,高兰泉

清朝围棋大成,国手数量按照国朝奕家姓名录记载多达179人

明末清初
过百龄,汪幼清,盛大有,吴瑞徵,周懒予-清初第一国手
周东侯,汪汉年,李元兆,周元服,许在中,姚轮孺,,戴臣野,郑谷耕
康熙年间
黄龙士
娄子恩,凌元焕,谢友玉,程仲容,张吕陈,江天远,何喑公,高钦如
徐星友
黄稼书,吴来仪,苏揆之
雍正年间
程兰如,梁魏今
韩学元,黄及侣,冒湘舟,赵两峰
乾隆年间
范西屏-清三百年来第一高手,中国古围棋顶峰
施襄夏-范同门师弟,晚范十五年技艺大成,终成为范的敌手,并列双峰
李步青,胡肇麟,童和衷,吴凤来,周春来,陈苑游,臧念宣
晚清十八国手
潘星鉴(范受三子,其他人大致二三子左右),黄友功,申立功,金秋林,任渭南,林越山,赖秀山,沈介之,张介轩,徐耀文,楚桐隐,李昆瑜,钱贡南,黄晓江,陈德堂,程德堂,释秋杭,李湛源,周星垣,董六泉,施省三

中兴大国手
周小松,陈子仙(自承对子下不过范施,应是范让先的水平)

民国时期
张乐山,汪耘丰
顾水如,王子晏,刘棣怀,过惕生
范施去后,被让二三子的人成为国手,周陈去后,被让二三子的人在民国时期成为国手,周自承清代所有棋手中下不过范施,其他都可以一抗。这样民国国手最强也是范施让三子的水平。到这一时期中国围棋已经彻底衰败。这时也是引进日本围棋的时期。势子围棋时代结束,这一点在范的桃花泉奕谱中也已经预言。

特殊 吴清源 以新布局和新定式终结了日本古代小目围棋时代,从此围棋进入全新时代。

65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烂柯的故事

晋朝时有一个人叫王质,有一天进山砍柴,看见两个童子在下围棋,便在一旁观看,一盘还没有看完,王质的斧子手柄已经朽烂了(烂柯);王质忙回家,活着的人都不认识他,与他同时代的人都早以死去。原来他遇到的是两个仙人在下仙棋。铁门镇南的蔡庄村,住着一个姓王的砍柴人。砍柴人以前称作“樵夫”,所以,村人称这个穷得也没个正经名字的汉子叫“王樵”,也有些文绉绉的人把这名字写成“王乔”。

有一天,王乔上山去打柴,砍了满满两大捆,哼着歌子挑下山。走到山半腰,王乔忽然闻到一阵奇香。他不由地放下柴担和斧子,迎着香味寻去。翻过一座山,见一架小山梁的半腰长了一棵老大的桃树,结了满树粉红的桃花。那香气就是桃花散发出来的。桃花树下,有两个老人正在下棋。

王乔看着时辰还早,就走过去,蹲在棋盘边观开了棋。刚看了一会儿,忽然有花瓣纷纷飘落下来。王乔抬头一看,桃花谢了,已结了满树青青的小桃。王乔看看两位老人,白发银须,红光满面,正在棋盘上专心厮杀呢!王乔看棋下到揪心处,又低下头去看起来。过了一会儿,王乔觉得肚子饿了,就站起身想加家,抬头一看,满树的桃子已长得拳头大红艳艳的了。王乔忍不住摘了一个走着吃起来。这桃咬进嘴里又香又甜;咽进肚里浑身长劲,一口下肚就不饿了。

王乔回到放柴捆的地方,咦?柴捆不见了!远处瞧瞧近处望望,呀!这柴捆咋变成了枯灰,斧柄也已朽烂了,只剩下生满了锈的斧头。王乔觉得好奇怪,惦记起家人,忙撒开脚丫跑下山。

进到村里,尽遇上些陌生脸儿。推开自家门,大人、小孩一个也没见过!“你找谁?”一个壮汉迎面问。“我?我……这是我家呀!谁不知道这是我王乔的家呀!”“王乔是俺祖上的老人,几辈子前上山打柴就没回来。你要再胡说八道,看俺不揍扁了你!”壮汉说着逼了过来。

王乔退到街上,前后一想,恍然大悟:我肯定是遇上神仙了!怪不得那桃子长得那么快哩!干脆还回山上去吧!

他又匆匆赶回桃树下,见两个老汉还在下棋,就“扑通”跪下说:“二位仙人,请收留下我这个笨徒弟吧!”

下棋的一个老汉哈哈笑着说:“你看错了,我们不是仙人。”说罢,两位老人站起来,说笑着走进不远处的一个山洞。

王乔紧跟着老人,正要进洞,忽见洞内扑出一股烈焰,吓得忙住了脚。然后一想,反正自己决定出家了,还管什么生死,就穿过烈火,进了洞中。

其实,这两位下棋老人正是仙人。他们见王乔勤劳、善良,决定超度他修炼成仙。刚才那火焰是对他进门考验哩。王乔这一犹豫,考试成绩就只得了七八十分,后来只修成了个“真人”,就是“半仙”的意思。

后来,人们把王乔烂掉斧把的这座山唤作“烂柯山”。“柯”,指的是斧头的木把。把两个仙人下棋的山峦叫作“棋盘山”。

7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围棋的尊严:在棋盘面前,人人平等

[本文作者简介]胡廷楣,生于1948年,作家、高级记者。长期从事新闻工作,采访过世界最高等级的围棋棋赛达十年之久,海内最好的围棋记者之一。涉猎文化研究二十年,尤致力于围棋文化。其访谈录《黑白之道》已经出版两个版本,四印次;《境界》一书开拓了围棋文化的视野。《黑白之境》脱胎于《境界》,是访谈录《黑白之道》的姐妹篇,直接表现了作者对围棋和社会生活的思考。近来致力于长篇小说创作,2008年关于围棋的小说《名局》问世,也是其对于围棋和生活哲理的另外一种表述。

棋的尊严

棋是有尊严的。

这种尊严,其最初步的,要让现代的政治家来说,就是“在棋盘面前人人平等”。

在棋盘上是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的,这是古人用故事给我们的教诲。

在《世说新语补》中,记载着这样一则晋朝的棋事。

尚书仆射江彪年少的时候,丞相王导召唤他一起来下棋,王导虽然位尊为丞相,棋艺却不如一个孩子,大约要江彪让两颗子。当棋盘摆开来的时候,小小年纪的江彪一见棋盘上双方摆的是平下的棋,就迟迟不落子。丞相问,“你为什么不下?”江彪回说:“恐伯这棋下不起来。”在一旁观看的人说:“这孩子的棋艺好。”王导慢慢把头抬起来说:“这孩子,恐怕不仅仅是围棋下得好。”

后来,又有这样的故事:南齐高帝萧道成,是汉朝名相萧何的二十四世孙,他博学多才,当他成为皇帝之后,还常常和大臣们一起下棋。在《集事渊海》中记载:“齐高帝性宽,常与直阁将军周覆、给事中褚思庄共棋,累局不倦。覆乃抑上手,不许易行,其弘厚如此。”

这两个故事,有其相同的一点,那就是在棋桌两面坐着的人,在社会的地位上是有很大的差别的。但是,因为在两人的中间是一个棋盘,他们两人的地位就变成平等了,这是围棋的奇迹。围棋的世界,不能不是一个平等的世界。“无贵无贱,无长无幼”,棋之所在,平等之所在也。围棋的性质是需要平等的,如果不平等,就不能下好一盘棋,棋盘两面的力量如果不平等,就要想办法让它平等。在上一个故事中,江彪的水平高,就要让王导两子,哪怕王导是丞相。而在第二个故事中萧道成要悔棋,周覆把皇上的手按住,硬是不许动子。棋规面前人人平等。

(诗人欧阳修的棋轩)

这样的故事,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里,会被人传颂,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在生活中实在是不多的。这时,主动的一方,不是棋下得好的一方,而是在社会上地位高的一方。只要看一看在上面这两个故事中,谁是主要被赞美的就是了。在第一个故事中,被赞美的是王导。在某一些译本中,在说明这个故事时,特地说是王导为了试一试江家小儿,而来个“不让子”,而后的评语,才是这个故事的主题。

在第二个故事中,最后的一句更是点了题,这就是“其弘厚如此”。谁“弘厚”?当然不会是大臣而是皇上了。所以,在棋盘上的尊严,体现出来的既是位卑者的要求平等的思想,也是位尊者的民主思想,虽然这种民主也是有限的,但是,有这种思想就颇有一点不易了。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说,是“尊重了对手”,在对手获得了尊严的时候,自己也获得了尊严。而在一般的情况下,破坏平等、不顾对手尊严的不是地位低的,而是地位高的。不幸的是,我们在围棋史中能找的,更多的是那些高高在上的“棋手”,是破坏围棋的尊严的杀手。

明帝好围棋,甚拙,去格八九道,物议共欺以为第三品,与第一品王抗围棋,依品赌戏,抗每饶借之。曰:皇帝飞棋,臣抗不能断。帝终不觉,以为信然,好之甚笃。《南齐书·虞愿传》在出自南北朝的这一段故事中,或许有人会以为是臣下的事共欺”造成了皇上的“蒙在鼓里”。宋明帝的水平,离开最低的“智格”,还有八九颗子的差距,却被列为第三品。当时的第一手王抗,应是其中最狡猾的一个,在皇上下出“飞”这手棋的时候,他还要求饶,说是这棋如何的好,我是不敢断的。皇上越是得意,对棋就下得越是着迷。而我们却不难从围棋史中看到,宋明帝在宫中设“围棋州邑”,棋下得好,是可以当官的,王抗就成为能判围棋手等第的“小中正”。在棋盘上失去了尊严的棋手,是可以在官场获得“尊严”的。皇上如果是不爱好围棋,这一切就全完了。媚上,是将明帝放在最不能受尊敬的地位上。而明帝之不明,其实是他自己造成的,如果他能在下棋的时候清醒一点,将这当作治理国家大事之余的游戏,就不至于被人欺骗。

南朝170年的历史一直在风雨飘摇之中,宋、齐、梁、陈四代更替,围棋在朝中之盛,堪称一大奇观。在今天,我们会说,这是围棋发展的一个急进的时代,一个在朝野普及的时代,留下了无数的佳话。但是,一和政治比照,便感到围棋的地位,是被大大地夸张了。

尊严这一个词,是在进入到没有尊严的社会中才被认识的。在明朝以后,围棋更大规模进入了底层社会,围棋不仅是宫廷中的游戏,不仅在文人雅士之间是一种文采的补充,更有“引车卖浆者流”成为棋迷。在社会生活的下层,它回到了它最初的形态。在街头和乡间,棋很单纯,不会有人引经据典,不会有人去研究棋和尧舜是否有关系,不会有人为棋赋诗。“牧猪奴戏”,读书人这样称它,它只是一种游戏而已。当三教九流都来玩围棋的时候,围棋不免会有一些市井气,会有一些无赖的蛮不讲理,或者游手之徒的狡猾。《弈人传》中,这样的记载在明以后比比皆是。在这样的时候,来谈什么平等尊严,会有一点太庄严的滑稽。

要谈平等,要谈尊严,就要换一种语言了。明朝的文学家王思任,看到围棋这样风雅的事,变成如此污浊,就仿照《大明律》作了一篇《弈律》。这一“法律”,共有42条。是将明朝的法律放在前面,而以在棋盘边上的一切不良行为,都当成该惩罚的对象。这不是围棋的规则,而是在围棋的活动过程中人的道德的规范。这位王先生是万历年间的进士,在晚明风雨飘摇之际坚决站在明王朝的一边,决不降清。在绍兴城被攻破的时候,他绝食而死。他也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棋迷,至死不变。在战乱的时候,“踉呛避兵,犹负一棋局以往,遂死于山中。”这位王先生又是一个很有才能,十分幽默的人,非常喜欢开玩笑,在当官的时候,不拘小节,即使在“达官大吏”面前,也是大笑不能自禁。

这一部《弈律》可能就是一件玩笑之作。但一个在为官上不能坚守清节的人,是很难写出这样的作品的。当然,对中国的文人来说,嬉笑怒骂都会是他们对生活的认识的表达。这《弈律》也会是这样吧。王思任自己写的小引中,表达了这样的观点,他说,法律本来是要管住那些强者的,但是我作的这个法律,却是为了管住那些弱者。他认为,既然一个下棋人在内心是弱的,智力可能及不上对手,他才会在下棋的时候,用种种表面上的不轨的强横行为,来掩饰自己的内心。这精辟的观点,到现在还很能发人深省。《弈律》的出现,也是在排除棋手之间的非棋力的因素,让棋手在纯智力的范围中,能够平等地下棋。《弈律》中最有特点的是,对“杀棋”进行了分析,除了“威逼杀人”外,其余如谋杀、故杀、斗殴杀、劫杀、戏杀、误杀、过失杀、自尽杀等等,都是“勿论”的。这是和社会上犯罪的处理是不同的。这也正是围棋的胜负点,是要保住的。在其中刑罚最重的是,在失败之后而采取“掳掠”的手段来赖棋,“杖一百,徒三年,仍坐赃一百二十贯”。而在棋盘上的其他的不公正的行为,都有说明。像杨贵妃故放狸猫上棋桌搅混棋局这样的事,属于“激变涸局”,也要“杖八十,徒二年”。在这里,不仅是对局者“犯法”要受到惩罚,若是旁观者在棋盘的边上多嘴多舌,也将被“法律”制裁。这方面的条款很多,例如在一旁“泄漏军情大事”,作一些暗示,如“西南风紧”,或者“且管自家”之类,也要“杖八十”。在《弈律》的最前面的条款是“约法三章”,明确说出,可以用钱来赎罪。答,“每一十,赎银五厘”;杖,“每一十,赎银一分”;徒,“每一年,赎银三钱”。看来,在当时,下棋,在很多的地方是要博彩的,也就是以棋赌钱。要不然,在后面的条例中,怎么还有,“起解金银足色”和“市司评物价”等,在“虚出通关”中,还写到了对不带钱而出白条的处分。

《弈律》中出现的种种需要被惩罚的恶行,有大多数是在我们平时很基层的非正规的对弈中已经看到过。王先生不过是将它们冠上了一些法律的名词罢了。写出这样的《弈律》作者有匡扶弈风的愿望,而实际上,是很难成为下棋人共同的守则的。所以,作者在最后会说,这一《弈律》是只为“我同志者”而写,对于那些“化外人”,则是“听其有犯,不用此律”。看来,在棋盘上弄一些花招,是“古已有之”的。而在围棋规则所没有规定的在道德范围中的问题还是不少。在道德方面的事,谁都知道是非,但是,做起来就不一样了。这种情况到现在还是在。在这样恶习泛滥的时代,出现一些能在棋盘上坚持操守的人,坚信前辈说的棋道即人道,棋品即人品的教训,他会因为孤立而显得很突出,因而也就会在棋坛长久地被传为佳话。知道对错是一回事,而能坚持正确的,却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他们赢得了长久的尊严。

明末清初的棋手过百龄就是其中的一个。清人秦松龄的《过文年传》这样写,“百龄,名文年,为邑名家子,生而颖慧,好读书,十一岁时,见人弈,则知虚实先后进退击守之法,曰:是无难也。与人弈辄胜,于是闾党间无不奇百龄者。”这时,大学士叶台山先生经过锡山,这位大学士的弈品居第二。他在无锡找不到可以和自己成对手的,人们推荐了过百龄。来到面前一看,还是一个小孩子呢,叶老先生已经感到惊奇了。再一下棋,叶老先生输了。乡间的先生在过百龄的耳旁说,叶先生是有名望的人,你应该假装下输,为什么一再赢棋呢?过百龄很愤慨地说:弈虽然是小技,但是“枉道媚人”,我是很以此为耻的,更何况叶老先生是一位贤明的人,难道会在这样的事情上怪罪一个小孩子吗?叶先生果然非常器重过百龄,要想和过百龄一起回北方去,过百龄以学还没有上完而相辞。读完这一篇东西的时候,我又回想起在前面的江彪的故事。一个是在南北朝,一个是在明末,两者相距1000多年。看来,在中国人中间,是有一种尊严为人的传统,穿越历史,延续了下来。这也使人想到,棋德毕竟是一位棋手在棋盘上的人格的体现,“棋虽小道,品德最尊”,陈老总早就这样说过。但是,围棋毕竟是一种通过比赛存在的活动。江彪和过百龄的故事之所以能够流传下来,是与他们的棋艺高超分不开的。一般人的事,就会被滚滚红尘湮没了。虽然尊严最初是从棋盘两边的平等开始的,但是,每一个棋手最终要追求的是在自己的智力上的尽情的发挥和被大众的承认。这时赢棋就会成为体现尊严的标志。一位在棋坛经常的胜利者能获得人们的尊敬是理所当然的。

从弈秋和杜夫子以来,弈界神手的故事受到人们长久的传颂。这种尊严是用智力获得的,不同于用力气来获得的名声。记得华以刚说过,在东方,人们首先是尊祟智慧的,而不是赞美蛮力,华以此来解释围棋这一智慧的游戏为什么会在中国绵延流传。

为了追求能在棋盘上成为胜者,棋手们花出了巨大的努力。古人在写人读书的时候,常常是写这些人如何如何地用功,并将此写入众多的格言之中。但是,在关于古代围棋的记载中,常常将高手写成是有特别的才能的人,或者将特别有才能的人用围棋来表现之,如著名文学家王荣,就用能够一子不差地复盘来表现他的记忆力。而对唐代的著名棋手王积薪的高超棋艺的由来,则是重在说他梦见天上的青龙“吐棋经九部授己”,而“其艺顿精”。在战乱之中,于蜀山遇婆媳两人摸黑对弈,受到指点,才成为围棋第一。似乎围棋是不需要实践的,只要一旦有“悟”就行。而实际上,棋手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像王积薪,就是在出游的时候,画纸为局,和棋子一起盛在竹筒之中,系在车辕马鬃间。路上遇到的虽然是普通人,也和他对局,胜了之后“征饼饵牛酒取饱而去”。而在南朝的宋齐时代,武陵王子萧哗小时候非常贫困,他在学习写字的时候,是用手在空中或者手掌中画字,最后成了一位书法家。他没有笔,当然连棋子也买不起。他的棋盘,是破开荻草,编成有格子的棋盘,然后就在这样的棋盘上努力钻研,成为当时的名棋手。

棋的尊严就是这样在艰苦的努力中获得的。

(本文节选自《境界——关于围棋文化的思考》)

56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混世魔工趙治勳

趙治勳 (Cho Chi Kun) 被稱為七番棋賽的魔鬼。
[size=-1]趙治勳
七番棋是日本出場費和獎金最高的比賽,只有拿到七番棋賽的冠軍,才算是達到了日本超一流水平。趙治勳在七番棋賽中,共出場34次:棋聖戰10次、名人戰10次、本因坊戰14次。和所有的超一流高手都進行過比賽。這些高手是:藤澤秀行、林海峰、大竹英雄、加藤正夫、武宮正樹、小林光一、小林覺、片岡聰、山城宏、柳時薰、王立誠、伊田紀基、趙善津共12人,總成績是:34戰,29勝,5敗,僅敗給小林光一2次,小林覺1次,林海峰 1次,趙善津1次。他戰勝對手的次數,無法具體計算。小林光一成績最好,有過2勝趙治勳的記錄,但是曾敗過7次,勝負比例相差太懸殊。
趙治勳難以戰勝的原因,人們歸納為:新手不斷、善於長考、善於讀秒,這三個武器,讓他如虎添翼。魔鬼稱號,讓趙治勳平添威風。 趙治勳的大長考是棋界有名的。據說,在百手之內,沒有進入讀秒,他的棋就不正常了。在1985年2月在棋聖戰中,他在一個常人不會過多地思考的地方居然創下大長考的記錄。
經過一番爭奪,黑棋將白棋分開,當40手靠時,黑41手扳幾乎是隨手下出。第42手也很快,此時趙棋聖提出想封棋,但是誰也沒有想到黑43手趙治勳居然長考了3個小時,再按照「扭十字,長一邊」的格言,走了黑43的長。對此,業餘棋手也不難理解。對手武宮正樹九段等得實在不耐煩,就到樓下研究室,他開玩笑地說,實在不理解趙治勳在想些什麼?這也許就是趙治勳 和其他人不同之處吧。
趙治勳的大長考實在太可怕。這次比賽,趙治勳在極度不利的情況下,以4:3打敗了武宮九段,完成了棋聖戰三連霸。當 時,趙治勳年僅29歲。
現在趙治勳巳經進入了中年,他在國際比賽的成績明顯不如國內成績輝煌,他自己解釋說,日本國內的七番棋比賽是每方都有9個小時的思考時間,但是國際比賽只有3個小時,他的時間總是不足,水平不能如實地發揮。而且他總是在3個小時和 9個小時間轉換,所以趙治勳放棄了國際比賽。并且趙治勳認為只有在9個小時的比賽中戰勝自己,他才會心服口服。
人們在談論趙治勳時往往把頑強的精神、視圍棋事業如生命的敬業精神視為趙治勳最大的長處。
1986年初,對趙治勳來說是一個悲慘的日子。第10屆棋聖戰決賽的前夕,趙治勳在馬路上被一輛摩托車撞傷。突然降臨的車禍,讓他腿部骨折,醫生 勸說他放棄比賽,可是趙棋聖毅然參加。 當時挑戰者是處於顛峰狀態的小林光一九段。趙治勳腿上綁著石膏,由夫人推著輪椅車到賽場,這一舉動震動了棋界。傷痛不適,使得他不能正常發揮水平,以2:4丟了棋聖頭銜。但是趙棋聖成為人們心中永遠的棋聖。 原本處於棋藝巍峰狀態的趙治勳,在體力、精神雙重打擊下,暫時陷入低谷。
進入1987年,經過一年多的休養、調整,趙治勳又重新崛起,連續獲得大賽冠軍。 逆境中的趙治勳同樣非常可怕。在1990-92連續3年,趙治勳在本因坊戰中接受勁敵小林光一的挑戰。小林光一是當時第一高手。他比趙治勳有技術優勢。但連續3年,趙九段在極度不利的情況下重創小林光一。戰勝小林讓他恢復了重新稱霸棋壇的信心。連續3年能夠獲得挑戰權,小林光一已經夠頑強了,可是趙 治勳的防守更頑強。趙治勳和任何對手進行較量,從未輕易輸 棋。他在棋壇生涯中,也曾經面臨狀態極差的時候。他總是能迅速地調節,恢復狀態。
趙治勳從18歲到44歲26年在日本棋壇奮鬥在一線,幾起幾落,他沒有吳清源的天才,但是他以自己的頑強成為日本棋壇打不倒的硬漢子,被稱為「永遠打不倒的趙治勳」。
大逆轉是趙治勳經常出演的好戲,在1984年第9屆名人戰 中,年僅28歲的趙治勳九段,面臨大竹英雄九段的挑戰。大竹剛剛被日本棋院授予「名譽棋聖」的稱號,興致正高。趙治勳在名人戰前,由於狀態奇差,已經六連敗。賽前預測一致看好大竹 英雄。
一開始大竹就以3:0給年輕的趙治勳一個下馬威。趙名人 回憶說:「當時連輸3盤,我對自己已經失去信心,確實大竹先生的力量和棋藝都遠勝於我,我是不能與之抗衡的。3連敗後與其抱怨自己,還不如竭力去拼搏。下完第3局後,趙名人獨自在 棋室和服務員談論著人生,他滿眼是淚水,顯然剛剛流過淚。
在以後的4局中,趙治勳演出了逆轉的喜劇,殘酷的現實讓大竹的名人夢想破滅了。對於連續3次獲得挑戰權的大竹英雄來講,這也許是太殘酷了點。頑強的鬥志彌補了趙治勳棋藝的不足。
趙用頑強精神彌補棋藝不足最為典型的是第7屆棋聖戰。對手是棋壇久負盛名的藤澤秀行。藤澤秀行完成了艱苦的棋聖戰六連霸,獲得「名譽棋聖」的稱號,他的棋藝巳經爐火純青,「前五十手天下無敵」是對棋界老藤澤的贊頌。趙治勳年僅26歲,棋藝還不成熟。由於過份重視實地,圍棋的均衡感還有待於提高。面對老棋聖,趙治勳感到力不從心。在前3局爭奪戰中,趙治勳以0:3落後,年輕的他給人稚嫩的感覺。但在後4局,藤澤棋聖不能把握勝敗的命運,幾次機會一一 喪失,最後以3:4痛失棋聖。當時,趙治勳成為前所未有的三大棋戰冠軍,迎來了他的第一個黃金時代。
1992年和日本第一人小林光一交手,又是在先失3局的情況下,趙治勳實現了大逆轉。 在這個階段,我們可以看到趙治勳屢次演出大逆轉,死里逃 生的悲喜劇。首先應該承認趙治勳年輕棋藝不成熟,單從棋力 上講,他不具備稱霸棋壇的實力,很容易被其他棋手戰勝。趙治勳成績好,是因為他頑強。對手在領先之後,由於輕敵導致連敗,吃足了苦頭。
趙治勳雖然成績很好,可是離真正的稱霸還有很大的距離,這是他不斷大逆轉的原因。對手分別是藤澤秀行,大竹英雄,小林光一,這三人是當時頂尖高手,可見趙治 勳有多麼頑強。
90年代,趙治勳又一次進入黃金時代,這一次是技藝成熟 後的稱霸。首先他不再上演逆轉劇,每一次都是以較大的優勢獲勝。趙治勳現在剛進入圍棋選手的成熟期,才年僅四十多歲,他的好日子還在後頭。

32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竹林時代

[size=-1]林海峰
田的刀鋒雖快,也會有斬不動的「厚肉」,想當年不可一世的他飛刀輕揚,取上將首級如探囊取物,可在敦實厚重的林海峰面前卻「卷了刃」。說來有意思,林海峰是吳清源的弟子,但從他的棋中卻一點也看不到乃師之風,這種「師徒異質」的現象日後在曹薰鉉和李昌鎬身上再一次重演。林海峰「叩橋而不渡」的涵養使以「流水不爭先」而著名的前輩高川格也自歎弗如,而他舉世無雙的「抗擊打」能力使他成為田時代的終結者。兩者之間的對抗中,往往是田在每個局部戰鬥中得手,但「積小勝」的結果卻不是預期之中的大勝,而是連遭重擊下的林海峰總能堅持到等來置敵於死地的奮力一擊!
林海峰出生於一個圍棋世家,父親林國珪先生年輕時留學東京帝國大學,歸國後任外交官再轉任銀行的監察人。父親不用說,就連林海峰的、母親、哥哥(林海濤)、姐姐都酷愛圍棋。在林家,圍棋是日常茶餘飯後的遊戲,海峰就是這樣在不知不覺中親近圍棋,八歲已能弈,十歲之時,已達到和年長十二歲的哥哥(三段格)分庭抗禮的力量。
海峰走上職業圍棋道路,主要得益於吳清源。林海峰10歲那年,一九五二年八月,吳清源訪問臺灣。在臺灣圍棋會長輩們的推薦下,吳應允與林海峰下一局指導棋。
當時在台灣,吳滌生(清源兄長)、張恆甫、黃水生、周傳諤等人被稱為實力派之棋士,政府要員周至柔、白崇禧、陳雪屏、應昌期、束雲章等人也是圍棋愛好者,他們都很重視此次比賽,時常教海峰「對方這樣掛,你就這麼應」,要不然就是「這樣攻擊的時候,這樣防守即可」,弄得他非常緊張。
林和吳清源公開下的六子棋,圍觀者有千名以上,結果海峰以一目敗。然而,吳清源覺得林在圍棋方面確有天份,就建議他去日本學棋。
  
[size=-1]吳、林初會             六子局試驗棋
這次測驗棋之後不到兩個月,海峰即北渡日本。到了日本之後,林海峰寄宿在父親朋友朱潤義的家,生活方面沒什麼問題。由此往日本棋院京都本部藤田梧郎六段處學棋。當時藤田的「吉田塾」有很多大學生圍棋愛好者,海峰當然不缺對手。加上他連日常會話也不懂,只好一個勁的「手談」。
翌年五月,海峰轉到東京,進棋院當三級院生。當時林正當搗蛋調皮之年,難以專心下棋,有一個時期且降至四級的低潮狀態。一九五四年八月,海峰再度被叫回京都。
第二次在京都的時期,朱先生規定海峰一天最少要面對棋盤六小時,加上藤田六段的指導,海峰開始一本正經的研究圍棋。轉入關西總本部院生一級的林,於同年秋天之晉段測驗七勝三敗,僅次於首名的早瀨弘。當時,關西晉段規定一年一人,但林海峰好運氣,這年特別破格讓他(和天宅信雄)晉升初段。
關於那個時期的林,住在京都的業餘強豪淺野滿三六段如是說:「雖然天才少年哄動一時,但海峰君把它當耳邊風。而且,職業棋士普通是不隨便和業餘棋士對局的,但海峰君不論是學生,或是業餘強豪,照下不誤。這情形在他升到二、三段時也沒改變,分先,甚至持黑,一點也不介意。」
另外,京都新聞社在林低段時策劃林和吳清源、木谷實、高川格、田榮男、山部俊郎等一流棋士之對局,使他獲益不少。
1953年當院生的林,在55年進段,67年以二十五歲的弱冠年齡升到九段,由晉段到最高段只花了十二年時間,平了藤澤朋齋的紀錄。
因哥哥當駐日商社人員來到日本的關係,林於1961年再搬到東京,當時19歲,已是六段高手。這一年,足以誇耀九連霸偉業的高川秀格本因坊遭到久未在頭銜賽出頭的田榮男之挑戰,結果,田奪得期望已久的本因坊寶座。
1963年,田在第三屆名人賽從藤澤秀行手中搶到名人寶座,取得新制度下初次的「名人、本因坊」稱號。除此之外,十段、王座、專家十傑第一位等等頭銜一一落袋,號稱「七冠王」,風頭一時無兩。
另一方面,和大竹英雄以「竹林」稱號一齊被捧、前途備受矚目的林,和戰後派的年輕棋士們正默然地在鑽研。他們時有佳作,以後浪推前浪之勢,洶湧而來。
林海峰在田的絕頂期迎接進入二十歲的青年期,對棋士來說,這段時間是最有作為的。林在此期間,於1962年獲得升段賽第一部冠軍,接著獲得第七屆高松宮賞。1964年達成進入名人賽循環圈的願望,以二十一歲之齡,好不容易才走到棋賽的最前線。翌年,取得挑戰權。
但到此為止的林,完全不是田名人加本因坊的對手,對戰成績是一面倒的。因此,眾人關心的焦點不是頭銜誰屬,而是海峰能奮戰到那一局。
名人賽第一局,林完敗終局,但在第二局扳回一局。局後田坦白的表明是「我在邊上試用新手法,想試試他的棋」,透露出輕鬆的態度。
誰知道,最後林竟然再贏了第三和第四局,將田趕到背水一戰的局面。第二局第一次擊敗田之後,林海峰以厚實佈陣及輕妙手法應付銳利的田流強手,在終點階段田榮男拼命追趕,但林海峰緊咬不放,使田吐出了「討厭、難以應付的年輕人」的「真言」。結果,海峰以4:2的戰績從田手上奪得了寶座,在23歲時成為日本棋壇最年輕的名人。
1966、67兩年,林連續擊敗前來挑戰的田,翌年又從田手裡奪得本因坊頭銜,取得了第二位名人加本因坊雙料冠軍,建立新時代。
1965年左右,二大棋賽的發展都以林為中心。前半期,林海峰把棋壇霸主田拉下馬,樹立年輕棋士取代資深棋士支配棋壇的榜樣。以木谷實門徒(大竹英雄、石田芳夫、加藤正夫、武宮正樹等)為中心的新銳棋士也受到刺激而抬頭,逐漸追了上來。
1971年,林海峰29歲時與同學的妹妹王來弟完婚。育有一男兩女。
1990年獲第三屆富通杯世界圍棋賽冠軍。
林由於具有頑強的鬥志,總能化險為夷,反敗為勝,被本因坊高川格九段形容是「二枚腰」,自此,「二枚腰」便成為林海峰頑強棋風最貼切的形容詞。
所謂「二枚腰」是取自日本相撲用語,意指腰有兩條,永遠不會被對手扳倒,林海峰於授徒時說明自己二枚腰反敗為勝的精神則是負重、忍耐、厚實、待機。連田也說:「無論我怎樣攻勢,他總是巧妙躲避,不會簡單被擊倒,這是一般所說的「二枚腰」,攻擊的我總是筋疲力盡,反而先倒下去。」林海峰認為田榮男、藤澤秀行、山部俊郎、大竹英雄等人是主戰派,他自己和高川格是避戰派。高川評他說:「林海峰的棋風是仔細計算各種變化,著手小心翼翼,沒有十分把握,絕對不會強行。」同期的棋敵性格也各有千秋:大竹是「閃爍的直覺,乾淨俐落的造形美學」;石田的是「沈著冷靜,電腦般的細算能力」;藤澤秀行的是「華麗、大膽勇猛」;高川的是「平凡與正確的形勢判斷」,可謂百花齊放,多采多姿。
有強烈求勝意志的林海峰某次決戰時曾自承,「我性格好勝,心裏有一股可稱之『饑餓』的鬥志,每盤棋我都會爭取去贏。」
人間電腦石田芳夫(Ishida Yoshio 1948 -)
石田芳夫1948年8月15日生於愛知縣西春日井郡新川町。父名保一,熱愛圍棋,年輕時曾希望成為專家棋士,自己無法實現夢想,將希望寄託在兒子身上,所以寫了一封信給他最尊敬的木谷實九段。
木谷九段指示他的徒弟大竹英雄給石田芳夫弈一局試驗棋,石田輸了,但棋的內容很好,結果木谷收了他當徒弟,當時石田九歲,小學四年級。
當了木谷徒弟後,石田學業之外總離不開圍棋。那時木谷道場有十四、五個徒弟,在這樣好的環境裡,石田和師兄弟勤奮切磋,大有進步,有木谷三羽烏之一的稱號。
石田1963年進段,升至三段之後進步神速,每下必贏,以十勝二負升至四段,樹立三十連勝的偉大紀錄。1974年因成績優異,日本棋院不需要他參加大手合賽,直接推薦他升至九段 。
1971年是石田難忘的一年,他在本因坊循環賽獲得了挑戰權(只輸了一局給加藤正夫),當時的本因坊頭銜保持者是銳不可擋的林海峰。第一局至第四局,石田和林各勝兩局,最後石田連贏第五、六局,以破紀錄的年輕年紀(廿二歲)獲得本因坊頭銜。
1971~1974年,林和石田多次碰頭,互有勝負。1974年七月第廿九屆本因坊決賽,石田打敗了來挑戰的武宮正樹,衛冕成功。十月,第十三屆名人決賽,更以四比三挑選林海峰成功,成為日本圍棋史上第三位名人、本因坊雙料冠軍。
1975年田榮男獲得挑戰權,前來爭奪本因坊頭銜,石田一勝三負之後連勝三局,樹立了本因坊五連霸的紀錄。
但不知怎的,石田的事業從那時開始陷入低潮,本因坊讓了給武宮,名人與王座也給了大竹英雄,可知圍棋勝負之世界是如何的嚴苛了。
石田芳夫平衡棋下得很好,有十分正確的形勢判斷和細算能力,有「人間電腦」之稱。
石田也是弈國際電話棋的唯一一位棋士。1963年,韓國的木谷徒弟趙南哲推薦韓國的天才棋童曹薰鉉來日學棋,當時韓國人不能隨便出國,於是就讓石田和曹通過國際電話對局,以試驗其實力。
第二次大戰之前,鳩山一郎與西德的瞿巴博士曾下過一局電報棋,轟動一時。這次石田和曹對局,本來也想用電報,但科技比前先進了,因此改用電話。
棋下了兩天,共用了四小時,花了十多萬日幣。結果曹通過了考試,那一年的年底來日,加入了木谷道場。
好嘗新的藤澤秀行(Fujisawa Hideyuki 1925-)
藤澤秀行
日本有一位十分喜歡喝酒的棋聖,他就是日本六屆棋聖稱號獲得者藤澤秀行。
年青時的藤澤秀行、山部俊郎 (Yamabe Toshiro) 和鈴木圭三 (Suzuki Keizo) 已被稱為三羽烏,被認為是新銳。

[size=-1]正接受秀哉指導的鈴木圭三。鈴木於1945年逝世,終年18,三段。
秀行先生有一個別致的綽號:「善於嘗鮮的棋士」。在日本棋戰中,第一屆比賽的冠軍往往是藤澤秀行先生。有記載的比賽冠軍有:棋聖戰冠軍、名人戰冠軍、天元戰冠軍、首和杯冠軍、日本棋院第一位冠軍、第一期快棋選手權戰冠軍,所以他不愧於這個稱號。
[size=-1]藤澤秀行(右)對吳清源
秀行先生一生中獲得了20多個冠軍,從數量上講不是很多。但是冠軍的份量都很重:棋聖6次,名人2次,在當時棋聖和名人分別是最大的冠軍,拿到這些冠軍,這一年他都是第一選 手。他統治了日本棋界整整8年,在40多年的生涯中,能有8 年是第一人,在競爭激烈的日本棋界幾乎是奇蹟。更難能可貴的是,他的黃金時代是在他50多歲時達到的。他還保持著日本最高年齡獲得大賽冠軍的記錄。在67歲時戰勝了有日本「第 一人」之稱的小林光一,獲得了王座冠軍,而且連續二次獲得。
秀行還是一位十分熱心的好老師,無論在日本、中國、韓國,他都是最受尊敬的前輩棋手。中國棋聖聶衛平就說過:「秀行永遠是我的老師」。韓國棋界領袖曹薰鉉對藤澤秀行也一往情深,認為是自己真正的老師。曹薰鉉在日本留學的時候,秀行經常指導他,對自己的研究心得從不保留。在曹薰鉉成名後,仍然關心他的棋藝。
[size=-1]1975年朝日八強爭霸戰決賽:藤澤(左)對趙治勳七段(當時)
 
[size=-1]棋盤邊的藤澤秀行 [size=-1]             藤澤秀行的書法作品
秀行對棋的研究極深,在大比賽中,經常拿出一些新手。由於下的功夫深,秀行的棋總是富有創造性。他在63歲的高齡時進入了第一屆應氏杯半決賽,和聶衛平較量,第45手突然一頂,這是一個常人想都不敢想的地方。聶九段也沒有見過這個變化,長考了很長時間,還是吃了大虧。只是藤澤年齡太大, 在以後的官子中精力不濟,才以細微的差距敗下陣來。
秀行的棋,由於是探索的棋,他的失誤也比其他人多一些。 秀行在50歲的時候,完成了棋聖六連霸,達到了職業生涯最高峰,在當代棋壇書寫了極其輝煌的一筆。
宇宙流武宮正樹
20世紀70年代,日本出現了一位與眾不同的棋手。他的棋被人們評價為「可以流傳200年」。他就是宇宙流棋士--武宮正樹(Takemiya Masaki)。
[size=-1]武宮正樹
吳清源開創新布局之後,大家都知道了中腹的重要性。 但在實用主義盛行、一局棋關係巨額金錢的日本,棋手們從成績考慮,往往以佔實地的穩健棋風為主。
下圍棋,佔實地的棋風險小,相對容易把握;取外勢的棋風險大,運用不好,就會吃虧,相對難以把握。職業棋手們普遍喜愛實地,對於外勢敬而遠之。「金角銀邊草肚皮」是講圍棋的著手效率,角邊最高,中腹最差。但是,圍棋中腹的棋勢運用好了,影響全局,具有超額的利潤。沒有相應的才華和強勁的棋力做 保証,中腹的價值很難體現。
武宮正樹九段重視寬闊的中腹,好像在茫茫的宇宙中進行孤獨的探索。所以人們形象地稱它為「宇宙流」。 武宮正樹在80年代曾經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在第一二 屆富士通杯世界職業圍棋錦標賽中蟬聯了冠軍。在亞洲杯快棋賽中連續取得4屆冠軍。在日本國內奪取了名人、本因坊、十 段、NHK杯等20多次冠軍,影響最大的棋聖戰中,獲得了3次挑 戰權。他的「宇宙流」吸引了大量的圍棋愛好者。
武宮追求藝術而不畏失敗,他的成績有時不盡如人意,有時起伏很大。但是人們始終把他列為日本最傑出的棋手之一。 藤澤秀行棋聖就說過:「200年後,人們也許會忘記我們的棋,但是絕對不會忘記武宮正樹的棋譜。」
武宮正樹的棋,最明顯的是他執黑棋是永遠的三連星,執白是永遠是二連星。在最固執的外表下,卻有最其創造性的棋著。 武宮正樹是日本最有創造力的棋手,他成為世界冠軍,讓很多關心武宮正樹的人高興。
父親是當時一流棋手,兒子也是一流棋手這樣的例子似乎很難找到,實際情況往往是這樣:父親是個熱烈的圍棋愛好者,他創造條件,誘導教育孩子下棋,結果兒子成為圍棋高手。 如果說中國的九段陳祖德、吳淞笙、聶衛平等人大致都是這麼成長起來的話,那麼武宮正樹九段的成長過程也不例外。
1951年元旦出生的武宮正樹的父親武宮不二男是一位內科、小兒科的開業醫生,但他并不喜歡自己的職業。他最大愛好是下圍棋,水平夠得上業餘強手資格。早在大學時代,不二男就曾對要好的棋友披露過內心的願望。他說:「我想當一名職業棋手,但是老子不讓當,偏偏讓我當一名醫生。雖然遺憾,但父命不得不從,無可挽回了。正因為如此,等我將來有了兒子,絕對要讓他成為職業棋手。」當時不二男還是獨身,這只是信口開河罷了。棋友們都這樣想,未加理會。
正樹8歲那年,不二男下定了決心要教孩子下棋。他定了 一個「背水指標」:13歲一定要入段,否則另作主張。講到這個 13歲入段,卻不是什麼心血來潮,而是做了一些調查研究的。
原來,高川、林海峰等六位顯赫棋手都是13歲時成為初段的。孩子的智力是難以估計的,爸爸兼任老師,沒過多久就被孩子超過了,爸爸就把兒子托付給職業棋手田中三七一七段。在田中三七一向木谷實的請求下,武宮進入木谷道場,最後終於如期入段。
18歲時,武宮結束了木谷道場3年半的生活。因為以上的原因,武宮一直稱木谷先生為自己的恩人,而不是恩師。
青少年時期的武宮即在職業十傑戰中表現出色,二段時即獲得十傑戰第八名,被稱為十傑戰少年,後來同加藤,石田並稱為木谷門下三羽烏。
第一次登上大棋戰的舞臺是1971年第18期日本棋院選手權戰,結果0比3輸給石田芳夫,20歲的武宮是在戰勝無敵田獲得挑戰權的。隨後兩獲首相杯冠軍。
1974年武宮開始向棋界頂峰挑戰,這一年,他連續進入兩項大賽的決賽,對手是當時棋界霸主林海峰和石田芳夫。結果第11期職業十傑戰0比3負于林海峰,第29期本因坊戰3比4輸給了石田芳夫。雖然這兩個比賽武宮都輸了,但卻證明了武宮可以和日本棋界頂級棋手一較高下。
果然,兩年後武宮就以4比1擊敗了石田,奪得了第31期本因坊。但剛剛登上棋界頂峰的宮,旋即在1977年在和師兄加藤正夫進行的12番棋大戰中慘敗,第二期碁聖戰0比3負,第32期本因坊戰1比4負。棋界因此迎來了加藤時代。此後幾年中,武宮一直銷聲匿跡,直到1980年,又在35期本因坊戰中4比1擊敗加藤正夫,重奪本因坊。但也是曇花一現,第二年本因坊戰又防衛失敗。而此時日本棋壇進入趙治勳時代。武宮只能眼看著大竹和趙爭奪棋界領導權,繼續等待著時機。
1985年,武宮在年初的第9期棋聖戰中向趙治勳挑戰,兩人大戰7局,武宮3比4惜敗,武宮在比賽中,曾經兩度領先。他所勝的3局,都是做大模樣,誘敵深入,殺掉趙的大龍。棋聖挑戰未果,接下來的第40期本因坊戰,武宮4比1擊敗不死鳥林海峰,第三次獲得本因坊。看來本因坊確實和武宮有緣分。因為小林光一又獲得了名人和天元冠軍,集名人,十段,天元於一身。所以日本人稱1985年是小林,趙,武宮三強時代。有趣的是,武宮的棋聖和本因坊的挑戰權都是和小林爭奪獲勝得來的。
雖然在1986年初,因為小林在棋聖戰中勝趙治勳,在十段戰中3比0擊退武宮,使三強時代解體。但從此之後的十年間,武宮正樹成為日本棋壇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1985-1988年,本因坊戰4連霸(累計獲得6期),88,89連續兩年蟬聯富士通杯冠軍。1990-1992年十段三連霸。1989-1992年亞洲電視快棋賽4連霸,NHK,快棋選手權,鶴聖等快棋冠軍也是在這個時期獲得的。武宮共獲得24個冠軍,居然有17個是在1985-1992這黃金八年獲得的。
在1990年初,日本人評選傑出棋士,武宮和小林、曹被稱為世界三強,武宮是因為兩獲富士通冠軍,曹是應氏杯冠軍,小林是日本的棋聖和名人冠軍。而且這三人還互相克制。當時武宮對曹的成績好,曹對小林的戰績優,而小林又對武宮勝率高。在90年進行的王中王對抗賽中,由富士通杯冠軍武宮正樹對應氏杯冠軍曹薰鉉,結果武宮2比0獲勝,提前結束了三番棋爭奪,成為王中王。也確立了自己世界棋壇第一人地位。
水滿則溢,月滿則缺。從93年以後,武宮失掉了所有的冠軍,成績大幅下降。雖然95年獲得了久違的名人,但也只是迴光返照。武宮的成績下降,固然有年齡原因,但似乎不應該將原因全歸結到年齡上,因為相同年齡時的其餘五超,成績也還可以。無論如何,武宮的成績都是退得太快了,連老棋手們比較擅長的快棋賽決賽都見不到他的身影,讓人真的難以捉摸。也許是武宮的宇宙流徹底被人研究透了吧。
武宮的主要對手
1974年,23歲的武宮正樹第一次打進大比賽的決賽,第11期職業十傑戰決賽,面對的對手就是有長距離競技王者之稱的林海峰。結果,火侯未到的武宮0比3失利。但卻從此和這位比自己大9歲的兄長結下不解之緣。11年後的1985年,武宮在第40期本因坊戰中挑戰林海峰。宇宙流爆發的武宮以4比1獲勝。隨後在88,89兩年的富士通決賽中,武宮又連續兩次戰勝林海峰。可以說,武宮的快樂是建築在林海峰的痛苦上的。林海峰的棋風隱忍不發,後發制人,雖然韌性極強。但在浪漫的宇宙流面前,常常是一籌莫展。
碰上棋風堅實的小林光一。和小林比,武宮的佈局出色,但遇到功底扎實的小林,武宮總給人華而不實的感覺。石田芳夫說過,小林比武宮只小1歲,但武宮明顯早熟,象比小林大很多的樣子。武宮性格開朗,活潑,一般同人相處是非常融洽的。但不知為何同小林的關係非常差。小林自己曾說,武宮個他說話時,總是非常尖酸刻薄。1987年的棋聖戰較量前,武宮抨擊小林的棋說,小林的棋是地鐵(影射小林的棋全走在低位),並且說小林屬於那種乘地鐵只想儘快達到目的地,而不知欣賞外面風景的人。結果棋聖戰敗北後,有人嘲諷武宮,說他是貪看車外風光,而最後忘了下車。
兩人一生中的較量,小林還是佔優勢的。第9期棋聖戰挑戰者爭奪戰,武宮2比1獲得,獲得了向趙治勳挑戰的資格。但在86年第2期NHK杯戰決賽,小林1比0勝,24期十段戰小林3比0勝。1987年第11期棋聖戰小林4比1勝,1989年第13期棋聖戰小林又4比1勝。這還是在武宮的黃金八年中。當然,在1988年,武宮在富士通杯半決賽,十段戰,天元戰8強賽,王座戰挑戰者決賽也4次擊敗小林,但感覺上武宮的番棋確實不如小林。雖然,1992年第30期十段戰,武宮3比1勝小林(這也是武宮對小林番棋賽中最讓人信服的勝利)還有1995年的第20期名人戰,武宮4比1擊敗了剛剛經歷喪妻之痛外加狀態不好的小林。番棋賽中總成績2勝4負的比分,還是讓人確認武宮不如小林。
在對付宇宙流方面,林海峰和趙治勳是屬於讓武宮做大模樣的,再伺機打入的,而小林和聶衛平,曹熏鉉一樣都是不讓武宮圍的。所以武宮對林和趙無論輸贏總能有快大空出來,而碰上小林他們正好相反。
和趙治勳的較量武宮也是處於下風。趙曾評價武宮的棋是二刀流,既作大模樣,同時也要實地。兩人的對弈一般是武宮攻擊,趙治孤。趙先讓武宮為大模樣,然後再深水炸彈般的打入,以做活大棋一賭勝負。
七番棋兩人相遇4次。1981年第36期本因坊戰,趙4比2勝,1985年第9期棋聖戰,趙4比3勝,1989年第44期本因坊戰,趙4比0勝,1996年第21期名人戰,趙4比2勝。和七番棋魔鬼趙治勳的4次七番棋較量武宮全敗。顯然,趙的七番棋魔鬼並非浪得虛名,其中讓武宮損失最重的是第44期本因坊戰,武宮只要獲勝,即可獲得名譽本因坊,趙治勳的二十五世本因坊就應該是武宮的。但武宮卻0比4慘敗。
另外,兩人相遇兩次五番棋,90和91年的十段戰,武宮都是3比2勝。趙的五番棋確實比七番棋差。兩人交戰很有趣的是,如果兩人狀態都好,一般是趙勝武宮,如第9期棋聖戰,趙的狀態好,武宮的不好,還是趙贏。如第36期本因坊戰和第44期本因坊戰,第21期名人戰。武宮只有在自己狀態好,趙的狀態不行的時候才有機會。如90,91年的28,29期十段戰。如果兩人都狀態不好的時候,就不清楚誰贏了。
武宮最遺憾的棋戰 棋聖戰3次挑戰未果。一次輸給趙,兩次輸給小林。未能成功,確實很遺憾的。武宮雖然獲得過一期名人,但在名人戰的循環圈中還是留下了很多遺憾的,早在1980年的第五期名人戰中,武宮在開始階段領先,一度四連勝,但後勁不足,最後在9人的循環圈中,5勝3敗,被加藤和趙超過。他們兩人都是6勝2敗。1986年第11期名人戰聯賽,武宮闊別4年後重歸名人戰循環圈,一上來就6連勝,其餘的人都輸了兩局。沒想到後兩局連續輸給林海峰和趙治勳。最後循環圈內有4個人6勝2負,武宮因為是新打入循環圈,因此前期順位低,連加賽快棋的資格都沒有。第14期名人戰聯賽,武宮又5連勝,隨後3連敗。眼瞅著自己的兩個手下敗將林海峰和淡路修三加賽快棋爭奪挑戰權。第15期,16期又是連續兩次聯賽第2名。在武宮的黃金8年中,連名人戰的挑戰權都得不到,也是怪事了。幸好武宮得了第20期名人,否則名人戰也是他最遺憾的棋戰了。
和其餘5超相比,武宮一次棋道賞的最優秀棋士賞也沒獲得,只得過一次秀哉賞。在6超裏面是最差的。他也是6超裏面唯一沒有單獨開創時代的棋手。只獲24個冠軍,在6超裏也是最少的。從哪方面來說,武宮都是超一流裏最弱的一環。他的棋不穩定,雖然能贏小林和趙,卻經常輸給實力比自己差的棋手。而小林和趙就很少輸給弱手。原來覺得武宮最擅長的棋戰應該是富士通杯和亞洲電視快棋賽那種單淘汰賽,連贏2到4盤就能奪冠得冠軍,但細細分析,發現宇宙流的七番棋成績還不錯。7次七番棋勝利,比加藤的6次,大竹的4次還要多。所以說,武宮的七番棋還不是6超裏最弱的。

51 total views, 6 views today

剃刀:田榮男

吳清源時代結束後,日本進入了田時代。
田榮男生於 1920年,經營雜貨店的父親因為酷愛圍棋,對於生意沒有什麼興趣,家中常有棋友來聚弈,在這個過程中,田學會了下圍棋。當時,年僅八歲的田表現出了良好的天賦。父親決定讓田成為職業棋手。田九歲拜在女棋手增淵辰子門下,從此,田走上了職業棋士的道路。
[size=-1]田榮男
田榮男年輕的時候,吳清源是日本數一數二的高手,田很努力,可是吳清源高不可及。在吳清源新布局的影響下,田的思路開闊了,在25、26歲時成為日本一流高手。
田從戰前20歲開始,就以銳利天才的棋風而成名。在大正年代末出生的田,和同時代大五歲的高川格、大一歲的藤澤朋齋,是從戰前就被寄以厚望的三個年輕棋手,被稱為「新銳三羽烏」。《棋道》在1941-42年籌劃了三人的比賽,結果高川二勝二敗,藤澤一勝三敗,田三勝一敗,成為冠軍。
1950 年,三十而立的田戰勝了細川千仞七段,得到了第一個大賽冠軍。同年,他在本因坊循環圈中以優異的成績獲得了向關西棋院橋本宇太郎八段的挑戰權。本因坊比賽是日本最高等級的圍棋比賽,它的獎金和帶給棋手的榮譽是最高的。一個棋手能登上本因坊大戰的舞台,在他的一生中,是非常值得自豪的一件事。 在戰後,日本棋院的橋本宇太郎不滿日本棋院把持在日本東部棋手手中,他和關西籍的棋手創建了日本關西棋院。日本棋院不能容忍關西棋院存在。橋本八段奪取了當時的本因坊,因此日本棋院也不能把關西棋院怎麼樣。所以這一戰,關係到了關西棋院能不能生存的問題。

[size=-1]橋本宇太郎(左)和吳清源在對局場旅館庭院乘涼,當時剛成立關西棋院
田登上本因坊舞台,日本棋院對他寄予了很高的希望。 田對橋本宇太郎的成績不錯,也很自信。橋本因而面臨著自己創辦的棋院能不能生存的壓力。田棋力高強,幾乎沒費太大的力氣就已經以三比一的比分領先。日本棋院認為田可以奪回本因坊,慶功的氣氛已經非常濃烈。
田沒有七番棋的經驗,他認為橋本不過如此,三場中,拿來一場還是不成問題的,所以很放鬆。橋本比分落後,但是他是一位頂級棋手,且還擔負著關西棋院生死存亡的擔子。橋本不可能放棄比賽,他對他的支持者說:「我將引頸待死。」橋本已經將一切置之度外,決心一死相拼。
田實力稍強,但他是在鬆懈的狀態;橋本稍弱,但是處在拼命的狀態。最後橋本狂勝3局,以四比三衛冕成功。田當時懊悔的心情是難以用言語表達的。同時,這給了田一個教訓,後來回憶此事時,他說:「還不成熟的我,沒有看透橋本先生的決意,從無慾變到大欲是我的敗因。」。在他的後半生中,不論是落後還是領先,都是絲毫不鬆懈,所以田能成為一代大師。
但是這次失利代價太大了。田失利後,整整等了10年,才又得到挑戰權,而高川格巳經完成了本因坊九連霸。這個記錄在日本保持了39年,直到1998年才被趙治勳打破。他吸取10年前的教訓,沒有任何的輕視對手的意圖,最終以四比一獲得了本因坊。在這之後,田保持本因坊長達七年。
1963年,他成為了第2屆名人挑戰者,和藤澤秀行進行艱苦的名人戰。在前二局,田很有運氣,先以細棋得到二勝。第三局開始,藤澤秀行進行大反攻。田沒有什麼好辦法對付,連續輸了3盤棋。
隨著局數的增加,兩棋士在盤外的衝突也大幅度增加--藤澤不喜歡和田友好的記者來賽場為他助威,田也討厭和藤澤親近的棋士前來觀戰,主辦單位只好盡力將上述人等趕離賽場,以照顧二位對局者的心情。在這種不利的情況下,田以一種平和的心情下最後的兩局。
藤澤犯了田10多年前的錯誤,連輸兩局,結果被田奪走了名人。田成為當時的名人加本因坊,成為當時日本圍棋界的第一號棋手。
田在自己鼎盛的1963-64年,成績非常出色,成為了當時的七冠王,幾乎囊括當時的所有冠軍。在1964年田正式比賽的總成績是三十勝二負,而且大部分是爭奪冠軍的比賽,所以比賽的質量是一流的。勝率 93%,至今無人能破。田在他的一生的棋藝生涯中,從30歲開始到64歲,總共獲得了64個大比賽冠軍,這是日本棋手獲得冠軍的記錄,至今沒有人能打破。
田從年輕時開始,就對吳清源既崇拜,又想打敗吳清源。30歲之前,他一直不能戰勝吳清源,但沒有絲毫泄氣,反而對吳清源著迷般地研究。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日本棋院為田舉辦的「吳清源--田六番棋對抗賽」中,田第一次執白棋獲得了勝利,而且以四勝一平一負的總成績打敗了吳清源。田激動地喊著:「我終於戰勝了吳先生。」當時,日本的新聞界以「射落金星」為題,進行了報導。
當時,在執黑棋不貼目的比賽中,吳清源已經十幾年執黑棋沒有輸過了,所以田的成績馬上引起了注目。日本新聞界馬上就組織了對吳清源的十番棋。但是,在這次十番棋中,田以 先相先的棋份交手,在總共十局棋中,他可以拿七盤黑棋。當時田想,自己只要能在執黑棋時確保勝利,就能保証不輸棋。田行棋完全沒有了以往的銳氣。執白棋全輸,執黑棋 也沒能頂住吳清源,最後以二勝六負被吳清源打成讓先,結束了 比賽。這在田的棋壇生涯中多少留下了一些遺憾吧。
在45歲時,田碰上了他的剋星林海峰。年僅23歲的林海峰出人意料地進入了名人戰決賽。田只是感到新鮮。他認為自己比林海峰強很多,沒有什麼可以擔心的。甚至於對記者說:「不可能有二十歲的名人。」
在第一局的比賽中林海峰由於緊張,很快敗下陣來。這更讓田確信自己可以獲勝。在隨後的比賽中,由於輕敵,田很快丟了三局。 田如夢方醒,拼命地撈回了一局。但是,林海峰是一個性格穩健的人,在第六局中,林海峰以十二目半的優勢獲勝,從而 成為日本圍棋史中最年輕的名人。
林海峰在不久後的本因坊比賽中,也終止了田的七連霸,真正結束了田時代。
[size=-1]田榮男
田棋風銳利,號稱「剃刀田」。他走棋非常地注重實地,在撈足實地後,就以治孤來擺脫對手的糾纏。這種戰術讓日本棋手吃夠了苦頭。當年輕一代棋手成長後,他這一戰術就不靈了, 比如他對年輕的林海峰和大竹英雄等棋手的成績很差。

30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

昭和棋聖 (Goseigen) 吳清源


[size=-1]吳清源
「吳清源時代」的到來是與秀哉名人的引退聯系在一起的。1938年,秀哉決定引退之後,將世襲300餘年之久的「本因坊」名位轉讓給日本棋院。秀哉引退之後,日本棋壇八段位上空無一人,七段位除瀨越、鈴木、加藤三長老外,年輕的棋士只有木谷實和吳清源。誰是日本棋界最強者?《讀賣新聞》就此舉辦「吳清源、木谷實擂爭十局棋」。為了始終保持莊嚴肅穆的氣氛, 決定主要選用座落在鐮倉的建長寺(第一局)、圓覺寺等作為對局場所,這就是日本圍棋史上著名的「鐮倉十局」

[size=-1]鎌倉十局之第一局:左吳清源,右木谷實。當時兩人同為七段。
[size=-1]
「鐮倉十局」第一局弈於建長寺,圖為建長寺之山門

[size=-1]《讀賣新聞》對第一局之報導令吳清源四面受敵
1939年9月28日,「鐮倉十局」第一局揭幕。木谷實執黑,一改「新布局」的風格,佔低位堅實取地。吳清源則捷足先登,構成大模樣,黑棋就此陷入苦戰。誰知吳清源在第120手時,不慎走出失著,木谷實猛烈反擊,造成大劫。此時雙方均嘔心瀝血,殊死拼殺。忽然,木谷實鼻孔流血,側身昏倒,而吳清源由於棋勢不妙,只顧絞盡腦汁思考,竟沒有注意到周圍發生了什麼事情。後來有的讀者投書報社質問吳清源說:「當木谷七段鼻血流出,異常痛苦之時,你卻佯作不知,只顧繼續下棋, 這簡直太殘忍了。你為什麼不馬上休息一下?你為什麼不能說幾句照拂的話?你簡直是個不懂武士俠義、殘無人道的賭棍!」這樣的質問自然帶有較多的感情色彩,旁觀者無法理解在這樣重大的比賽中,對局者已經進入「無我」的境地, 在他眼前出現的只是棋子、棋盤所構成的變幻紛繪的局面, 而無心顧及其它。 打劫的結果白棋凈損七目,敗局已無可挽回。不想,在收官的緊要時刻,木谷實也走出失著,吳清源再次挑起劫爭, 終於實現逆轉,獲兩目勝。這是一場勢均力敵、從始至終苦戰不休的勝負大較量。
「鐮倉十局」至1940年10月第六局下完後,吳清源五勝一敗,將木谷實的交手棋份降為「先相先」(即三局中兩局執黑)。 「十番棋」可以說是一場懸崖上的決鬥,特別是在爭奪棋界第一把交椅的擂爭勝負中,勝者名揚四海、譽滿天 下,敗者棋士生命就此斷送。對於吳清源來說情況更為嚴酷,因為他是客籍棋士,一旦被人打下擂去,就將 身敗名裂,東山再起的機會實際上微乎其微。 盡管如此,吳清源在10多年時間內,與日本當代所有的 最強棋士輪番決鬥了10回,下了近百局「十番棋」,將他們 一一降服於腳下。可以說他的無與倫比的光輝業績,正是在「十番棋」中建立起來的!
繼「鐮倉十局」之後,1941年,吳清源與雁金准一八段再次進行「十番棋」角逐。雁金准一是當時在野的棋界長老,德高望重,有「力戰之雄」的美稱。這次決鬥是應雁金氏的要求舉行的,由於吳清源當時只是七段,交手棋份應為 先相先,但雁金表示,想與吳清源以分先對弈。以長老的身份,承諾與後輩的棋手分先對局,即已表明他的不平凡的雅量。但是到第5局結束,吳清源4勝1負,遙遙領先。有關人士考慮到雁金先生的名聲與健康,決定將以後的對局全部終止。

[size=-1]1942年,吳清源與中原和子結婚
接著《讀賣新聞》社又物色藤澤庫之助六段與吳清源對壘。藤澤的棋風簡樸堅實。若執黑先投,從不給白棋以可乘 之隙,因此被贊揚為「黑先無敵」。但他與吳清源相差兩段 (吳清源此時已升入八段),故按規定對局為藤澤常先(即 始終執黑)。賽前大多數人估計,黑棋會以壓倒優勢獲勝。 結果吳清源4勝6負,保持「讓先」的棋份不變。

[size=-1]吳(右).藤澤第一次十番棋
中日戰爭的最後兩年,吳清源為生活和信仰所驅使,終日顛沛流離日本各地,完全脫離了棋藝生涯。
戰敗後的日本一片凋蔽,然而有志之士也在廢墟上計劃復興大業。1947年七 月,《讀賣新聞》社派人尋訪吳清源,敦請他出山回歸棋界,并希望他與橋本宇太郎八段進行「十番棋」。
8月26日,第一局拉開戰幕。吳清源雖然執黑先行,但棋藝畢竟已荒廢兩年之多,結果稀里胡塗敗下陣來。棋界人士大失所望。第2局吳清源執白仍不見起色,盡管他在心裡大聲疾呼;「絕不能輸!」但弈至中盤,行將崩潰的白棋七零八落,已呈必敗無疑之勢。
誰知橋本宇太郎突然開始失常,錯著緩手迭出,吳清源終於枯木逢春、乾坤倒轉,僥倖獲一目勝。瀨越憲作當時十分生氣, 說;「橋本簡直是異常,這樣好的棋要是再輸掉,馬土給我趕出門去!」從第3局開始,吳清源終於恢復了本來面目,勢如破竹,至第八局結束,6勝2負將橋本打到先相先。

[size=-1]吳(右).本因坊昭宇十番棋
1948年,《讀賣新聞》社又舉辦吳清源對岩本薰的十番棋。岩本棋風清淡強韌,有「撒豆棋」之稱, 當時他從橋本宇太郎手中奪得本因坊桂冠,正值春風得意之時。但吳清源畢竟技高一籌,戰至第6局時已5勝1負, 將岩本降了一格。

[size=-1]吳(左).岩本十番棋
1949年,藤澤庫之助在棋士升段大賽中由八段晉升九段,成為秀哉去世後,日本僅有的九段。由於戰前吳清源曾在將他打敗過,因此日本棋院不得不考慮將吳氏升段。於是決定舉行「吳清源對六七段選拔十盤棋」,即集中10名年輕的高段棋手(4名六段、6名七段),讓他們輪番向之挑戰,作為吳清源的「九段升段試驗比賽」。按照規定,吳清源除對高川格、前田陳爾兩位七段執黑外,於其它 8名六七段高手均執白棋,而且當時沒有貼目的規定。結果:吳清源8勝1負1平,被日本棋院贈授九段,時年36歲。
這樣,《讀賣新聞》社以「爭奪真正的名人位之決鬥」為題,立即著手籌劃「吳對藤澤十番棋」的計劃。這對吳清源來說無所謂,但藤澤卻遲遲不肯應戰。《讀賣新聞》社無奈,只好又匆忙制定吳清源對橋本宇太郎的第二次十番棋計劃。當時橋本剛從岩本手裡奪回了本因坊,正積極創立關西棋院,是風雲一時的實力人物。由於第 一次十番棋吳清源多勝一籌,所以這一次的交手棋份仍規定為先相先,結果吳清源5勝3負2平。
然而自從吳清源和藤澤庫之助升入九段之日起,就命裡注定要進行一場你死我活的較量。經過兩年時間的交涉,藤澤終於同意應戰。這次十番棋,曾被稱為「昭和二十年代最大的爭棋」。結果吳清源7勝2負1平,將藤澤降為先相先。為此,社會上的一些知名人士呼籲說:「早該授與吳清源名人位了!」這雖然只是一部人的意見,并未得到廣泛響應,但實際上吳清源巳成為日本棋界的第一人了。

[size=-1]吳(左).藤澤第二次十番棋
1952年,吳清源與藤澤庫之助再次進行十番棋,交手棋份為先相先。弈至第6局,吳清源5勝1負,將藤澤擊退到定先的地位。據說第6局時,藤澤害怕被擊敗後有損日本棋院的名譽,故而懷揣辭呈前來對局,如此重大的比賽對棋手產生的沉重壓力,於此可見一斑。

[size=-1]吳(左).藤澤第三次十番棋
1953年,《讀賣新聞》社繼續主辦吳清源對田榮男 (Sakata Eio 1920-) 的 「十番棋」。當時的田八段是後進棋士中的傑出代表,在各項棋戰中都取得超群的成績,他那剃刀般犀利的棋風、略帶苦澀味的堅忍意志,都預示著他的全盛時期即將到來。廣大棋迷也都熱切期望,吳清源與田進行一場正式的生死決斗。在這場舉世注目的棋戰中,吳清源以6勝2負的成績將田降格到定先而高奏凱歌。

[size=-1]吳(右).田十番棋
至此,吳清源巳橫掃日本棋壇。但還有一個人當時已四次獲得本因坊冠軍,他就是高川格 (Takagawa Kaku 1915-1986) 。高川的棋風被人稱作 「流水不爭先」,但嚴謹的大局觀和良好的均衡感覺,使他也前後共獲得9次本因坊頭銜。戰後吳清源喪失日本國籍以及日本棋院正式會員資格,只被贈與「名譽會員」稱號,因此他不能參加每年一度的「本因坊」戰的角逐。但人們常說:「吳清源若參加本因坊戰,肯定是穩操勝券!」

[size=-1]吳(左).高川十番棋
為此,主辦「本因坊」戰的《每日新聞》社決定:自1952年起,每年舉辦吳清源與「本因坊」無貼目的三盤棋對局。到 1955年,吳清源與高川格在「三番棋」中,共角逐12局,吳清源11勝1負。因此吳清源又成為高據本因坊之上的超 級棋士。在人們的印象中,高川格只要與吳清源交手是上來即輸,因此普遍認為他不是吳清源的敵手。但是縱觀日本棋壇,巳經找不出能與吳清源分庭抗禮的人,因此《讀賣新聞》只得將高川格拉出來,作為吳清源「十番棋」的最後壓軸大戲。這一次決戰的結果,吳清源在第8局結束時,巳經6勝2負,將高川本因坊降服。吳清源自戰前的「鐮倉十番棋」開始獨霸擂台,連續15 年,將日本所有一流棋士與之對局的交手棋份,不是降為相差一段的先相先,就是降為相差二段的定先。這16年,是他建立輝煌業績的全盛時代,因此被稱為「昭和之棋聖」!
吳清源十番棋戰績
日期(昭和) 當時段位 結果(吳) 改手合
14年(1939) 木谷實 七段 6勝4敗 5:1時降級-先相先
17年(1941) 雁金準一 八段 4勝1敗 休戰
19年(1943) 藤澤庫之助 六段(定先) 4勝6敗
23年(1947) 橋本宇太郎 八段 6勝3敗1和 6:2時降級-先相先
24年(1948) 岩本薰 八段 7勝2敗1和 5:1時降級-先相先
26年(1950) 橋本宇太郎 八段 5勝3敗2和
27年(1951) 藤澤庫之助(朋齋) 九段 7勝2敗1和 6:2時降級-先相先
28年(1952) 藤澤庫之助(朋齋) 九段 5勝1敗 降級-定先
29年(1953) 田榮男 八段(先相先) 6勝2敗 降級-定先
31年(1955) 高川格 八段 6勝4敗 6:2時降級-先相先
吳清源十番棋戰績
日期(昭和) 當時段位 結果(吳) 改手合
14年(1939) 木谷實 七段 6勝4敗 5:1時降級-先相先
17年(1941) 雁金準一 八段 4勝1敗 休戰
19年(1943) 藤澤庫之助 六段(定先) 4勝6敗
23年(1947) 橋本宇太郎 八段 6勝3敗1和 6:2時降級-先相先
24年(1948) 岩本薰 八段 7勝2敗1和 5:1時降級-先相先
26年(1950) 橋本宇太郎 八段 5勝3敗2和
27年(1951) 藤澤庫之助(朋齋) 九段 7勝2敗1和 6:2時降級-先相先
28年(1952) 藤澤庫之助(朋齋) 九段 5勝1敗 降級-定先
29年(1953) 田榮男 八段(先相先) 6勝2敗 降級-定先
31年(1955) 高川格 八段 6勝4敗 6:2時降級-先相先
吳清源十番棋戰績
日期(昭和) 當時段位 結果() 改手合
14(1939) 木谷實 七段 64 5:1時降級-先相先
17(1941) 雁金準一 八段 41 休戰
19(1943) 藤澤庫之助 六段(定先) 46  

 

23(1947) 橋本宇太郎 八段 631 6:2時降級-先相先
24(1948) 岩本薰 八段 721 5:1時降級-先相先
26(1950) 橋本宇太郎 八段 532  

 

27(1951) 藤澤庫之助(朋齋) 九段 721 6:2時降級-先相先
28(1952) 藤澤庫之助(朋齋) 九段 51 降級-定先
29(1953) 田榮男 八段(先相先) 62 降級-定先
31(1955) 高川格 八段 64 6:2時降級-先相先

[size=-1]1945年8月6日,廣島市受原子彈轟炸。 當時岩本薰正向本因坊橋本宇太郎挑戰,剛巧在廣島下第二局。
此局亦因此成為名局:「原爆下之對局」。右圖為陳列於日本棋院西雅圖圍棋中心的記念浮雕(棋譜及岩本薰像)
[size=-1]
原爆下之對局:241手完,半劫黑(岩本)勝;白(橋本)勝5目
1987年,日本「圍棋俱樂部」徵求當今超一流棋手如加藤正夫、武宮正樹、小林光一、大竹英雄等人的意見:誰是圍棋史上最強者?雖然也有人舉出道策、秀策,但他們一致認為吳清源最強,因為在他全盛時期是所向無敵的。武宮正樹曾推崇吳清源是代表昭和時代的偉大巨人。他說:「吳先生富於獨創性,他創造的新手、新定式不勝枚舉。如果說現在我們作為職業棋手感到很光榮,有一半是托了吳先生的福,那也並非言之過份。吳先生給與現代圍棋界的影響就是這麼巨大!」
從棋手的個人的經歷來看,吳清源非常不幸。他在鼎盛的時候,由於國籍問題,一直沒成為日本棋院的正式棋手。他的舞台非常狹窄,只能在讀賣新聞社的棋戰中露面。我們只能在十番棋戰中領略他的風采。以全日本第一的實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手下敗將熱烈地爭奪各種榮譽,吳清源的命運實在是太苦。
關山利夫、岩本薰、橋本宇太郎、高川秀格、田榮男等人被吳清源讓先或先相先都不能取勝。可是這五人,居然能佔領本因坊長達 22 期。這一時期,吳清源明顯比這五人強一大截。擁有超人的實力,卻無法參加比賽,這是吳清源的第一個悲劇。
吳清源年近50歲的時候,棋力仍然保持日本第一。日本名人戰已經同意吳清源參加,吳清源很有希望奪取冠軍。但是,一次意外的車禍,打亂了這一切。一天,吳清源正在散步的時候,一輛摩托車把他撞倒,頭部受了重傷。從此吳清源再沒恢復棋力。在自己還能下棋的時候,因為意外棋力下降,丟失到手的一切榮譽。這是他的第二個悲劇。

[size=-1]吳清源簽名的棋具
  
[size=-1]《以文會友》:吳清源自傳之一      中譯《吳清源回憶錄》      中譯《天外有天》  
    白水社1984           人民體育出版社1990       北京燕山出版社 1996 
當時日本規則漏洞百出,吳清源由於創新太多,所以經常會引起規則的衝突。他和高川格的一局棋,涉及到一個用不用補一手的問題,引起了爭論。按日本規則,這種地方本來是要補一手的。吳清源知道補後自己會輸半目。吳清源堅持認為,應該以實戰為標准,可以不補時就不補,這也是符合日本棋規。日本棋院裁定必須補一手,判吳清源敗。但是,這不是最後的結局。在另一次比賽中,吳清源又和岩本薰交鋒,又一次出現同樣的問題。這次立場變了,應該岩本補一手,但在判決時,日本棋院卻認為可以不補。結果吳清源只勝了一目。日本棋院的雙重標準,明顯失去了公正,引起了世界棋壇的重視,改革日本圍棋規則的呼聲很高。圍棋解釋不能由日本一家說了算,中國在制定規則的時候,本來也是想參考一下日本規則,這些問題的出現,讓中國棋界下定決心確立了中國式的數子法。吳清源作為一代大師,被小人算計,太可悲了。這是吳清源的第三個悲劇。
吳清源在他60歲時正式退出棋壇。中國電影《一盤沒有下完的棋》中,據說就有點吳清源的影子在內。
  
[size=-1]瀨越憲作、吳清源合著:《手筋事典》
無獨有偶,木谷實也被稱為「悲劇的棋士」。之前雖然與吳清源齊名,但是他兩次挑戰本因坊都失敗,又放過了升九段的機會。眾人都承認他有很強的賽力,但他卻沒有冠軍緣份,可算悲劇。昭和29年(1953),木谷實由於腦溢血臥床,悲劇的色彩更加濃厚了,不過由於他養生有道,終於在1955年升到九段,更取得第二期最高位、第一期圍棋選手權優勝。
[size=-1]
木谷一門在平塚木谷道場合照(昭和32(1957)年1月)
木谷引退後創立了木谷道場。從創建之初到封關收山,道場共培養80餘名職業棋手,總段位超過500段,被譽為日本圍棋的搖籃,更培育了許多當代名將,如大竹英雄九段、石田芳夫九段、加藤正夫九段、武宮正樹九段、小林光一九段和趙治勳九段等 。
[size=-1]
木谷道場舊址

41 total views, no views today